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電影

捕捉人聲雜沓的臺北都市 《幻日手記》書寫年輕世代的集體惆悵

青年日報

更新於 2022年12月16日14:18 • 發布於 2022年12月16日13:13
王君弘自編自導自演《幻日手記》。(公視提供)
王君弘自編自導自演《幻日手記》。(公視提供)
《幻日手記》是王君弘創作的首部劇情長片。(公視提供)
《幻日手記》是王君弘創作的首部劇情長片。(公視提供)
《幻日手記》書寫出年輕世代的集體惆悵。(公視提供)
《幻日手記》書寫出年輕世代的集體惆悵。(公視提供)
《幻日手記》捕捉了人聲雜沓的臺北都市。(公視提供)
《幻日手記》捕捉了人聲雜沓的臺北都市。(公視提供)

記者王丹荷/綜合報導

新銳導演王君弘自編自導自演,導演沈可尚監製的公視新創電影《幻日手記》,故事描繪在2019年末,全臺因選舉沸騰,1名29歲的電影導演,人生百廢待興,與已分手的戀人不斷擦肩而過,卻在傷心的記憶裡再次相遇;90年代後出生的王君弘書寫出年輕世代的集體惆悵,將現實與紀錄結合到創作中,也作為給自己30歲之前時光的一種告別。

《幻日手記》是擁有多年攝影與電影實務經驗的王君弘首部劇情長片,捕捉了人聲雜沓的臺北都市,黑白攝影將繚亂景色抽離日常印象,勾勒出年輕世代對未來的焦慮感,透過「私電影」或「日記電影」的形式,來關懷年輕世代。王君弘表示,當時沒有刻意想自己處在什麼樣的世代,是拍完後才發現這個世代都有類似的困境,與上一代相比,面對房價與薪資的落差,對未來甚至有點絕望。

「而《幻日手記》便是把我自己當下的困惑和感受,試著用影像的方式做出提問,或許會對有相同的想法的人有一些共鳴。」回想出演的過程,王君弘形容自己是在演「既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的角色」,像是個被觀看的角色。他說,在劇本中,主角身份只是1個「年輕人」,沒有設定姓名,可能年輕世代在看這部電影時,也能在角色上看見自己的投射,體會年輕人們共同經驗過的惆悵日常。

聊起拍攝後的心得,王君弘表示,「對我來說,《幻日手記》像是關於過去的1張照片」,由於拍攝的是自己的實際經歷,當時真的會去打工、當攝影助理來維持生計,在剪輯時會下意識地把電影當作是過去的一張張照片來處理,而現在,雖然電影結束了,現實並沒有結束,未來還是會想盡辦法去拍攝想做的東西。

監製沈可尚對於王君弘面臨到的困境也很有感,他回憶自己在20到30歲面臨到最大的茫然,就是「90年代的臺灣影像產業沒落。」沈可尚坦言,那時臺灣電影1年不到10部,在那混沌的階段,最後選擇有什麼就拍什麼,也因此開始接觸廣告,「雖然茫然、不知所措,但還是覺得要熬下去,看對未來的期待是否有成真的那一天。」

片中,來自法國的聲音藝術家澎葉生,以擅長拿手的環境音樂為電影更增加生命力,王君弘分享他和澎葉生合作所得到的靈感,「聲音擁有自己的自主性」,也可自行移動,不一定要依附畫面。沈可尚也分享,最迷人的一幕是在電影院中播放的代表「時間之流」的閃閃發光的水波,「水就像時間一樣一直在流動,永遠不會停」,在這時間之流裡,各種經歷、情感等元素共同在那顆鏡頭裡都呈現出來。

沈可尚表示,這部電影是很貼身的「自傳式作品」,看劇本時就很期待能被拍出來, 以「年紀」的切割點作為重要題材,投射了臺灣的年輕人、或對自己生命摸索的處境,其中更包含自我成長、社會的轉變或是情感的變化,「這是部和自己深刻相處的電影,深刻地和自己相處後,才會感覺到這個世界正在變化對自己的意義。」《幻日手記》12月18日(週日)晚間10時公視首播。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