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不到35歲,工作資歷橫跨兩岸三地…黃大米:履歷總是虛虛實實,實力才能拿穩位子

沒有不OK的屬下,只有不會教的主管?部屬如果能力弱到不適合這個職位,不是春風化雨就可以讓朽木變神木。頻繁轉職的履歷看起來很漂亮,但不夠腳踏實地,只能騙得了一時。

讀完這篇文章,你可以學到:

1.能力不夠的員工,主管要補破網的地方太多了,實在無法當「救世主」。
2.光鮮的頭銜與職位撐不了太久,很快就被打回原形。
3.有實力的人更別讓自己因為太客氣、太謙虛,限制了發展。

阿忠調到我的部門時,我皺了皺眉頭,但人是老闆面試的,老闆覺得可用,我哪能反對?況且我跟阿忠還不熟,不如就試用看看。喔,忘了說明一下,為什麼我對於阿忠的能力感到懷疑,因為阿忠在到職後兩個月內已經轉換了三個組別,我是第四個,全新聞部只有四個組別,他已經周遊列國。

觀察阿忠兩個禮拜後,我對主管開口了:「阿忠是個很乖的孩子,但不太適合跑新聞,我可以不要他嗎?」我突然明白為何其他組的主管不想要阿忠的原因,他的腦筋太死板,新聞工作需要很靈活的人,如果持續用阿忠,我可能會氣到腦中風。

「如果連你都不收,我也只能叫他走路了。」主管說出她的決定,把球丟回來我這邊。如果我堅持不用,好像顯得太殘忍,最後我決定讓阿忠繼續留校察看。

想當主播,卻在記者工作屢次出包

記者這種工作,沒有職前訓練,最多跟著前輩跑3天,就得自己獨立作業。大家都很忙,沒有什麼循循善誘、好好教導這回事,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你不適任,外面還有大把大把的人要進來。

阿忠非常乖巧地繼續在我的組上待著,他有多乖呢?我交代的每一件事,他都彎著腰仔細聆聽,拿著筆寫在黃色的便利貼上,回座後貼在電腦前。黃色的便利貼越來越多,他的電腦越來越像是裝置藝術,方方正正的螢幕占滿黃色的便利貼。

阿忠把我交代的事項貼完後就結案了,絲毫看不到改善。

編輯台的同事都知道阿忠這號人物,因為阿忠寫的新聞太容易出包了,在組織中表現最優秀跟最爛的員工都會被高度注目,前者用來表揚,後者用來當茶餘飯後說嘴的笑談。

有天,編輯部的主管走到我的桌前,看了一眼阿忠黃色便利貼電腦螢幕,用略帶惋惜的口氣說:「大米,你的屬下好乖巧,寫了好多你交代的話,不過他做的新聞到底在寫什麼?你知道昨天他下的標有多誇張,你有沒有幫他審?」

我當然有幫他審,要命的是,他稿子中要審的地方太多了。補破網的工作很艱鉅,因為網子漏很大,任何地方都能竄出一條活蹦亂跳出錯的魚來,我也只能苦笑。

關於阿忠的客訴,來自四面八方,資深的攝影大哥走了過來,用台語對我說:「米姊,這樣真的不行,他連去街頭訪問路人,都不敢直接上前去問,而是先幫路人移摩托車。等幫忙完後,才問路人能不能受訪,一條新聞變成要拍很久,來不及播出啊。」攝影大哥搖搖頭抱怨著,還慶幸自己明天排休,可以避免又和阿忠搭檔。

電視新聞的稿子,兩大重點是口語化跟畫面感,阿忠頂著國立大學中文系的高學歷來上班,每一篇稿子,都深奧到讓我大吼:「你到底在寫什麼?」罵他時我也會感到於心不忍,但轉頭看到阿忠回到座位上後,沒有立即改稿子,卻悠閒地吃起從家裡帶來的中藥補品,我就後悔剛剛沒有多罵兩句。

我氣到快往生,他還在養生;我在面對他錯誤百出的稿子、試著接受它、處理它時,阿忠已經快樂地放下它。我覺得自己道行太淺,體悟到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都只是過程,誰能先放下它,誰就贏了。

阿忠跑新聞的經典案例越來越多,每一個例子說出來,大家都會笑到肚子痛。但我笑不出來,因為阿忠是我的屬下,我每天都在替他收拾善後。

終於,我爆炸了,再次對大主管說:「阿忠真的不適合當記者,我已經盡力了。」在這麼艱難的一刻,我的主管倒是一派輕鬆,有種「死馬當活馬醫,最終死馬還是死了,也不能怪大家沒盡力」的釋然,這段阿忠職場彌留的觀察期,讓大家都能接受他不適任的事實,讓阿忠可以好好上路,怨不得人。

阿忠對於被淘汰出局完全不能接受,他的夢想就是當主播,如今居然無法在新聞部容身,令他大受打擊。他不斷地嘆氣,似乎在感嘆生不逢時,千言萬語卡在喉嚨,最終擠出一句:「老闆,我知道了。」

不腳踏實地,只嘆生不逢時

調度記者去哪邊採訪,是新聞部主管的權力與責任,主管在每天的稿單區寫上記者的名字,代表這條新聞由誰去跑,例如:A去立法院看公投表決結果,B去警察局了解偷竊案後續 ,C去教育部聽少子化公聽會。

那天在填寫稿單時,我眼睛一亮,有一個名模出席的記者會,阿忠竟在調度區寫上自己的名字,我對此感到納悶,叫阿忠過來,問:「名模藝人不是我們的管區,是影劇記者的事情,你為什麼寫上自己的名字?」

阿忠提高聲量對我說:「我今天最後一天上班了,你為什麼不讓我去名模的記者會爽一爽?」爽一爽,這三個字讓我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原來主管的任務,還包括在不適任記者的最後一天,讓他去「爽一爽」。

我對此感到很不爽:「這是影劇記者的事情,你不能去。你上班最後一天,我為什麼必須讓你去爽一爽,你今天是不用拿薪水嗎?」我鐵著臉反駁阿忠,暗暗咒罵他真是個死白目。

阿忠離職後,找了台內的資深主播文姊吃飯,餐桌上阿忠不斷唉聲嘆氣,訴說自己的委屈,接著暢談他對新聞的理想,強調自己多適合當主播,並詢問文姊一些播報的技巧。

文姊非常熱心,傾聽阿忠不得志的哀愁,還給了許多關於職場的忠告。阿忠感激在心,終於有人懂得他的懷才不遇。他用閃閃發亮的眼神對文姊說:「真的很謝謝你跟我說這麼多,我今天沒帶錢,這一頓你可以先買單嗎?」阿忠果然是阿忠,每一次的出手都是一個令人傻眼的驚嘆號。

部屬不努力,主管也不是救世主

曾經有位粉絲在我的臉書留言表示,「天底下沒有不OK的屬下,只有不會教的主管」。這幾個字讓我理智線斷掉,我想用這個小小的故事跟大家說,屬下如果能力弱到不適合這個職位,不是春風化雨就可以讓朽木變神木。當他還沒變神木之前,我就已經氣到成為墓碑,等著讓大家來上香了。請不要以為自己是救世主,可以拯救每個人,只是徒增痛苦而已,最後你還是會請他走,不是嗎?為了讓自己長命百歲,該讓他走就讓他走,才是明智之舉。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我相信他可以找到更適合的地方。

阿忠後來怎麼了,轉行了嗎?那你就錯了。他在台灣幾個電視台短暫任職後,轉戰海外電視台工作,對於如此頻繁地轉職,他對外的說法是:「我因為能力很強,能夠快速適應各種新聞,被派到不同的線路都可以立刻上手;公司對我非常器重,我屢次被其他公司挖角。」

漂亮的履歷,暗藏陷阱

阿忠的履歷隨著頻繁轉職,資歷越來越豐厚漂亮,資歷都是真的,也都是假的。怎麼說假的呢?譬如,他曾經在台灣的新聞台參加主播徵選的試鏡,但履歷表上的資歷自動升級為曾擔任台灣電視台主播。

他曾在中國的某集團擔任公關專員,履歷表上變成「擔任CEO貼身幕僚主管,帶領團隊,為企業家執行個人品牌傳播計畫」。如果面試官問他執行的細節,他會霸氣地回答:「我只負責大方向,細瑣的小事是下屬做的事情。我只負責制定目標,監督他們。」

阿忠的履歷表堪稱是「教科書等級的精品履歷表」,橫看、豎看都完美,最大的破綻就是他太年輕了,不到35歲資歷已經橫跨兩岸三地,讓人不禁充滿疑問。

阿忠的人格特質確實不夠腳踏實地,由他的故事也可看出在社會上走跳,用名牌資歷可以換來更多機會。如果你沒有名牌資歷就去拿一個吧,走跳社會很好用的,

履歷上的資歷總是虛虛實實,如果你是有實力的人,更該學學阿忠如何膨脹自己,別讓自己因為太客氣、太謙虛,限制了發展。

阿忠騙得了一時,卻難安頓自己一世,迄今還在不同的企業走跳,但光鮮的頭銜與職位都撐不了太久,猶如午夜12點以後的灰姑娘,很快就被打回原形。讓他又得繼續參加一場又一場的應徵派對,等待下一個被華美履歷吸引的伯樂。

最新專輯企劃:【前進竹科!揭開半導體工程師的苦與樂】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