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管仁健觀點》楊志良為何認為藍營選輸了會打老婆?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替郭台銘站台致詞時指稱,家暴激增,是因為心情鬱卒,沒有辦法去修理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陳建仁,所以去打老婆、打小孩。 圖:翻攝自郭台銘臉書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替郭台銘站台致詞時指稱,家暴激增,是因為心情鬱卒,沒有辦法去修理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陳建仁,所以去打老婆、打小孩。 圖:翻攝自郭台銘臉書

Newtalk新聞

垃圾時間(Garbage time)是用在籃球或足球這些「限時制」體育賽事中的術語。比賽中雙方的分數若是差距太大,難以改變勝負結果時,剩餘的比賽時間就是「垃圾時間」。

這幾天來,館長口中的「狗民調」相繼出爐,無論是《台灣民意基金會》、《美麗島電子報》、《菱傳媒》……,都顯示賴清德支持度突破4成。國民黨前立委蔡正元甚至鐵口直斷,2024總統大選已經進入「垃圾時間」了。

不過愛看熱鬧的鄉民們也別失望,籃球或足球的垃圾時間很無聊,但選戰的垃圾時間則剛好相反。藍白陣營內落敗的那「三隻小豬」,不僅自己會一直說幹話,身旁的豬隊友更會加碼爆料,在大選前提供鄉民更多的餘興節目。

2023年8月27日《新頭殼》記者陳湘芸綜合報導〈楊志良說「家暴是因沒法修理蔡英文」 總統府譴責:應向社會道歉〉: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27日受邀加入永齡基金會創辦人郭台銘智庫,他替郭台銘站台時表示,台灣已經是不婚、不生、不養、不活的社會,……去年家暴更有12萬人。他更語出驚人說:

『為什麼會家暴?是因為心情鬱卒,沒有辦法去修理蔡英文,沒有辦法去修理陳建仁,因為他們有保鏢,所以去修理更弱的另一半,打老婆、打小孩』。」 

李敖宋楚瑜為何都說連戰打老婆?

其實翻開台灣選舉史,選總統這麼嚴肅的事,卻會扯上打老婆這種八卦,是從2000年大選前才出現的。而且能炒熱這話題的人,跟綠營的關係不大,反而都是藍營自己人在「窩裡反」,就像這次是郭台銘找楊志良來「自爆」的一樣。

雖然戒嚴時代的部分黨外雜誌,為了刺激銷路,早就提到過連戰打老婆的傳聞。但是那些用筆名發表的八卦,爆料者當年不敢負擔文責,如今本魯也就不浪費篇幅引述。

真正公開具名提到連戰打老婆,而且沒有立委言責豁免權的人,是2000年總統大選時,新黨提名的候選人李敖。在1999年8月31日的八大電視第1台的談話性節目《大家來審判》裡,李敖就在受訪時提到:

「我好朋友的好朋友住連戰家對面,過去曾看見連戰一進門就打老婆;我自己一向講證據,說話有公信力,我說,連戰打老婆就是打老婆。」

李敖在節目裡還說:「連戰是個太平官,他沒有資格當總統,他根本不曉得民生疾苦,我們承認他是個好人,他也非常厚道,除了打老婆外,沒有什麼缺點,但這個夠嗎?這個不夠。」

李敖再加碼點評:「別人打老婆不可以原諒,但連戰可以被原諒,因為他的老婆實在該打。」

那一屆脫離國民黨獨立參選,與陳水扁及連戰「三腳督」的候選人宋楚瑜。2000年3月8日參加「女人紅透半邊天」的婦女節大遊行時,公開演說時呼應李敖的說法,挖苦連戰:

「重視婦女權益要從尊重女性開始做起,不能選舉時說反對家庭暴力,平常照打不誤。宋(楚瑜)家跟張(昭雄)家,沒有家庭暴力!爸爸不但不打媽媽,也不打小孩。同時另外一方面,不會平常把我們家的那一口子當作草,選舉的時候來當一個寶。」

連戰家中為何率先使用違法菲傭?

當然,很多鄉民或許會不解,李敖在1999年時並不是立委,自然也就沒有言論免責權。問題是李敖在節目中,甚至事後也完全沒有提到,那位「住連戰家對面的好朋友」究竟是誰?要解開這麼疑惑,就要從連戰家違法僱用的菲傭迷路,被送到警局後由連方瑀領回這個小故事說起。

1993年3月4日,民進黨立委林正杰質詢時,指責連戰在省主席任內,以其子連勝文的名義向行政院勞委會申請外籍監護工一名,於1992年6月18日甫獲勞委會以台81勞職業字19349號文核准。

但連戰早在勞委會正式開放引進外傭前3年的1989年,就非法僱用外籍女傭了。鄉民們或許不解,連戰家裡這麼有錢,為何要違法僱用菲傭?答案在2004年2月19日揭曉了。

前總統府顧問林福順(南投人,1928年出生,台大法律系畢業,哈佛大學碩士、紐約大學博士,1968年至1970年任台大政治系主任)寫信給民進黨立委蕭美琴,指稱連戰當時是台大政治系客座副教授,兩人是同事又是鄰居,都住基隆路3段的台大宿舍。

由於林、連兩家僱用的女傭都操台語,兩人私下用台語聊天時,常提到連戰打老婆。後來連家深恐這樣的新聞會影響仕途,為了防止台灣女傭閒聊時,不慎透露連家特有的深閨情趣,因此才僱用非法打工的菲傭。

立委黃河清為何說連戰打老婆?

雖然新黨提名的李敖,在與國民黨提名的連戰競選總統時,說出連戰打老婆的往事,還得到宋楚瑜的呼應,這都是藍營內鬥下的產物。其實從剛解嚴起,國民黨立委憑著有言論免責權,就在立法院裡提到這段往事了。

1988年6月23日,國民黨女立委紀政向法制委員會提案,邀行政院組織法研修小組負責人,專案報告體育組織型態問題。紀政希望召集人行政院副院長連戰能前來報告並備詢,但連戰卻缺席,氣得當時的國民黨立委黃河清批評連戰:

「主席溫錦蘭和提案人紀政都是女性,連戰是大男人主義者,連自己的老婆都敢打,怎麼請得動他來?」

方瑀隨後在接受台視採訪時,要求黃河清公開道歉,否則將提告誹謗。但黃河清在國會裡的發言有言論免責權,因此對記者直言,自己只有4字回復︰「無歉可道」。

於是記者改去追問連戰,面對老婆與立委在電視上透過記者的訪問對嗆,立場尷尬地也只說了以下4字:「不予置評」。

立委周荃為何說連戰打老婆?

不過立委黃河清指責連戰毆妻,並非當著連戰或方瑀的面,而是透過記者交叉訪問在隔空叫囂。真正在立法院當著連戰的面,點名他毆妻的立委,則是同黨但路線不同的新國民黨連線的周荃。

1993年2月22日,在行政院長被提名人連戰的審查會上,周荃質詢被李登輝提名閣揆的連戰說:「台大醫院有你打老婆的紀錄,實情如何?」

連戰在答覆時表示:「我的家庭幸福美滿,可以說是模範,君子之道就是肇端於夫婦關係。」

周荃聽了後大怒,再追問連戰是否在合法開放之前,即僱用外籍女傭?連戰答覆時也情緒激動,一度還推說:「委員說得太快,我記不清楚了。」並未正面答覆這個問題。

這時同一陣線的立委郁慕明則追打:「委員的問題,連戰稱是天方夜譚,但外界一直如此傳說,周荃提了,也是給連戰說明的機會。」

「國師」李建軍為何說連戰打老婆?

除了政治人物爆料,連戰的「國師」李建軍(特異功能師)在《我的台灣路和連戰的總統運》一書中也提到,連家的前家臣兼方瑀閨密朱婉清說:

「我敢說,這世界最瞭解他(連戰)一切的,就是我。他如果將我一腳蹬開,他也不要想有好日子過,我會把他打老婆、養情婦和見不得人的黑錢來歷,全部攤在陽光下照一照!」

朱婉清還說:「連主席在一般情況下很冷靜,但在家總會突然的衝動,連夫人經常給他打,而且他出手很重,搞得連夫人幾天不能出門。」

連惠心為何向閨密訴苦爸爸打媽媽?

當然,對於連戰打老婆最有利的證據,就是2004年《壹週刊》144期刊載〈連惠心私密信件,驚爆連戰打老婆〉一文,披露14封連惠心過去就讀美國學校期間,寫信給友人的陳年書信。

這批信件地撰寫時間,從1978年到1981年(連惠心當時12歲到14歲),都是原件,有完整成套的信封、信紙,以及當時的郵票及郵戳,信末連惠心署名「Arlene Lien」,寄信住址是敦化南路一品大廈連家住址;《壹週刊》並已請專家鑑定筆跡,發現這些書信的可信度極高。

根據《壹週刊》的內容表示,連惠心在1980年7月2日、8月7日寫給Jane的信中明確寫下對「爸爸打(beat)媽媽」的憤怒。連惠心說:

「我討厭我爸爸,一天比一天討厭。我好討厭這可惡的狗東西!」(I hate the damned bitch so much!)

真的感謝郭台銘與楊志良這2位老先生,在2024總統大選前的「垃圾時間」,又提出藍營支持者若選不上總統,回家就會打老婆的往事,為鄉民們提供如此「真情流露」的餘興節目。

延伸閱讀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