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中華副刊〉碧潭攬翠

文/攝影 吳建璋

任何一個晴朗的午後,只要行過碧潭吊橋,登上和美山的石階,沿著步道緩緩前行,你會發覺竟那麼自然而容易地溶入了山光潭影交相映的境界。

一路上,山腳閃耀著碧波水影,枝枒交錯的林蔭在眼前伸展,還有繽紛的花草點綴,而翩翩飛舞的彩蝶則在其間穿梭。你且慢再走,先舒服地吸飽新鮮空氣,讓鼻根嗅嗅拌著泥味的花草芳香,通體酣暢如沐微醺的陽光美酒。而聽,鳥兒隱匿在林裡放聲歌唱;若在蟬鳴的季節,再添蟲唧和蛙鼓,更交織成壯闊的森林樂章,沿途伴你怡然悅耳。

由山徑俯瞰,新店溪蜿蜒的河道波光粼粼,從近處的枝葉縫間溜過,也從矗立的崖岸陰影流過,耐不住呆直的轉了一個大彎,攤成傍山湍流的這泓碧水。居高遠眺,這溪畔堤岸人來人往的蟻群三兩成伍,騎車漫逛、從容散步或是靜置於咖啡座上,都不如你流汗行走更能滌除俗塵凡慮,優遊午後時光。

踏過殘梗落葉,走進茂密的樹林間,許多互相通聯的小徑,彼此交會,不管是親山或近水,總是那麼不自覺的,你會停下來駐留片刻;聽聽風的聲音──空氣的波濤,那大塊吞吐的地籟穿越山林,拂過樹梢,撫觸著千萬綠浪的膜拜,而隱約的水聲不絕如縷,潺潺伴奏。行過「太白樓」,崖下出現點點小舟,映著樹影篩漏過的點點光圈,不遠的溪畔青草地,有水鳥從容的起降,不時搧動著那銀亮如絲的羽翼,掠過長虹的吊橋;再上去是青天,也有白雲。

順步行進,走到樹影疏落的觀景平台,遠遠近近的景色盡收眼底,放眼所及宛如長軸披展的山水饗宴。迎著流水悠悠的河面,跨築了三座不同世代的橋樑。距離最近最吸睛的的吊橋歷史最古,而最遠處則平展直立著常見的水泥橋,至於在其間橫空劃弧的拱橋則是較晚近的建物。你瞧!那狀貌形如賁張的弓背,承載著似箭般高速奔馳的車輛……三座造橋以各自的樣態同框入目,形塑了時代的風貌與演進,蔚為碧潭一大奇觀。

再往前行是「雙心坪」。這一方歇腳的綠蔭空地,有心心相印的造園景觀,而比肩而立的心形彫塑,銘刻著愛的宣言;周遭樹影婆娑,在枝葉濃密處還隱著一條曲徑,迂迴行走其間,不時有被風拂落的樹葉飄下……

終端直扺「真愛碼頭」,視野立即豁然開朗,展望無涯無際的天高水闊。每當踩踏天鵝船的儷影打你身旁盪過,緊挨著碼頭的水面漾起陣陣漣漪,偶爾撞見浪漫的擁抱,在停泊的小灣熱情依偎,而你眼裡竟泛著偷窺隱祕的喜悅。

慢慢地走,走入深深的樹林裡時,只見棧道一個逕兒延伸探下,撲天蓋地的濃蔭當空罩來,震懾你不禁加緊腳步,猶若闖入綠礦幽井的弱小動物,兩旁蓊鬱的蒼木翠竹,似也交頭接耳地張狂舞動,彷彿噬人的綠浪翻騰。在路盡處,則是低矮的工寮房舍,有燈透出幽微的光暈,以文明之姿照亮前路,迎你重返紅塵萬丈的人世。

終點,擺渡扁舟載著疲憊的你,依依駛離此岸,而遠方「小赤壁」映襯著淒美絕艷的夕陽時,你滿懷著黃昏燦爛的心情歸去,彼時餘暉將盡的河面,正等待著絢麗的聲光幻電,為夜幕低垂的碧潭演出搖滾水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