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棒球球評潘忠韋 「走出」2次骨髓移植

LINE TODAY 發布於 2021年10月01日01:00

棒球球評潘忠韋2019年底診斷出罹患急性白血病,治療期間多次昏倒、痛到崩潰,但他靠著家人陪伴及最重要的精神寄託「走路」,撐過2次骨髓移植,目前期待重回最熟悉的轉播台。

潘忠韋去年底接受第2次骨髓移植,目前正在家休養。日前與潘忠韋進行1個多小時電訪,不禁感嘆「賢拜辛苦你了。」潘忠韋則說:「好像真的有點辛苦,本來想說還好,但想跟自己講一聲辛苦了。」

棒球球評潘忠韋在2019年底被診斷出罹患急性白血病,經歷過2次移植手術之後,2020年底順利出院,目前正在家休養,並循序漸進減藥。(潘忠韋提供)

曾3度失去意識,出院後正克服減藥痛苦,潘忠韋回想起確診白血病當天說,「真的沒辦法接受,我跟太太就像失魂一樣。」不過潘忠韋表示,住進醫院後能做的事情就是一直做功課,「我們球評就是習慣做功課,開始上網查資料,不懂的就一直問醫護人員,也會跟爸媽解釋,讓他們比較放心。」

經過化療、第1次移植失敗、第2次接受哥哥的骨髓移植成功,潘忠韋曾有3次失去意識。第1次因敗血性休克昏倒時,他說:「我一直發抖,抖到沒有意識,醒過來才又回到人間的感覺,原來這就是敗血性休克,影響這麼嚴重。」

談到第3次失去意識,是接受完哥哥的移植之後,雖然是移植成功,不過因為與哥哥的細胞是半相合,剛開始排斥反應非常強烈。潘忠韋說:「我整整發高燒3天,一點都沒有要讓我休息的感覺,一直抖抖抖,感覺抖到腰快斷掉了,三魂七魄都耗盡。」

治療過程中,潘忠韋常常痛苦到痛哭流涕,一開始堅持盡量不使用鎮定劑、止痛嗎啡等輔助藥物,「但發燒到真的不行的時候,我就跟護理師說,如果可以就什麼都打吧,我不行了,我很坦白地跟自己說,我不忍了。」

順利出院回家後,並不代表是痛苦的結束。潘忠韋正經歷減藥過渡期,原本3顆鴉片止痛藥減了1顆,戒斷症狀也隨之浮現。「現在會一直像感冒流鼻涕,嚴重一點手腳會抖,講話會不太清楚。」減藥副作用也讓潘忠韋常常半夜睡不好,「我會一直做惡夢,上場忘記帶手套、帽子,集合來不及之類的。」

自發病、治療到恢復過程中,「走路」是潘忠韋很重要的精神寄託。他表示,在生病之前就有日行萬步的習慣,不會受時間及地點限制,而且可以利用時間思考很多事情。「還沒發病之前都在想轉播的事,比如說明天有節目,要講的第一句話的是什麼,比賽中我可以講什麼」。

走路或在室內踏步陪著潘忠韋度過許多生死關卡。潘忠韋回憶,要進行第1次移植前,曾因黴菌而發燒,因此手術必須喊卡,「當時醫生給我一點時間把身體養起來,我大概有1個月的時間,開始活動、走路。還好有給我那段時間,養好了體力、保持比較基礎的意志力,再進去移植。」

第1次移植之後,潘忠韋又面臨敗血性休克的難關,在醒來之後仍維持每天踏步的習慣,有一天就聽到醫生宣布移植失敗的噩耗。聽到消息當下,潘忠韋說:「我就邊流眼淚、邊踏步、邊看窗外,那時候下雨、出現了彩虹。我一直看天空的變化,之後就覺得好像崩潰完了,可以整理一下心情。」

移植失敗後又要面對存活率的問題,他回憶道,「在這個時候我就下床,又開始踏步,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我知道血球再低的話,口腔會破掉、排泄系統也會破洞,我知道等到一定的天數就沒辦法走了,一定要在這之前先走。」

幸好第2次移植成功,潘忠韋指出,「走路」就是精神支柱,從生病前、生病中、生病後到現在都是。「走路時可以做很多事情,不管是情緒發洩、建立意志力,可以去想一些好的事情。」

棒球球評潘忠韋在2019年底被診斷出罹患急性白血病,治療期間多次昏倒、痛到崩潰,但他靠著家人陪伴及最重要的精神寄託「走路」撐過,現在正在家休養。(潘忠韋提供)

目前潘忠韋繼續挑戰日行萬步,他笑說:「像現在的話,走路時還會想中職,要想一下各隊的戰力。」潘忠韋偶爾還會打電話給總教練、球員,最常聯絡的就是樂天桃猿的教頭曾豪駒。

潘忠韋心繫轉播,即使經歷一場大病,棒球在他心中仍有很重要的地位。之前在醫院時,會早上看美職、中午看日職、晚上看中職,即使因病痛沒辦法看比賽,也會開著轉播當背景音。

今年3月時,潘忠韋加入中職的奧運情蒐小組,除了讓他首次接觸到情蒐領域,他也發現自己個性的缺點。「我就是沒辦法輕易地把報告送出去,發現難怪會生病,因為就是這樣在對待自己,之前做節目時也是,為了做功課,睡眠幾乎都不夠。」

潘忠韋領悟到不能再給自己的身體這麼大負擔,因此試著去修正,做完一份報告之後,不能修改太多就要先交出去,後來發現其實落差也不大。「如果不改變又病發就不能怪別人了,第1次不知道、第2次就是自己傻。」

潘忠韋目標設定在重回轉播台,現在甚至看著中職,也會對著自己講評球賽,也有衝動想打電話給電視台,希望回去工作。不過潘忠韋笑說:「我太太還沒有讓我解禁,秀萍他每天照顧我,最清楚我的狀況,她說你敢打電話試試看。」

台灣目前仍有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潘忠韋說明,看了世界各國的報告,若血癌患者得到COVID-19的死亡率是4成,加上因為免疫抑制劑,COVID-19的疫苗對血癌患者無效,必須等到疫情穩定了,才有辦法復出工作。

「希望再往前走個幾步。」即便還要繼續忍受減藥的痛苦,在疫情威脅下仍如同走在鋼索,潘忠韋想像著,或許明年就有機會回到轉播台,繼續以最愛的棒球為工作,走出自己人生中的逆轉勝。(中央社記者楊啟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