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蔡明芳專欄:無效的貨幣政策能夠證明台灣央行具獨立性嗎

無效的貨幣政策只會讓人感受央行對物價問題漠不關心,獨立於台灣的經濟之外。(台灣央行總裁楊金龍/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世界各國近期均面臨物價上漲的壓力,為了維持物價穩定以及控制物價上漲的幅度,各國政府紛紛採取緊縮性的貨幣政策來因應。澳洲、加拿大、瑞士與匈牙利的央行在六月均升息2碼,美國聯準會升息3碼,英國央行雖升息1碼,但已是七個月來第四次升息,並強烈暗示必要時準備採取更大的升息動作,台灣央行的升息幅度則較主要國家的升息幅度低的多,只升息半碼以及提高存款準備率一碼。

提高存款準備率是無效的貨幣政策

就存款準備率而言,存款準備率是央行控制貨幣供給的工具之一,存款準備率是指大眾將現金存入銀行後,銀行可以貸放的比率,若存款準備率為百分之一百(完全準備),則表示銀行不能將存戶的存款做放款,當存款準備率為百分之五十(部分準備),則表示銀行可以把一半的存款做放款,因此,當中央銀行要求的存款準備率愈低時,銀行的放款可以愈多。

然而,貨幣的供給除了會受到存款準備率的影響外,還會受到銀行的放款意願以及消費者向銀行貸款的意願所影響。當銀行對未來景氣悲觀時,即使存款準備率低,銀行也不願意從事放款業務。同理,當消費者預期未來景氣不好時,其也沒有誘因向銀行借款,因此,中央銀行也藉由調整存款準備率來影響貨幣供給的效果相當有限。

根據今年3月金管會銀行局公布1月國銀存放款變動情況,相較於2021年12月底存放比降到史上新低69.23%,今年1月存放比回升至70.36%,這表示銀行仍保有許多存款無法貸放,換句話說,中央銀行提高存款準備率0.25%只是無效的貨幣政策。

以減輕貸款負擔作為升息半碼的正當性不足

央行此次升息半碼的主要理由如下,第一,其不斷強調此次物價上漲主要是供給面的因素,但此一供給面因素在去年即已發生,為何央行要否認物價上漲的事實。第二,其認為持續升息會加重企業與勞工的貸款負擔,然而,在央行升息之後,包含勞工紓困貸款、學貸、青創、青年安家等政策性貸款,行政院也提供補貼以減輕貸款族負擔,換句話說,央行以此做為升息半碼的理由是不合理的。如果央行所擔心升息所可能的負向效果均已由其他政策工具補貼,央行應將貨幣政策專注於維持物價的穩定,否則,將大幅降低貨幣政策的影響力。

此外,升息可能導致企業與民眾的貸款負擔提高,但是,升息也可以提高存款族的利息收入以及抑制炒房,我們希望央行的貨幣政策不應陷入以偏概全的思維,否則,無效的貨幣政策只會讓人感受央行對物價問題漠不關心,獨立於台灣的經濟之外。

升息幅度小就應搭配較嚴格的選擇性信用管制

最後,自蔡英文總統上台以來,台灣經濟成長主要的動能來自於美中貿易與科技衝突所誘發的台商回台投資以及政府對於武漢肺炎疫情的穩定控制,而非來自於央行低利的貨幣政策,低利的環境反而是造成台灣房地產大幅上漲的原因之一,在物價上漲率持續創高之際,央行升息對購屋貸款的族群影響最大,若央行擔心升息會造成民眾利息支出增加,衝擊民生消費,則顯示央行過去對於購屋或購地貸款成數的選擇性信用管制過度寬鬆,因此,央行應該對於建商以及購買第二戶的民眾貸款採取更嚴格的選擇性信用管制,迫使建商釋出更多的餘屋以及提高購屋的機會成本來健全房地產市場。

※作者為淡江大學產業經濟與經濟學系合聘教授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