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親子

兒童治療性早熟,害怕打針怎麼辦?醫:「快延長」治療可緩解病童治療壓力

Heho親子

更新於 2023年11月22日04:31 • 發布於 2023年11月22日05:00 • 陳韋彤

孩子一夕之間長高許多、第二性徵開始發育,家長千萬別忽略,因為背後可能是性早熟帶來的提前發育。若沒有及早發現,導致孩子生長板提早閉合,最終成人身高可能會矮小。兒科醫師呼籲,若孩子生長速度明顯加速或落後,建議前往內分泌門診,評估檢查是否屬正常生長;若過快發育且未來成人身高明顯受限,則須接受治療。即便子女害怕打針,也可共同討論最適合的施打頻率,幫助回到正常發展軌道。

近年來,許多父母更注重家中寶貝的健康與成長發育狀況,除了關心傳染疾病的流行,也積極觀察孩子的生長曲線,以及身體的任何變化。但在過程中,父母有時會發現子女的成長與發育速度「不對勁」,一夕之間迅速抽高,又或著小小年紀就來月經或變聲等第二性徵出現,為此帶著孩子前去就醫,才發現是性早熟。

性早熟男女定義大不同!飲食、肥胖、新冠疫情都有影響

什麼是性早熟?三軍總醫院小兒科主任林建銘說明,「目前全世界公認的定義,是男生在 9 歲前,或女生在 8 歲前出現第二性徵1。」男孩的第二性徵為睪丸體積變大(4c.c. 以上)、陰囊變黑、陰莖變長、長體毛、長高;女孩則是乳房變大、長體毛、長高、月經來臨。

普遍影響性早熟的原因,包括性別、種族、肥胖以及大量接觸塑化劑與芳香物質等各種環境荷爾蒙2,3。對此,林建銘醫師提醒,塑膠製品、衣服、玩具、化妝品等都常見化學添加物,尤其是家長所使用的擦拭的保養品,也恐含有雌激素,長期接觸可能會導致孩子提早進入青春期4。

國際研究也指出,在新冠肺炎前後,性早熟比例有上升的趨勢5。雖然在台灣並無相關的研究,但林建銘醫師在臨床上亦發現孩童性早熟的比例有明顯的提高,其中原因可能與疫情間靜態活動的增加無法出門導致活動量減少,使得肥胖比例上升;和 3C 使用時間拉長影響,造成造成睡眠時間減少,而影響褪黑激素分泌。

近年來,有數據指出台灣兒童肥胖的盛行率也有上升的趨勢6,林建銘醫師補充,隨著飲食日趨精緻化,孩童的飲食習慣也隨即改變,尤其是在攝取過多的含糖食物或飲料後久坐,都會導致肥胖比例增加,進而提高罹患性早熟的機率。

女孩性早熟比例比男孩高 5 至 10 倍,病因也不同

林建銘醫師分享根據臨床觀察,女孩性早熟的比例明顯高於男孩約 5 至 10 倍7,雖然男孩與女孩在飲食或作息上並無明顯差異,但關鍵在於,女生的性早熟跡象較能從外觀發現8,男生則否。因此往往導致男孩一旦發現性早熟,通常已經發育一段時間。

再者,兩性的性早熟類型也有所差異,林建銘醫師提及,8 成以上的女孩屬於特發性中樞型性早熟9,經檢查後無病灶存在;男孩則反之,將近 50% 至 75% 是由中樞器質性病變引起,如腦部腫瘤、病灶等10。根據不同性早熟發病原因,其治療方式也不同。特發性中樞型性早熟通常為針劑治療,而中樞器質性病變需治療疾病本身,才能解決性早熟。此外,中樞型性早熟患者未合併骨齡明顯超前,而影響未來成年人身高時,僅需定期門診追蹤,但如若在追蹤期間,有出現骨齡明顯超前情況者,則可與醫師藥共同討論,是否進行藥物治療,其中「促性腺素釋放激素作用劑」(GnRHa),是治療中樞型性早熟最常見的治療方式。

林建銘醫師提到其實很多家長對於性早熟治療有諸多迷思,例如:孩童如果施打抑制賀爾蒙針劑治療後會不會長不高;治療結束後會不會影響到生育;或是家長覺得不治療也沒關係,就讓小孩順其自然生長等。但事實上,若小兒性早熟,在長期追蹤下,骨齡不斷的進展 (嚴重影響未來成人身高) 且子宮大小持續增加 (初經可能提早到來),其可能並不是一個正常發育,需考慮接受治療。而接受荷爾蒙治療後,根據目前研究指出,並不會影響到孩子未來生育能力11。

中樞型性早熟可使用荷爾蒙抑制針劑治療

林建銘醫師說明,針對中樞型性早熟所使用的針劑,稱為「性腺激素釋放素促進劑」(GnRHa),也被稱為荷爾蒙抑制劑,有助於緩和發育速度。若患童血液中有過多的性荷爾蒙,會刺激骨頭中生長板提早愈合,進而使得患童身高成長提早地停滯; 但若透過針劑治療中樞型性早熟有助於降低性荷爾蒙濃度,以延緩生長板癒合,爭取更多的時間讓孩童成長。目前傳統治療方式以 1 個月一次的治療週期,而林建銘醫師也指出,性早熟治療類似長期抗戰,並非一劑就能見效,至少需要 1 至 2 年以上的療程,害怕打針的孩童會因治療次數頻繁使得不願接受治療,即便接受長期治療,也會讓家長備感心疼,從而影響治療持續性。

拉長治療頻率,3 個月接種 1 次減少孩童壓力

因此,為減少家長與孩子對於治療的壓力,林建銘醫師分享現在治療中樞型性早熟的最新趨勢「快延長治療」,由過去每個月回診一次的劑型延長至 3 個月施打一次的快延長治療,可有效減少打針與回診次數。林建銘醫師補充,一個月一次的療程與三個月一次的快延長治療,在治療性早熟的成效上無明顯差異12。如若有穩定控制性早熟進展的患童們,父母可與醫師討論改以三個月一次的療程,以提升孩童治療意願與減少家長來回診間所耗費的精力與時間。

不僅如此,林建銘醫師也提到過去進行針劑治療可能會產生許多副作用,但快延長治療成分為貼近身體原有的性腺激素釋放素12,將孩子可能會產生藥物不良反應降到最低,也不用擔心 3 個月內藥物會失效,兼顧療效與安全性。林建銘醫師提醒,注射針劑可能會讓打針部位變得紅腫,就如同平常所接種的疫苗一般,家長不必擔心其他副作用。

林建銘醫師分享曾收治一名年僅 7 歲的患童因罹患性早熟,其骨齡已發育至 12 歲; 骨齡超前 5 年,代表著患童或許需經歷將近 5 年的治療,但由於患童容易因害怕而產生壓力,進而影響治療的持續性,因此施打 3 個月一次的快延長治療,在針劑施打後的第一劑即可有效抑制荷爾蒙,使性荷爾蒙的血中濃度下降,亦可有效拉長治療頻率12,增加就醫便利性,適合年紀小、體重輕但骨齡超前許多的患童。

最後,林建銘醫師強調若家長發現孩子身高過於矮小 (小於第 3 個百分位) 或過高 (大於第 97 個百分位)、一年生長速度不及 4 公分或明顯超過 6 公分以上,又或過早出現第二性徵等,請盡速前往兒童內分泌科門診進行評估與追蹤,盡可能及早發現、及早治療,保有較好的生活品質亦可使孩童早日回復正常的生長曲線,讓孩子重獲健康,身高也不受影響。

1Styne, D.M.; Grumbach, M.M. Physiology and disorders of puberty. In Williams Textbook of Endocrinology, 13th ed.; Melmed, S., Polonsky, K.S., Larsen, P.R., Kronenberg, H., Williams, R.H., Eds.; Elsevier: Philadelphia, PA, USA, 2016; pp. 1074–1218.
2Chu, N.F. Prevalence of obesity in Taiwan. Obes. Rev. 2005, 6, 271–274. [CrossRef]
3Chu, N.F. Prevalence and trends of obesity among school children in Taiwan—The Taipei Children Heart
Study. Int. J. Obes. Relat. Metab. Disord. 2001, 25, 170–176. [CrossRef]
4 Tiwary CM. Premature Sexual Development in Children Following the Use of Estrogen-or Placenta-Containing Hair Products. Clinical Pediatrics. 1998;37(12):733-739. doi:10.1177/000992289803701204
5 Prosperi S, Chiarelli F. Early and precocious puberty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Front Endocrinol (Lausanne). 2023 Jan 9;13:1107911. doi: 10.3389/fendo.2022.1107911. PMID: 36699035; PMCID: PMC9868951.
6衛生福利部兒童肥胖防治實證指引
7Kim HK, Kee SJ, Seo JY, Yang EM, Chae HJ, Kim CJ. Gonad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stimulation test for precocious puberty. Korean J Lab Med. 2011 Oct;31(4):244-9. doi: 10.3343/kjlm.2011.31.4.244. Epub 2011 Oct 3. PMID: 22016677; PMCID: PMC3190002.
8Rohani F, Salehpur S, Saffari F. Etiology of precocious puberty, 10 years study in Endocrine Reserch Centre (Firouzgar), Tehran. Iran J Reprod Med. 2012 Jan;10(1):1-6. PMID: 25242967; PMCID: PMC4163256.
9 Vurallı, D., Özön, A., Gönç, E. N., Oğuz, K. K., Kandemir, N., & Alikaşifoğlu, A. (2020). Gender-related differences in etiology of organic central precocious puberty. The Turkish journal of pediatrics, 62(5), 763–769. https://doi.org/10.24953/turkjped.2020.05.007
10Chen M, Eugster EA. Central Precocious Puberty: Update o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Paediatr Drugs. 2015 Aug;17(4):273-81. doi: 10.1007/s40272-015-0130-8. PMID: 25911294; PMCID: PMC5870137.
11Martinerie L, de Mouzon J, Blumberg J, di Nicola L, Maisonobe P, Carel JC; PREFER study group. Fertility of Women Treated during Childhood with Triptorelin (Depot Formulation) for Central Precocious Puberty: The PREFER Study. Horm Res Paediatr. 2020;93(9-10):529-538. doi: 10.1159/000513702. Epub 2021 Mar 26. PMID: 33774631; PMCID: PMC8686727.
12達菲林長效針劑仿單

文/陳韋彤 圖/孫沛群

延伸閱讀:

>> 有健康上的困擾嗎?馬上下載 Heho App 來為你解答!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