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人際

被刻意曲解,哭過就前進!專訪 Kolas Yotaka:原民姓名,讓世界知道台灣是多民族國家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2022年08月05日17:51 • 發布於 2022年08月05日12:30 • 女人迷內容製作人 Amazing

其實 Kolas 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公眾人物,有天會在議會質詢台上,被刻意曲解,罵得狗血淋頭。

2014 年,鄭文燦當選桃園市市長。已在原民台任主播與製作人十多年,以為會一路做到退休的 Kolas ,竟接到市長的組閣邀請,希望她來擔任原民局局長。「我考慮了很久,那兩三天都睡不著,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接下這份工作。」

她反覆思索,生命裡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改變世界是我的初衷,現在有機會讓我改變世界,有一筆預算能解決原住民的問題,我為什麼不做?」

於是 Kolas 就這樣踏上了一條她從未想過的路。這一轉彎,生命的風景全改變,她一路從原民局局長、不分區立法委員、行政院發言人,做到了總統府發言人。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擔任桃園原民局局長期間,她曾協助桃園拉拉山的原民婦女,為自種的水蜜桃建立品牌《媽媽桃》,在一支宣傳短片裡,其中一位婦女表示自己是一位寡婦。

後來在市議會質詢時,有議員就認為片中刻意強調「寡婦」二字,是在污名化女性、打悲情牌,「你自己身為一位女性,你還消費女性!難道以後八月產的水蜜桃,就要叫爸爸桃嗎?」

那天回家後,Kolas 第一次因為工作的事而哭,她感到善意被完全扭曲。媽媽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自己的力量工作,養育孩子,怎麼會因為「寡婦」二字就成了污名化?

「政治工作本身不難,難的是你會碰上很多沒有道理的曲解。」這是 Kolas 開始從政以後,得到的第一個學習。

(延伸閱讀:玫瑰不只是愛情,也是你拿歲月澆灌的所有事物 專訪鄭麗君再譯《小王子》:記得自己也是玫瑰

另一個學習是,以前只要製作出一則報導,就能立即得到讀者與觀眾的回饋,「但是政治不是變魔術,各項改革都需要時間,有可能過了十年,你的倡議只多了 200 個人支持你。」「可是你還是要繼續前進,如果我連做都不做,就一步都踏不出去。」

就像她個人的姓名選擇,也從此不再只是「小改變」,升級成了「小革命」。

Kolas Yotaka
Kolas Yotaka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因原民姓名被辱罵:受到打擊,就是考驗你的信念是否堅定

Kolas Yotaka 來自花蓮縣玉里鎮 Halawan 阿美族部落,Kolas 是她的名字,後面的 Yotaka 則是父親的名字。阿美族的命名,直接明白地表達:「我叫 Kolas,我是 Yotaka 的孩子。」

2003 年台灣修正《姓名條例》,讓原住民的傳統姓名或漢人姓名,可以用傳統姓名之羅馬拼音並列登記。

Kolas 也在 2007 年將姓名改為羅馬拼音,她認為以阿美族文字(羅馬字)書寫姓名,才能正確發音唸出阿美人的名字。「正如我也學習,唸對千千萬萬個非原民的姓名,這是對一個人的基本尊重。」

但當她開始成為公眾人物,姓名卻成為被攻擊的原因,「漢奸」「走狗」「妓女」「分裂主義者」等罵名,朝她身上無情砸來。

Kolas Yotaka
Kolas Yotaka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父親會跟她站在同一陣線出氣:「他們罵你的名字,就是在罵我!」父親的名字,確實與 Kolas 連在一起。每每聽到父親這樣講,Kolas 就會稍感安慰,知道有人始終與她站在一起。

「他同時也會告訴我,遭遇的挫折挑戰有多大,就在考驗我們的信念到底有多強大。」你是遇到了困難就想放棄,還是願意為了自己心中的相信,讓自己變得更堅強,戰勝眼前難關?

Kolas 說,每一次以自己的名字發言,就是讓台灣社會、世界各國知道,總統府有一位原住民,她每天與總統一起工作。原住民就是台灣這座島上的一份子。

有時她會收到來自網友的鼓勵,剛換上原住民姓名的女孩傳來駕照,告訴她:「姊姊,我今天去換我的駕照名字囉!」小小革命獲得遠處呼應,整個社會都再往前了一步。

「不要放棄自己的認同,不要否定自己的血脈。」Kolas 記得父親總是這樣教導她,在每一個明知不可為,而更需要為之的時刻,勇敢面對自己的懦弱,「你要打敗你自己,才能繼續往前走。」

(延伸閱讀:作政治也有幽默感!專訪尤美女:性解放性氾濫,我們都被罵過啦

家族的力量讓我站在這裡,透過書寫把爸爸永遠記在心中

總是在背後給予安定支持的父親,在 2021 年 10 月 30 日,清晨 7 點 58 分,因病離世了。Kolas 清清楚楚記得那一刻:「就好像有另一個我,消失了。」

父親不希望打擾大家,選擇不告知親友、不停柩家中、直接火化。逝世兩個小時後,父親就這樣,徹底消失了。

Kolas 一天喪假也沒有請,一切如常,還接下任務,陪同副總統賴清德出訪宏都拉斯。

「我一直以為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我以為每天就是很忙碌,我以為自己很勇敢,正在學著接受爸爸的死亡。直到回國住在隔離旅館那一刻,我才發現其實心裡有很多很多情緒。」

再也無從躲避,Kolas 選擇用她擅長的書寫,把內心的痛楚一點一滴擠出,眼淚抹在打字的雙手上,誠實感受對爸爸的思念,也釋放親手送他火化的自責。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我就像一塊海綿,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吸住這麼多情緒了,也不知道,原來父親對我的影響這麼深刻,他就是另一個我。」

記憶湧現,她在 14 天內寫下想念父親的方式,並集結爸爸生前創作的教會歌曲,出版了《愛是一條線》。

愛是一條線,線的另一端,繫著家族之愛、原住民身份認同、勇氣與信念。知道回家的路在哪,知道自己是誰,她就不怕迷路。

這條線、這份力量,一路支撐著 Kolas 的政治工作,帶她一路堅定向前。

(延伸閱讀:父親離開以後的父親節:另一個世界的爸爸,我很想念你

總統府有一位原住民:台灣是一個多民族國家

擔任總統府發言人後,Kolas 的工作任務幾乎是 24 小時 on call,全年無休。

她習慣早起看報,一早收集各大報、網路媒體新聞,了解輿論民情;她也是國外媒體主要接洽窗口,負責回應各國最好奇台灣的外交、國防、兩岸議題。

國防議題是她在這份工作的新學習,「我很享受這個學習的過程,感覺人腦的知識庫一直在擴大,讓我看待事物的角度也變得不一樣。」

如同她現在還會趁著工作空擋,學習英文:「因為不是母語,所以我需要保持學習。」而她手邊也隨時備有一本《辭海》:「其實每一個字詞,裡頭都有許多學問,我想認真了解。」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Kolas 本身也像一部多語辭典,從華語、阿美語、客語、台語、日語到英語,都是她擅長的語言;法語和西班牙語也有基本會話,可以獨自在國外生活的水準。

多語能力,來自她從小就生活在多族群的環境,而不同的語彙,也帶她感受到不同民族與文化的世界觀。

譬如在華語裡我們會說:「我是 XXX。」主詞「我」放到了最前面。但是在阿美語,卻會說:「是 XXX 我。」我被放到了最後面,因為在阿美族的觀念裡,團體的重要性大於個人,所以把「我」擺到了最後面。

又或者阿美語形容身形纖細,會說:「你的手腳細得像『稻稈』一樣。」用他們眼前的自然,現有的生命經歷,去找出貼合的比喻,包含了山海大地,正是這個語言美麗的地方。

不斷精進自身語言能力的 Kolas 體悟到:「語言會影響你的世界觀、你的待人處事,以及你在社會裡面的角色。」「當你學好一個語言,代表你學好一個文化,你瞭解它背後的世界觀。」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回望政治工作之路,一走竟然也將近十年了。

Kolas 始終期待,她能讓這個世界知道,台灣就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漢族、原住民、新移民、外國人,大家一起生活在這座島上。

如果你願意認同,台灣是多民族國家,對於不同民族的干擾與歧視就會減少。

Kolas Yotaka

有能力與機會從事公共工作的人,都必須誠實面對歷史與事實。

Kolas Yotaka

讓台灣自然而然發展,不去壓抑它,一個多元共融的美麗新地,就是我們共同生活的地方。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圖片|Kolas Yotaka 提供

採訪後記|發言人辦公室的兩樣物品

採訪這天,是 Kolas 最後一天擔任總統府發言人,接下來她將辭去職務,投身花蓮縣長選舉。我們有幸在最後一天拜訪她的辦公室。

在她身後擺了一塊來自花蓮的石頭,還有一張祖母的照片。「祖母的名字跟我一樣,叫做 Kolas。」祖母坐在一台裁縫車前,微笑看著鏡頭,她身形修長,如同稻稈一般。「大家都說我跟祖母長得很像!」Kolas 露出自豪的笑眼。

Kolas 的父母也曾經到訪過這間辦公室,看到這張照片,爸爸笑著說:「阿嬤陪妳上班!」

辦公室的另一側,則是一位帶著花帽,笑容燦爛自在的阿美族女子畫像。這是來自畫家 Yosifu(優席夫)的作品,Kolas 說他很擅長捕捉阿美女性的神采。

「我們阿美族女人,都很愛漂亮,喝完的飲料扣環和瓶蓋,打個洞就可以當項鍊呢!」Kolas 邊說邊栩栩如生地比著動作,講起族人的可愛,她總是眼神發光。

阿美族女人的花帽是丟不掉的。就算我到了總統府上班,也不可能丟掉。那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是我的身份。

Kolas Yotaka

她始終記得自己是誰。

延伸閱讀:

Handsome Lady|裴洛西:全職主婦 24 年,如今美國政壇最有權力女性
Handsome Lady|裴洛西:全職主婦 24 年,如今美國政壇最有權力女性

Handsome Lady|裴洛西:全職主婦 24 年,如今美國政壇最有權力女性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