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社會案件頻傳,精神疾病患者是否強制住院,未來擬由法庭來判

社會案件頻傳,精神疾病患者是否強制住院,未來擬由法庭來判
社會案件頻傳,精神疾病患者是否強制住院,未來擬由法庭來判

精神疾病患者自傷或傷人的不幸事件頻傳,正在修法的「精神衛生法」規定,未來精神疾病患者病情是否該強制住院,將由法官判定,但由法官判定是否強制住院的設計,引發兩極意見,一方從患者人權角度出發,認為「生病又不是犯罪,為什麼住不住院要由法官來判?」但也有人從社會安全的角度出發,希望病情嚴重的精神疾病患者能夠強制住院治療,避免不幸事件發生。

精神疾病患者造成的社會悲劇時有所聞,甚至不時傳出隨機殺人的悲劇。為了讓病患能夠得到妥適的治療,同時確保傷人殺人悲劇不再發生,已經在立法院通過一讀的〈精神衛生法〉修法,規定裁定病患是否必須強制住院的權力,將從專科醫師手上轉移至由醫療專業人員、法官和人權代表組成的法庭手中。同時設立司法精神病院和病房,並依人口數在社區廣設衛生中心,「接住」每一個精神疾病病患。

但是,精神疾病也是病,就不就醫、要不要住院,病患和家屬難道沒有自主權?為什麼要像罪犯一樣,由法院判定是不是要強制住院?

過去依法只需2位專科醫師鑑定,病患就須強制住院

2008年以前,精神衛生法對有自傷或傷人精神患者,只需2位專科醫師鑑定後,就須強制住院;但英美國家為保障患者人權,強制住院是由法官來裁定。

2011年10月,台東一名女學生在校慶靜坐,抗議學校漠視她所申訴的性騷擾和校園霸凌事件,卻遭校方、警消及衛生人員將她強制架離送醫,被關在精神病房整整51天!

這名女學生,當時看不出有自傷傷人之虞,也無精神病史,被關在病房後,無法到校考試而被退學,家屬有申訴女兒不需要住院卻被駁回。她從此就業、就學受到阻擾,人生處處無路。

這個案例,不僅曾引起國際人權組織及我國立法委員關注,也道盡一些不該強制住院、卻被要求強制住院的病患困境。在台灣精神醫學會的奔走下,如果今年精神衛生法修法推動順利,可望有機會改善此一窘境。

(圖片來源 / Pexels)

是否強制住院,社會大眾和病患家屬有時看法不一

其實,強制住院與否,社會大眾和病患家屬有時意見在拉扯。

以不久前才發生的屏東超商店員被人挖眼,或台鐵警察值勤時遭殺害,嫌犯疑似有精神問題未按時服藥而發病傷人。受害家屬或社會大眾,莫不疾呼有傷人之虞的疑似病患,應該第一時間就應抓起來強制住院,以免更多人受到傷害。

但精神醫學界與人權律師看法,卻是天平的另一端。

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蔡長哲指出,「我國以前只要2位醫師就可以讓病患住院,第1次需住院1個月,第2次半年,缺少救濟管道,其實是很恐怖的事。」他坦言,以前常有派出所接到被強制住院精神病患的求助電話,吶喊:「不想被關了!」但派出所警員都有經驗,會說:「我們知道了!」掛下電話後並未處理,因為警員也不想背負這些住院者離開醫院後的風險。

英美對精神病患強制住院與否,法官也加入判定行列

台灣精神醫學界盼能比照英美做法,由法官加入審案行列,尤美女律師擔任立法委員時,也提案質詢應從嚴審查強制住院,但一直無法如願。

直到2008年以後,國家改由衛福部設置「精神疾病嚴重病人強制鑑定與強制社區治療審查會」,由精神科醫師、護理師、心理師、社工、職能治療師、律師及病權代表組成,來審查強制住院的申請案,「這個方法是妥協下的產物!」蔡長哲坦言。

台灣特有的強制住院審查會,成效如何?蔡長哲指出,台2008年收容強制住院精神患者一年3千人,但2020年一年收容降到604人,不像國外現況是逐年上升。

「主要是送審案件減少!」蔡長哲分析,其實強制住院送件的通過率都超過9成,甚至達9成6,除早期該審查會審查程序較為繁瑣外,台東女學生案驚動了國際人權團體注意後,多少影響精神科醫師送件意願。

「現在看到當疑似病患發作,精神科相關人員都會盡量說服病人或家屬,簽住院同意書,避免走到強制住院流程。」蔡長哲敍述精神科門急診的現場實況,這是送審案件逐年減少的原因之一。

精神醫學會今年要繼續推動精神衛生法修法,行政院修法版本改採強制住院為專家參審制,要有1位法官和2位參審員,如衛福部推薦精神科醫師和人權團體代表擔任參審員,來裁定強制住院。

而為了回應社會大眾對所謂疑似病患傷人的疑慮,精神醫學會也在精神衛生法修法中,加入殺人傷人案件以「刑事優先」處理法條,亦即警方可先在第一時以毀損罪或傷害罪,將疑似嫌犯留置在適當處所。

行政院送精神衛生法新版本待修法,盼社區安全與病患人權兼顧

行政院的修法草案中,中央也預計要成立全國精神照護指揮中心,運用新建立的跨系統風險預警平台,與地方的24小時緊急處置機制對接,好讓社會大眾和家屬都能安心。精神衛生法正保留部分條文進行黨團協商,待立法院新會期開議後,盼能有新進展。

面對層出不窮的這類案件,衛生福利部要為這些病患家庭甚至是社區尋求解方。

(圖片來源 / Pexels)

衛福部心理健康司司長諶立中指出,在強化社會安全網第二期計畫(110-114年)中,包括設立疑似個案篩檢表初篩及轉介制度,充實社區關懷訪視與個案管理人力、廣布社區心理衛生中心、設置司法精神醫院與司法精神病房,進行《精神衛生法》修法等,都對思覺失調症病患的照護有所幫助。

「思覺失調症患者大多在年輕時發病!」蔡長哲說,國家設置相關處所來安置疑似病患;但先進國家趨勢是不要把病患關在機構裡,因此思覺失調病患定時服藥很重要,也是精神醫學會努力推動目標。

延伸閱讀:

思覺失調是脫罪保護傘?了解思覺失調症的症狀和治療

冥想好處多,7個方法練習冥想+正念冥想音樂推薦清單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