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毫無保留、認真做不正經的事,成為傻瓜就會無比快樂!」攝影師日下慶太拍出異類與搞笑的人間囧鏡

在搞笑聖地大阪,如果聽見有人對你說「你真傻啊!」(日文:お前アホやなあ),那肯定是一種高級讚美,這句話的原意較接近「你真是做了什麼非比尋常地好玩事情啊!」然而這座喧鬧親人的城市,孵化出的文案廣告人日下慶太(Keita Kusaka),秉持著血液裡流淌著這股「成為傻瓜」的衝勁,深信「有趣的事,自己創造」。

身為一位朝八晚五的上班族,亦能透過下班後的「課外活動」斜出另類的充實人生。日下慶太不僅在自發的振興街區企劃《商店街海報展》中,帶領廣告新人們以幽默的設計文案掀起台日兩地對地方創生的矚目。兼具攝影師身分的他,平日喜愛在街頭尋找惡趣味鏡頭,捕捉人物促不及防的滑稽百態,爾後集結於手工攝影集《隙ある風景》(譯:一窺囧鏡),其內容笑料百出,值得細細捧讀。

伊丹西台商店街海報展作品〈再會了,我要去當雞肉蔥串〉
伊丹西台商店街海報展作品〈啊,早上生的蛋,應該一起帶上路的〉
伊丹西台商店街海報展作品〈本雞絕對不能在這裡就被吃掉!〉
《一窺囧鏡》裝幀封面回收日本各地的舊紙箱手工成冊,每本都是小驚喜。

年輕時著迷旅行,日下慶太挑戰以陸行橫越歐亞大陸,並想像自己能成為一名攝影師。「沒有什麼比一邊拍照一邊旅行還要更快樂的。」小夥子的混亂亢奮偶有碰壁的時候,他懷疑自己是否真能以攝影為生,因此選擇一個接近相機,亦能創作兼收入的職業,最終錄取廣告公司電通。「當時因為不想就此放棄攝影家之路,有休假就出國拍照,也投稿過幾次攝影比賽,就這麼巧妙地完全沒被選上。」腦袋一個轉彎,日下慶太開始省思自己的攝影方式,不再只有旅行時拿起相機。

〈任務上門〉
〈無所適從〉
〈首班列車上〉
〈給我坐好〉
〈給我站好〉

為了養成日常的拍照習慣,他開始在部落格上以攝影及文字練習記事,連初始名稱都設定成無關緊要的「photoday」,或許比起拍給別人欣賞,他更著迷於觀察周遭的人物間隙。

「有人的地方,就有囧鏡。」— 日下慶太

「睡著的人」、「拍攝的人」、「用餐的人」、「閱讀的人」、「玩遊戲的人」、「通話的人」…… 他在部落格上細細分出乍看尋常的項目 ,同時標記了「大叔」、「大嬸」、「小孩」、「上班族」等。只要有人的地方,日下慶太便立即取出放在口袋的 CANON PowerShot,彷彿等待大魚上鉤,他在十字路口、公園、通勤街頭上駐足找尋靈光一現的鏡頭。「走在路上如果能注意到這些畫面,世界也會變得更有趣」他說。

在意識到人們莫名其妙的窘樣行徑牽引著自己的鏡頭偏好,他發揮磨練多年的文案技術,為每張照片點睛一段令人發笑的文字,多年來對廣告、對攝影的偏執,匯聚成一道洪流,他將部落格正式改名為 《一窺囧鏡》。

〈生來拍攝櫻花的男子〉
〈櫻花落下〉
〈抓背〉
〈嗨落櫻〉
〈讚賞花兒〉

「毫無保留、認真做不正經的事!成為傻瓜就會無比快樂!」— 日下慶太

囧鏡之後,日下慶太憑己之力,達成製作有趣事物的個人目標,使得他的廣告工作也越做越玩味,特別的是,本就喜好涉略不同領域的他,四十歲的可愛喜好是「召喚幽浮」,原因只為「沒看過幽浮,絕對想看一次! 」他與小孩一同編排獻給外星人的舞蹈、組織「圓盤」樂團,定期受到藝術季的邀約登台演出。

跟隨快樂的自我,得以出走奇葩夢想。「二十多歲時,我以為自己無所不能,卻一事無成,三十多歲,我明白自己無法做到全部,但卻能做到某些部分。 」日下慶太游移於廣告界、攝影界、音樂界還有宇宙之間,他大聲的說「我可是很前衛的上班族呢!」。

〈大書桌〉

延伸閱讀:


Source:除標示來源者外,其餘翻攝自《隙ある風景》
核稿編輯:Avril Chen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