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吹專訪】《大嘻哈時代》矚目新秀——wannasleep:想做剪接文字的今敏

Blow 吹音樂 更新於 05月05日21:20 • 發布於 05月05日07:04 • 徐韻軒

在威士忌的世界,橡木桶決定了酒六成以上的風味,若將蒸餾新酒注入裝填過雪莉酒、且從未用於熟陳威士忌的二手木桶,其製出的酒被稱作「初次雪莉桶威士忌」。

饒舌新秀 wannasleep 的愛酒——裸雀便是一款初次雪莉桶威士忌。相對於使用過兩、三次的雪莉桶,初次桶能吸取最多雪莉酒留存的精華,酒液馥郁珍貴。

「它有獨特濃厚的味道。」將首張專輯取名為《裸雀》,wannasleep 從琥珀瓊漿中見自己的倒影:「我覺得就像我一樣,初來乍到且跟市面上大多數的嘻哈音樂不太一樣。」他話鋒一轉又道:「但我最近都喝野格。」

成功高中三年級結束,wannasleep 收到阿嬤送的電腦,學長替他錄了〈life’s a struggle〉的 cover,他發現饒舌很帥,自此陷入這個能說很多話的創作方式。

不論身處何處,外界的刺激促使 wannasleep 的腦袋快速運作,他孜孜不倦地提取想法,將生活的枝微末節化成文字。不停歇的思考使人疲憊,這是 wannasleep 名稱的由來,儘管總是睡眼惺忪,他的音樂卻具備使人耳朵一亮的潛質。

能編能寫,wannasleep 操控自如的唱腔富表現力,其詞及 flow 被各家饒舌歌手評揉雜了三小湯、蛋堡、LEO 王、黃嬉皮、陳嫺靜等人的特色,卻又不失辨識度。

wannasleep 承認這些音樂前輩影響他許多,可若被說與他們相似,難免有些彆扭:「其實做音樂就是不斷在 sample 腦子裡聽過的聲音,只是比例分配的問題,當我調出一個獨特的比重,我就成為 wannasleep 罷了。」

自北大嘻研起家,現為政大黑音社員,wannasleep 重考的那幾年,耳中不斷回放的是熊仔的音樂。他口中的「熊仔大哥」,以銳利文字樹立起難以企及的饒舌高牆,強硬之中卻不失溫柔,一直是他重要的楷模。

相對於熊仔的高強度直球,在光譜另一端的中國饒舌歌手小老虎,也被 wannasleep 看作是重要標竿:「小老虎總是能把文字寫得很糊,像是在真相上蓋著一層薄紗,依稀能透過自己的藍色窗簾理解原貌,但越聽越多遍越有不同的理解,我覺得這便是中文很美的地方。」

中文很美,而 wannasleep 對中文的熱愛在作品中表露無遺。現下嘻哈歌手寫歌總塞進大量英文或新潮用語,他可以說是老派了,詞善用典、具詩意,如〈裸雀〉引王羲之、魯迅的作品,宋冬野〈郭源潮〉致敬萬曉利那句「東窗之麻」,也被他寫進〈入夢〉:「我想把中文寫得很美,介於現代跟往昔之間,作品共通點大概就是歌詞放進國文課本也不違和!若要說是被什麼影響,大概是小時候看了很多散文跟蛋堡老師吧。」

《裸雀》收錄 wannasleep 自 2018 年開始創作的 11 首歌,並插入 3 段 beat 做場景轉換。除了自己做 beat,wannasleep 也找 Beatmaker 合作。

如呈現糾結的靈魂〈995,595〉,前後段主歌分別揣摩「旁觀他人痛苦者」、「自溺者」的視角,他請到陳嫺靜先前的好搭擋 Sōryo,用聲響營造情境,烘托出兩段主歌所需的情緒。wannasleep 形容自己整個過程就像小迷弟:「最厲害的是他總能符合我的期待,雖然不是一首 hit song,但我真的很喜歡〈995,595〉。」

紛亂如麻的思緒被順成束束載滿能量的 flow,wannasleep 認為剪接文字是種藝術,為了維持創作手感,他規定自己每三天寫一段一分鐘的段落,沒靈感便練習做 beat。他還記得第一部看的今敏電影是《藍色恐懼》,喜歡到三刷,片中錯綜複雜的剪輯加上配樂,成了理想的音樂樣貌。

wannasleep 在〈ATG〉鼓勵自己:「保持清醒 /繼續做剪接文字的今敏」,而這回他一併剪接了自己。《裸雀》以不同階段的自我為主軸,作為名片的〈Intro〉展露野心,接著以早期成名曲〈槍擊要犯〉等一連三首歌建構他人眼中的自己;〈Annoyance: Beat1〉之後的歌,如〈摘下就死了〉〈借〉呈現自我質疑;〈Chaos: Beat2〉是轉折,在突破混亂後,爾後的歌能看見他的自我價值逐步明確。

歌序的起承轉合,像是 wannasleep 把一路的心境攤開:「最後接到〈黑〉,明白就算再怎麼努力還是成就不了頂尖。整張是一個 loop,〈黑〉最後的『我』呼應〈Intro〉 的『噢不是我』。」

「下個十年我將不斷昇華」仍盤據腦中,可至〈黑〉,wannasleep 卻認了自己的男二命,整張專輯如日月在他體內消長,最後只剩燭火搖搖欲墜:「完全的自信跟家庭健全的人對我來說是無法直視的太陽,他們總像披著主角的光,而我就像對立面。」

「我是個自卑的人。」但在不少歌裡,你明明都有一股目標明確、所向無敵的氣勢?「有種說法叫『訓練有素的無能』,意指在一個崗位上待久了便只會做這件事,我覺得我就是這樣,除了做音樂外好像沒什麼事情做得好的,創作對我來說可以算是兩面刃吧。」

〈裸雀〉萌芽在復興南路上,彼時各種車子喇叭聲傳入 wannasleep 耳裡,一片嘈雜、逞兇鬥狠像是現今的嘻哈音樂,他突然想寫些能撫平身心的歌。那一刻或許多少註定了他的不一樣,知道自己不是萬中選一,但能化野心為詩意也是門功夫。

想把做音樂當作全職,首張專輯塞滿了這名少年的決心,接下來 wannasleep 將踏上台灣首個饒舌選秀節目《大嘻哈時代》:「我希望能更了解自己想要待在這個圈子的定位,並且更明白這件事會帶我到多遠之處。」

The post 【吹專訪】《大嘻哈時代》矚目新秀——wannasleep:想做剪接文字的今敏 appeared first on Blow 吹音樂.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