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遭繼父性侵、強娶、逼賣淫 法國殺夫女子當庭獲釋

地球圖輯隊 更新於 07月01日10:31 • 發布於 06月28日07:53 • 徽徽

在長年遭到繼父波萊特性侵、施虐、逼迫賣淫後,法國女子芭蔻最後選擇用槍結束了波萊特的生命,這起案子也獲得全世界的關注,凸顯法國家暴受害者的困境。

圖為本月 24號抵達法院的芭蔻(黃色圍巾者),她的案子受到了海內外的關注,凸顯了法國家暴受害者的困境。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二十多年來沒一天睡好覺

從 12歲開始,芭蔻(Valérie Bacot)沒有一天睡好覺,她先是被繼父波萊特(Daniel Polette)性侵,而在繼父出獄返家後變本加厲,讓她接下來二十多年都處於受虐和被迫賣淫的惡夢中。

「一開始是巴掌,然後是拳打腳踢,他還會勒住我的脖子,」今年 40歲的芭蔻在法庭上娓娓道來:「我每天都很怕會死。」

忍無可忍 槍殺丈夫被判刑

直到有天芭蔻再也忍無可忍,槍殺了波萊特——這個原本是她繼父,後來變成她丈夫的男子。而這樣的舉動也讓芭蔻被冠上了「預謀殺人」的罪名。

本月 21號,芭蔻(黃色圍巾者)在開庭前被眾人圍住。最後,芭蔻被判處四年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也讓已經在牢中待了一年的她可以當庭獲釋。 Newscom/達志影像

法院:其情可憫,當庭獲釋

上周五(25),法院表示其情可憫,判決芭蔻四年有期徒刑、緩刑三年,這代表已經在監獄內待了一年的芭蔻可以當庭獲釋,現場也響起如雷的掌聲。

一名法官對著芭蔻說:「女士,這代表你可以自由離開法庭了。」芭蔻的家人和支持者除了在現場大聲鼓掌,也有人大喊「Bravo!」贊同法官的判決。

戰鬥還沒有結束 只想回到孩子身邊

在被家人簇擁著離開法庭後,芭蔻表示她的戰鬥還沒有結束。芭蔻說:「我還沒有放下心來……我的身心都崩潰了。」芭蔻補充道,她現在只想回到四個孩子的身邊。

波萊特有酗酒的習慣,脾氣一來就對芭蔻拳打腳踢,甚至企圖勒死芭蔻。 Photo: Charl Folscher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

在五天的審判中,芭蔻在法庭痛訴遭波萊特虐待的不堪歲月,讓人分不清究竟誰才是受害者,是遭到槍殺的波萊特,還是被逼到臨界點的芭蔻?

芭蔻孩子的友人格拉內特(Lucas Granet)說:「這整件事真的是一團混亂。在這個故事中,從頭到尾就沒有一件事是對的。」

上個月,芭蔻在她出版的書籍《眾人皆知》(暫譯,Tout le monde savait)中,詳細地還原了她經歷的悲慘歲月。

出獄後繼續性侵 母親裝作沒看見

當她 12歲的時候,波萊特以母親的男友之姿出現在她的生命中,並且因為性侵她的關係,被關在監獄中三年。沒想到出獄後波萊特繼續性侵芭蔻,而芭蔻的母親裝作沒看見。

「沒人覺得波萊特回家和我們繼續住在一起很奇怪,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芭蔻在書中寫道:「每個人都知道,但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

在和波萊特共度的日子裡,芭蔻不時得面對波萊特持槍要脅。最後,芭蔻用波萊特的槍射殺了他。 Photo: Maxim Hopman

與魔鬼生了四個孩子

等到芭蔻 17歲的時候,她懷上了與波萊特的第一個孩子,緊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一直到第四個,全都生活在波萊特的陰影之下,波萊特更不時威脅要殺了芭蔻。然而,兩人終究結了婚,當時芭蔻 27歲,波萊特 53歲。

不時威脅槍殺芭蔻

婚後,家中「有毒」的氛圍不減反增,波萊特有時會拿槍抵住芭蔻的頭,並且假裝要扣下板機,「下次就會真的扣下去了,」波萊特常常跟芭蔻這麼說。

被丈夫逼迫賣淫

幾年後,波萊特逼迫芭蔻下海賣淫。有將近十一年的時間,芭蔻都被迫在波萊特的車子後座接客,還得戴著耳機聽從波萊特的指示。

芭蔻的孩子們告訴法庭,他們發現母親被父親脅迫賣淫的契機來自一張父親製作的名片,上頭大大地寫著「伴遊女郎」。

下定決心槍殺丈夫

芭蔻表示,讓她下定決心一定要有所行動的那一刻,來自波萊特開始打女兒的主意。

於是,2016年3月13日,在剛被一名嫖客性侵後,芭蔻拿起波萊特藏在車中的手槍,並且朝他的後腦開槍,讓他命喪當場,孩子們和朋友則協助埋葬波萊特的屍體,芭蔻則在 2017年被以殺人罪名逮捕。

對於波萊特的家人和前任伴侶,波萊特是讓她們無所遁逃的怪物。 Photo: Stefano Pollio

親生妹妹也慘遭魔爪

而在上周的審判中,波萊特的家人和前伴侶也跳出來聲援芭蔻,他們形容波萊特根本不是人,而是「怪物」。波萊特的妹妹莫妮克(Monique Polette)回憶道,她遭到波萊特性侵時也和芭蔻一樣,只有 12歲。

莫妮克說:「他叫我進去房間內,要我躺在床上,隨後拿著刀抵住我的喉嚨,並且說:『聽清楚了,待會發生的事只有妳跟我知道,妳不可以跟任何人說,否則我就會給媽媽一發子彈,然後再給妳一發。』」往後的每周,莫妮克都得忍受波萊特的獸行,且越來越變本加厲。

不是人,是「怪物」

波萊特的前妻米雪兒(Michèle)則說,波萊特不時會威脅她的人身安全,「他是一隻不值得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怪物」。

本月 24號,芭蔻的辯護律師杜瑪希妮提著整個行李箱的文件抵達法院。她希望法院可以將芭蔻槍殺波萊特視為正當防衛,讓她無罪開釋。 美聯社/達志影像

脫離苦海的唯一方法

然而,法庭要審酌的內容除了刑度以外,還有芭蔻槍殺波萊特的行為可否以出於正當防衛來辯護。

不管是芭蔻的律師還是精神科醫師皆表示,長期處於波萊特威脅下的芭蔻精神狀態早已扭曲,槍殺波萊特是唯一能幫助她脫離苦海的方法。

精神科醫師普里爾(Denis Prieur)表示:「當時芭蔻根本無法訴諸法律,除了讓波萊特消失,別無他法。」

主張正當防衛 希望無罪開釋

芭蔻的律師杜瑪希妮(Nathalie Tomasini)則說,希望法國司法可以向加拿大看齊,將「受虐婦女綜合症」(battered-woman syndrome)會出現的症狀視為正當防衛,讓芭蔻可以無罪開釋,也替法國司法立下先例。

杜瑪希妮說:「我們正處於新舊世界的交匯點,檢察總長也深知其中的兩難。雖然他主張從寬量刑,但他還是要求定罪。我在這裡希望庭上能無罪釋放芭蔻。」

超過七十萬人連署

除了芭蔻的辯護團隊,有超過 70萬名民眾也在網路上連署,希望芭蔻能無罪獲釋。

2016年1月23日,索瓦吉的支持者舉著她的照片和寫著「我是索瓦吉」的海報聲援她。芭蔻案的出現令人聯想到 2014年的索瓦吉殺夫案。 美聯社/達志影像

檢方不允許私刑 殺人要定罪

然而,最終芭蔻的支持者和辯護團隊希望落空,檢方要求求處芭蔻五年有期徒刑、四年緩刑。檢察官賈萊(Éric Jallet)表示,法國法庭再怎麼樣都不能讓芭蔻無罪開釋,她可以獲釋,但必須要被定罪。

賈萊說:「法國刑法法庭代表文明的價值觀——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保護生命。如果人們把正義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麼每個人都會跟其他人開戰。」

不過,有鑑於將芭蔻關在牢中沒有意義,且芭蔻出獄後再犯的機會微乎其微,檢方才決定求處緩刑。最後,法院也以四年有期徒刑、緩刑三年來判處芭蔻。

2014年索瓦吉殺夫案

芭蔻的案子也令人聯想到 2014年的索瓦吉(Jacqueline Sauvage)殺夫案。當時,經歷丈夫 47年來施暴的索瓦吉開槍射殺了丈夫,被判處 10年有期徒刑,當時社會上也在辯論能否讓她以正當防衛為由無罪釋放。

2016年,已經入獄兩年的索瓦吉獲得總統特赦、重獲自由,當時全力替索瓦吉辯護的法律團隊正是這次為芭蔻辯護的法律團隊。

2019年11月23日,巴黎街頭出現大批抗議家暴的女性,她們手上舉的牌子寫有遭殺害的婦女姓名,左方的旗幟寫著「停止性暴力」,右方的旗幟寫著「不要再有下一個」。 美聯社/達志影像

女性遭家暴殺害人數增

無論如何,這次的芭蔻殺夫案獲得全世界的關注,也讓法國社會沉痾已久的家暴問題再次浮上檯面。根據法國政府提供的數據,2019年法國有 146名女性被現任或前任伴侶殺害,比 2018年的數據還要高出 21%。

警方不當一回事

而根據《衛報》的報導,截至目前為止,今年已經至少有 55名女性被現任或前任伴侶殺害,這也讓法國女性對警方發出怒吼,譴責他們根本不把女性家暴受害者的報案當作一回事,沒有及時介入挽救受害者的性命。

芭蔻孩子曾兩度報警

芭蔻的孩子們也在法庭上表示,他們在 2010年年初時曾兩度報警,要求警方介入處理波萊特,然而警方毫無動靜。時至今日,警方表示他們找不到芭蔻孩子報案的紀錄。

正因如此,芭蔻的辯護律師團表示,他們準備控告法國政府怠忽職守,沒有深入調查芭蔻案。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5號這天,芭蔻走出法庭外,她的親友上前擁抱她,一旁的路人也為她鼓掌。

想向孩子說聲對不起

無論如何,獲得大眾關注的芭蔻案在上周五法院判刑後正式落幕。芭蔻在離開法院前對法官說道:「我想向我的孩子說聲對不起,我想向波萊特之前生的孩子說聲對不起,我想向波萊特之前的伴侶說聲對不起。另外,我也想向每一位願意聽我說的人說聲謝謝。」

只想要翻開人生新頁

「這場審判對我來說是很大的一步,讓我能夠把這些事拋諸身後,大步向前。」芭蔻表示,現在她只想要展開新的人生。

上線時間:2021/06/28
增修時間:2021/07/01  修正內文

加入 DQ地球圖輯隊 LINE Notify ,一起看透全世界

延伸閱讀:不堪家暴40年 法國殺夫婦女獲特赦

參考資料: Frenchwoman Who Killed Her Abusive Husband Won’t Serve More Jail Time
Valérie Bacot: Freedom for abused French woman who killed husband
Frenchwoman guilty of murdering stepfather after years of abuse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