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夢境藝境 繪夢寫夢 藝術家的潛在發想至藝彩紛呈

夢境藝境   繪夢寫夢   藝術家的潛在發想至藝彩紛呈

【特約撰述/林淑珠】

藝術家天賦「藝稟」,想像力與創作力非常豐富,源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潛意識作用,藝術家的「夢境」想當然耳非常有「藝境」。源於夢境的啟迪與發想,古今中外頗多畫家的創作大放藝彩,文學家的作品更是藝彩紛呈。

就睡眠生理學而言,確實是「有夢最美」,有夢才是正常,「夜夜好夢」的祝語近似「夜夜好眠」。正常人整夜平均8小時的完整睡眠週期,總計約有2小時屬於「做夢期」,堪稱「夜長夢多」。有時是賞心樂事的「好夢」,有時是有驚無險的「惡夢」,多數的夢在清醒後被遺忘。

▲英國畫家約瑟夫 摩爾 之作品「 沈睡的少女」。 (圖/林淑珠提供)。
夢境藝境   繪夢寫夢   藝術家的潛在發想至藝彩紛呈
▲英國畫家約瑟夫 摩爾的作品「做夢」。(圖/林淑珠 提供)

「夢」屬於生理學的範疇,兼具心理學的意義。日有所思、所見、所聞,往往是夜有所夢的根源,夢境有時是內心焦慮的反射;有時獲得潛在願望的滿足;有的夢是莫名其所以然,夢境還有太多秘境,等待醫學家與藝術家深入探尋。

▲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的作品「記憶的永恆」。 (圖/林淑珠提供)

荷蘭畫家梵谷:「我夢想著繪畫,我畫著我的夢想。」西班牙畫家達利:「夢境是真實事物的不規則串連。」有很多畫家是了不起的「繪夢師」,繪聲繪影繪形繪色,描繪了夢的意象與想像,畫家以夢為馬,「夢境」與「藝境」天馬行空,創藝無限。例如:法國盧梭的《夢境》,西班牙畢卡索的《夢》,西班牙達利的《記憶的永恆》;還有諸多名家名畫以宗教故事的夢為主題的《雅各之夢》《雅各的天梯》等。

▲法國畫家亨利 盧梭的作品「夢」。(圖/林淑珠提供)
▲英國畫家威廉 布萊克的作品「雅各的天梯」。 (圖/林淑珠提供)

中國文學家以「夢」「記夢」「寫夢」「夢中作」等為題的詩詞琳瑯滿目,留得千秋萬歲名,以生花夢筆抒寫夢境與藝境,虛實交織,情詞洋溢,直觸心靈。例如:(ㄧ)宋朝蘇軾《永遇樂・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二)宋朝秦觀《好事近・夢中作》:「春路雨添花,花動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處,有黃鸝千百。飛雲當面化龍蛇,夭矯轉空碧。醉臥古藤陰下,了不知南北。」與夢境相關的典故成語等,例如「莊周夢蝶」、「南柯一夢」、「黃粱一夢」,隱喻多方,義蘊深遠,夢裡不知身是客,饒富哲理禪思,警醒夢中人。人生榮華富貴無常,如夢般短暫虛幻,浮生若夢,百年只是一夢,發人省思。

▲宋朝佚名的「槐蔭消夏圖」。(圖/林淑珠提供)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宋朝蘇軾《海棠》
「凌晨四點醒來,發現海棠花未眠。」~日本川端康成《花未眠》。現代的睡眠醫學研究報導,關於「早起」,金科玉律不是「早睡早起身體好」,藝術家不宜自勉「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夜間11點~3點是黃金睡眠時光,若是凌晨四點醒來起來一下,必須安心再回床睡飽睡足。過於早睡早起的「雲雀型」,以及晚睡晚起的「夜鶯型」,都屬違反一般正常的睡眠生理時鐘,凌晨四點應該還在夢鄉,不宜用來賞花繪畫寫作。

▲宋朝蘇軾書法「赤壁賦」的夢境描繪。(圖/林淑珠提供)

當代中國詩人北島的散文《波蘭來客》關於文學夢、關於夢想的名句:「那時我們有夢,關於文學,關於愛情,關於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們深夜飲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夢破碎的聲音。」在此順帶一提,有些人習慣睡前小酌來助眠,造成依賴性。酒精會讓人昏昏欲睡,但會讓人無法深睡,無法睡得安穩,會降低「做夢期」的睡眠品質,影響睡眠時身體的「修復」機制運作。《論語》子曰:「不為酒困,何有於我哉!」又曰:「唯酒無量,不及亂!」

(本文作者林淑珠,高中國文教師退休,著有茶書數本,現為自由作家)

相關連結:有夢者事竟成 藝術家的繪夢時光 靈光乍現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