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國內

風評:陳吉仲不是吳音寧

風傳媒

更新於 2023年09月24日23:20 • 發布於 2023年09月24日23:20 • 主筆室
農業部長陳吉仲為雞蛋風暴請辭。(顏麟宇攝)
農業部長陳吉仲為雞蛋風暴請辭。(顏麟宇攝)

農業部長陳吉仲、中央畜產會董事長林聰賢為「進口蛋風暴」雙辭,似乎並未化解林聰賢口中「政治口水的瘟疫」;揭發超思進口蛋「不尋常」的林北好油粉專,因為不堪側翼網軍的攻擊與對其家人的人身威脅而關閉,支持方網民群起聲援,聲稱「言論自由」已死;持平而論,當民眾還有能力疾呼「言論自由」已死,意味著「論論自由」還沒死透,只是品質堪虞,網軍攻擊進入人身威脅,讓雞蛋風暴,可能從行政失能進入社會治安事件,其嚴重程度不下雞蛋危機。

產銷穩定措施,是農業部法定職掌

在眾聲喧嘩中,中研院士、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賴清德的國家希望工程「隊員」朱敬一〈分析「蛋蛋危機」與「仇恨值」〉特別值得拿出來討論。第一,他是素有名望專業財經學者,在正反方的叫駡聲中,他以經濟學的「供給/需求」為這波風暴提出一個「思考架構」,相對冷靜,即使他的論點未必為眾人接受;第二,他曾是馬政府的政務官,蔡政府的駐外使節,對官場文化乃至政務官的政治責任,嫻熟在心;第三,他是賴清德的國家希望工程隊一員,他的立場未必是賴清德的想法,但有可能成為賴當選後的國家治理思維,那就不能不慎重以對。

首先,他用「供給∕需求」解釋缺蛋、進口蛋到銷毀蛋的理論推演下的必然,並以消費者需求、本土蛋農利益容忍進口蛋供需的誤差,以及最終爆量必須銷毀,同時舉出「最重要的關鍵」:「政府的『調節』角色永遠是被動的,最後要吸收多少、銷毀多少,都是市場運作的『殘差項』,部分決定於盤商,事前很難預估。」大院士沒看到另一個「關鍵」:「產銷穩定措施」是農業部各署的法定職掌,做為農業主管機關,「盤商」的「上級」就是農業部,產銷調查很大部份基礎就在盤商,換言之,缺不缺蛋,該從哪裏進口蛋,本來就該在農業部的資料庫裡頭,豈能滿地抓瞎迸出一個停業多年,臨陣以資本額五十萬成立的貿易商,接下八千萬顆進口蛋的大標案?

其次,如果政府角色都是「被動」,一切交由市場機制,或者開放蛋商進口,政府做控管者與仲裁者,蛋商囤蛋可罰、賣過期蛋可罰、混國產蛋和進口蛋改產地可罰、甚至進口商囤蛋過量銷毀的利益損失,那也是業者的的問題。很遺憾,這一波雞蛋風暴,就因為抓在政府手中,進口多少蛋?政府說了算;誰能進口蛋?政府開標案;貨款政府補助,倉儲中央(畜產會)提供;號稱用國產的勤億蛋品到義美食品,都「奉農業部要求,採購巴西蛋」;最離譜的是,產地與日期還是「奉中央指示填寫」,進口蛋從「圖利疑雲」擴大成「食安風暴」,政府沒有一個環節屬於「被動」,那麼還能說政府無辜嗎?最倒楣是改標示被罰的業者,「不教而殺」謂之「虐民」,蔡政府「教而殺」算什麼?食藥署不罰農業部,被罰業者能向農業部求償嗎?

蛋事連環錯,最嚴重的是不認錯

簡單講,維持產銷平衡某種程度就是政府的作用,但這次進口蛋風暴還不僅僅是供需算不得準的問題,而是算不準在前、特許特定廠商進口在後,爆量進口後又指示業者改標示日期與產地,進口蛋被爆料都是過期蛋後又決定全數銷毀…,這是一錯再錯三錯連環錯,最嚴重的是政府始終不認錯。

陳吉仲請辭前的周末記者會,記者追問他的是要不要道歉?而非要不要請辭,請辭後側翼網軍舖天蓋地的為陳吉仲喊冤,網軍攻勢愈凌厲,陳吉仲受傷就愈重,儘管大部長忙大事,未必管得了上述種種「進口小事」,但做為大部長除了政治責任還有領導責任,改標示是「最沉重的小事」,他讓農政單位台灣農漁畜產品建立的標章制度公信力崩壞,標章是食安信心的第一張骨牌,骨牌既倒,誰還相信政府掛保證的產品?這不是陳吉仲個人問題,而是政府威信。

第三,大院士以北農前總經理吳音寧比擬陳吉仲,認為兩位都是「觀其眸」即可相信其人品端正的農家子弟,具有憨厚、樸實、堅持原則等特質,既不懂布局鬥爭,更不懂盤算計謀,只會「直球對決」,以致累積了解所謂的「社會仇恨值」,成了「官場另類」。這樣的比擬或分類,顯然有問題,難道學者從政就懂算計擅權謀?別忘了,台灣可是出過「佃農之子」的民選總統,陣亡在官場的從政學者,即使不多如牛毛,肯定不會少過農家子弟。

陳吉仲請辭功在民進黨,不必遺憾

陳吉仲當然不是吳音寧,他在農委會歷練七年半,從副主委、主委到升格後的農業部長,「當官」這件事,他絕不生疏。吳音寧和陳吉仲處境大不相同,吳音寧是「困於人」,因為新潮流要吃北農,偏偏碰上戰鬥力爆表的韓國瑜,結果新潮流也沒吃到,却讓吳音寧承受權爭的後遺症,但她壓不住北農則是不爭的事實,部份媒體形容她是「二百五十萬實習生」或者不公允,因為真正實習的是初上任却大小人事權都要一把抓的「實習總統」蔡英文,是蔡英文把吳音寧塞進了她並不適合的戰場,當年若把吳音寧送進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結局或將大不同,如今吳音寧即將參選彰化區域立委,因為陳吉仲而重提吳音寧當年北農往事,對她的選情利弊難料。

陳吉仲則是「困於事」,不談過去他在農漁產品輸陸受挫表現見仁見智,就拿這一波蛋事連環錯,他既不能嚴格要求主事的中央畜產會,又不能防堵超思的背後靈,他成為民怨的替罪羊,恰如其份,這就是政務官的基本擔當,他不扛難道要閣揆扛?事實上,蛋風暴已經影響陳內閣的民意聲望,連帶可能危及民進黨選情,用「謀局」的角度,他的請辭並不冤枉,為了選舉,還功在民進黨,為之喊冤反而是「破(選)局」。(推薦閱讀:夏珍專欄:陳菊的選擇

最重要的,人好不好,和是否適任,不能畫上等號。更何況,政務官年薪二百五十萬,台灣人並不虧待陳吉仲,他即使請辭還是歸建中興大學─也算學者從政,他此刻不請辭,半年後兩任八年借調期滿,還是要重回校園,此刻請辭正當時,中興是國立大學,人事預算來自中央政府,意味他退休前還是納稅人供養,回歸學院更可用官場經歷,臧否未來的農業政策與施政作為,豈不美哉?網路時代為官不易,陳吉仲耗費在一個機關七年半,也該到休養生息的時候,他的辭職,是他之福,也是全民之福,不必有遺憾。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