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投書:解讀美智庫專論《重新檢視美國的台灣安全策略》

美國官方之言行和「台灣政策法案」,只是美國政府鼓勵台灣人民站出來的超前部署,還不具國際法理意義。(總統府提供)

美國智庫「2049計畫室」資深主任易思安(Ian Easton)專文《重新檢視美國的台灣安全策略》(簡稱《台策文》提及:「台灣海峽將會走向戰爭或和平,有很大的可能是取決於華府和台北當局能否加速行動,改善雙邊整體的政治和軍事關係」,然美國華府和台北當局能否加速行動,更重要的是取決於「台灣人民」能否及時「先主動」的站起來,向國際社會「正確的」發聲,將「台灣問題國際化」,華府協防台灣的軍事行動才具正當性,不會涉及中國的「內政不受干涉」之主張,從《台策文》作者稱呼「台北當局」亦不難得知,中華民國台灣的法定位,其實一直處於「一個中國」框架之下。

《台策文》作者隱晦的表示:美國應該著手「新倡議」(意指安倍所倡議的「戰略清晰」策略),以傳達台灣作為一個自由且主權獨立國家的客觀事實。自一九七九年以來,美國以向中華民國(台灣)出售武器之行為,做為協助中華民國(台灣)也似乎能代表中國的地位。然而,二○○六年之後,美國基於尊重北京(代表中國的合法政權),形成了先凍結軍售很長一段時期,再一次以「成堆或包裹」(次級之意)之方式賣給中華民國(台灣)武器,從美國此舉也可得知,美國十分明白,中華民國因為喪失「中國代表權」而成為中國的非法政權,以「成堆或包裹」出售給中華民國(台灣)的武器,主要基於美、中兩國所簽署「八一七公報」之約定。

《台策文》提及:歷屆美國政府(包含總統拜登的團隊)都對某種錯誤的論述深信不疑,認為頻繁出售台灣品質精良的武器對北京太過挑釁。這個政策(意指「戰略模糊」)已經摧毀美國身為一個堅韌不拔安全夥伴的可信度,並削弱台灣與中共談判的所有潛在立場。這個政策是在犒賞、而非懲罰習近平的恫嚇和敵意(意指中華民國是中國的舊政權),而且也未能消除台灣人的不安與疑慮。

也就是說,美國政府出售台灣各式武器,由於出售對象是「中國的中華民國台灣當局」,而不是代表和中國沒有法關係的「台灣國政府」,如此一來台灣人民更無法正確的認知「中華民國的法地位真相」,這樣會阻止「台灣人民自決意識抬頭」,使台灣人民不知道如何行使「人民自決權」。因此作者明確的指出,美國政府出售台灣武器,等同是在一個中國之下為北京看守台灣,是在延續錯誤的「戰略模糊」政策,美國有必要《重新檢視美國的台灣安全策略》,然前提關鍵其實是在台灣人民的覺醒,對此台灣人必須要有自知之明。

總之,凡事都有前後邏輯順序,尤其國際政治行動更是如此。必須先有「正確的」法理認知,才有「正確的」政治解讀、判斷和行動。台灣問題因為涉及「中國內政」問題,因此在台灣人民未主動的站起,並付諸具有法理意義的行動(指「脫離中華民國使台灣問題國際化」)之前,為太平洋區域安全考量,美國不會也不可能具體地說中國出兵時,美國「必然會」協防台灣,因為這樣的說法將觸及一個中國之下的「中國內政不受干涉」之主張,必會成為中國北京反對外國勢力介入台灣問題之口實。

目前美國官方之言行,或是美國「台灣政策法案」,都只是美國政府為鼓勵台灣人民站出來超前佈署的作法,還不具國際法理之意義。惟有台灣人民主動的、具有法理意義的行動才有意義,台灣各界實在不應該有過度、錯誤的解讀,而阻礙、阻止「台灣人民自決意識的抬頭」,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

※作者為台灣憲法學會前副秘書長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