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讓球拍飛一會兒:台灣首位輪椅網球職業選手黃楚茵再戰帕運資格

今年9月19日,在高雄橋頭竹林網球場舉辦的「2022勝利盃國際輪椅網球公開賽」QUAD組決賽中,由黃楚茵擊敗徒弟劉惠安奪冠。而將邁入44歲的她,目前在ITF國際網球總會該組的單打世界排名為34名、雙打25名,這位台灣第一位的職業輪椅網球選手,因一場車禍導致全身癱瘓、曾連球拍都握不住,如今每次出國搶積分卻要一人攜帶超過30kg的行李挑戰男性強將,更積極備戰延至明年的杭州亞帕運及2024巴黎帕奧。

1978年9月29日出生的黃楚茵,就讀彰安國中一年級時首先接觸籃球,卻因身高太矮常被蓋火鍋而轉練排球;進入建國工專(如今的建國科大)念五專參加排球校隊不久,即遭遇人數不足而解散,喜愛運動的她除了另外加入跆拳道社團,也開始鑽研剛學的網球:

「認識網球是來自母親的夢想,當年她念彰化高商,下課要直接回家整理豬圈、拿豬糞澆菜與幫人洗衣打工賺錢,每次趕回家都很羨慕網球場內同學的身影,因此許下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學網球的心願。我國中畢業的暑假就陪著她接受啟蒙教練指導」。黃選手於9月13日接受信仰體育專訪時,憶起接觸網球的緣起。

黃楚茵還從奧地利「紅土專家」Thomas Muster打法網時,被其不放棄、拼命追每一球的精神感染,並以全校第10名畢業的優異學業成績,放棄北上念國立科大的機會,決定推甄進大葉大學自動化工程系三年級,只為了加入校隊繼續打網球,並連續奪下大專盃軟硬網乙組的冠軍。

畢業後回建國工作一年,再考進亞洲大學光電與通訊系在職碩士班的她,卻在2004年3月14日坐在機車後座時被撞飛,趴在安全島上的楚茵想奮力起身,卻驚覺連手都無法移動,原先以為只是左右腳有嚴重傷勢,卻萬萬沒想到是更嚴重的終生傷害,甚至住院第一天病友們揪她一起吃飯看電視,其專注在看動畫《頭文字D》時,當有人問她該怎麼稱呼,她聽成問滷味菜名而回答「豬皮」,就此也成了她的暱稱至今。

在桃園長庚住院前,黃楚茵就會突然全身麻掉無法動,過幾小時後才慢慢舒緩,直到她進行膝蓋手術時,麻醉醫師發現其頸後方有整片瘀血,建議趕緊處理,才被診斷出頸椎神經有問題而導致癱瘓,而此時卻已晚了三個月、過了黃金治療期。起初,由於無法接受一輩子要坐輪椅,「豬皮」有了輕生念頭,第一次行動就想從醫院的五樓往下跳,雖然上半身彎出欄杆,但癱瘓的雙腳卻無法移動,就這樣哭笑不得地掛在欄杆上直到被護士發現:

「長庚有位黃醫生花很長一段時間與我溝通,鼓勵我為在單親家庭扶養我長大的媽媽著想,慢慢把我心門打開,但出院回到家裡,起初仍會自我懷疑,自認鄰居、路人都帶著用有色眼光瞧我,就連關心的話語也會多慮,所以又漸漸封閉心房、變得不願意外出,甚至完全不與外界聯絡」。但黃媽媽開始強迫推她出去吃自助餐,加上過往同學們得知後紛紛來探望,連在路上遇到陌生人也會熱情地伸出援手,讓楚茵逐漸化解自卑的心態而敞開心扉:

「那時蠻玻璃心的,偶然被媽媽地話刺激到,我還是會想不開吞安眠藥或做了傷害自己的傻事,幸好黃醫師願意聽我傾訴,母親也一直體諒我的脾氣」。後來,黃媽媽要求她一同參加親戚婚禮,特別從喜宴的最後一桌將輪椅上的黃楚茵推到最前面的舞台,再推至主桌,接受整個家族的慰問關心,雖然當下覺得丟臉,但也終於突破心牢,正式接受坐著輪椅的自己:

「非常感謝母親從小把我養大,車禍後的我等於退回嬰兒狀態,什麼都不會,也要重新學習自理,她仍花很多心思再次幫助我克服一切難關,甚至讓這樣的我能獨立地自理生活而不需依靠看護;那段時間每星期一到五,她還從彰化載我到台中的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復健,等我兩小時的療程後再載我回去」。

結果黃楚茵因此認識了同樣進行復健的病友,開始帶她打桌球,甚至讓她打進了2008年的花蓮身障全運會,雖然沒獲得任何名次,卻遇到亞大網球教練,告訴她輪椅網球的資訊,得知能相隔多年重回最愛的網球場,讓豬皮在年底報名台北市第一屆「輪椅網球星光班」開始學習,一邊回到大葉大學接受教練賴永僚的指導:

「練打桌球時我無法握住球拍,有位中山大學的老師特地做了輔具,將球拍綁在掌心,所以一開始我先用其綁網球拍,但我真的很想念親手握住球拍的擊球感受,便積極強化握力,從捏軟式網球練起。有次遇到日本輪椅網球選手,他們傳授用白貼綁手才讓我脫離輔具,甚至有段時期我是翹著手腕卡住球拍去打球,可謂無所不用其極、用盡一切方法就是要重拾網球拍。最後星光班我拿到第三名,獎勵是首次出國比馬來西亞比女子公開組的賽事,還記得那次我的球拍根本是滿天飛舞」。

接觸輪椅網球經過了一年,黃楚茵終於可以自己移位到運動輪椅上,也不用綁手就能空手握拍,但由於她感覺神經受損,手痠手累仍無知覺,如超越極限手就會無法使喚、呈現直接當機的狀態,球拍也會再次飛出;因此又歷經一年的練習,她握著球拍才不會發生手突然當機的情形。2011年,她正式從「未來組」轉打「QUAD組」,但很多比賽該組人數不夠,只能與「公開組」合併,面對擁有正常手部機能的對手,仍屬「菜鳥」的黃楚茵,歷經了一段很長時間「一輪遊」的日子,卻從未澆熄她熱愛網球的心。2014年,她選上國手代表台灣前往仁川亞帕運QUAD組,與黃子軒搭檔拿下雙打銅牌。

同時,她也重考就讀東海大學法律系,當時還不懂尋找贊助,只能用卓越成績換來東海書卷獎與彰化縣脊髓損傷重建協會等身障獎學金,再加上寫計劃申請教育部的學產特殊弱勢專長基金補助,獲得獨自出國比賽的經費。2016年,她笑稱那次歐美選手較少參賽,讓她在韓國首爾取得雙打冠軍、單打亞軍,加上大邱站贏得單打季軍、雙打亞軍,使其單打世界排名衝到第14名,離那屆入選帕運的前12名只有一步之遙。

2017年4月,黃楚茵前往KOBE OPEN神戶比公開賽,在QUAD組單打賽事中,揮別過往長期處於「一輪掰」的困境,竟然每輪皆強勢擊敗對手而打進冠軍賽後,才輸給日本名將菅野浩二Koji Sugeno,也因為那場賽事,讓她充滿自信地下定決心邁向職業選手之路,加上最終獲得夢想資助計畫的120萬圓夢金,使她成為台灣首位職業輪椅網球選手,隔年再度於印尼亞帕運榮獲雙打銅牌,單打則打進8強:

「2019年4月23日,我在日本福岡舉辦的日本公開賽,傷了右肩的棘上肌、韌帶及二頭肌肌腱,只能傷退棄權,也花了8個月復健,等到2000年1月正式復出,準備搶東京帕運積分時,才比了三站就因疫情爆發,雖然獲得備取1的資格,但QUAD組前16名無人棄賽,再度與奧運失之交臂」。

今年8月底,黃楚茵捲土重來,當年擊敗她的日本選手菅野浩二,曾接受她的邀請在2017年澳洲合拍,首戰即慘遭滑鐵盧,沒想到4年後,換他主動問可否再次搭檔雙打,就這樣黃選手贏得轉戰職業後的首座雙打冠軍,可惜在第二站單打四強賽,雙方捉對廝殺後敗下陣來。9月在結束兩站高雄的賽事後,10月則會飛往韓國參賽。而其為了備戰明年的杭州亞帕運,非比賽期間的的訓練課表為:

●每星期一至五早上9點至下午1點,於員林運動公園網球場或彰化健興網球場練球。
●每星期二、三、四下午4點到晚上8點,於中山醫學大學接受物理治療師的肌力與體能訓練。
●每星期一、五下午4點到6點參加體育署的亞帕運培訓計畫,到其安排的中部地點訓練體能。
●周末休息。

黃楚茵認為自身的發球球質、球速在QUAD組名列前茅,抽球攻擊也充滿球威,也有男子公開組日本選手稱讚他推輪椅跑的速度很快,但身高體型較矮小是其劣勢,卻常在國外的賽事獲得地主國選手、觀眾的支持。問起平日的休閒娛樂,她回答很喜歡看《黑子的籃球》,尤其欣賞黑子默默地專注於發揮自身所長、帶領球隊勝利的過程,除了和眾人相同的聽歌、看劇之外,還會偷偷打手遊:「其實我有被物理治療師禁止打電動,因為如我一直滑手機會導致脖子僵硬,甚至會影響到比賽的活動能力,但我還是會偶爾偷偷玩《跑跑卡丁車》和《道士出觀》」。最後,她也給有興趣投入「職業」的輪椅網球選手四大建議:

(1)需將語文學好,尤其英、日文都要達到懂得溝通的程度,而輪椅網球常在日本舉辦比賽,她特別在就讀東海期間花了3年學日文:「找贊助很困難,所以我們幾乎都是一人自行出國,無法有教練、防護員、陪練員跟隨,只能依靠自己,如無語言能力根本無法找練球對象,或是在食衣住行都會被影響」。(2)解決臨時狀況的處理能力,跟上述語文能力習習相關,在國外偶爾會有接機出問題,或交通接駁出狀況而無法及時趕到機場等特殊情況發生,必須懂得臨機應變、冷靜處理。(3)搞清楚疫情相關的參賽規則,其在高雄出賽時曾吃過悶虧而無法出賽,也開始更加注重各項賽事的防疫規定。(4)學會自己計算如何拿積分,每年的世界排名,只取7場最高的國際賽之積分,因此如何規劃每站賽事順暢相接的安排和如何取分,就更顯重要。

除了挑戰打進巴黎帕奧資格,在職業賽場上,黃楚茵也期許自己有一天也能在Grand Slam四大公開賽的賽場上奮戰,甚至進入所謂的8強俱樂部,雖然我們從輪椅上看見的是她那無法站起的小小身軀,卻知道上面乘載的是屹立不搖的堅持與永不放棄的夢想。

「所謂的天才,是持之以恆的熱情」__高橋涼介《頭文字D》

信仰開mic:黃楚茵

<圖片來源>
黃楚茵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