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睡不著!全民壓力大又失眠 促成韓國「睡眠產業」

你是否也會在深夜輾轉難眠,不由自主地思考工作,不停拿起枕邊手機確認時間和工作事項?韓國人可能常常會遇到這種失眠的困擾。

在韓國,人們不僅心理壓力非常大,工作量也非常大。因為工作上常有頻繁的變動,加班以及隨時被要求工作的情況也是家常便飯。 Newscom / 達志影像

社畜悲歌

最近,29歲的公關智恩(Ji-Eun,音譯)失眠了,因為自從她開始承受非常艱鉅的工作量後,就再也無法好好放鬆了。一般情況下,智恩會從早上7點工作到晚上10點,但是在特別忙碌的日子裡,她會在辦公室內工作更久,到凌晨3點都不一定能忙完。

智恩的老闆經常在半夜打電話來,並要求她即時處理一些工作事項。為此夜夜失眠的智恩說:「這讓我幾乎忘記怎麼放鬆。」

怎麼這麼難睡!

像智恩這樣受失眠所苦的例子,在韓國比比皆是。加上韓國普遍夜生活豐富,因此人們會試圖透過周末補眠的方式來彌補平日睡眠不足的狀況,導致韓國人的睡眠非常不規律。

韓國首爾繁華的江南區(Gangnam district)美夢睡眠診所(Dream Sleep Clinic)中,專門研究人們睡眠問題的精神科醫師李智賢(Ji-hyeon Lee,音譯)表示:「在韓國,這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從2002年到2012年,失眠患者的數量就增加了一倍,接下來每年都增加8%。」

想睡個好覺

韓國健康保險審查及評估組織(Health Insurance Review & Assessment Service,HIRA)調查,約有9萬2,000人因為睡眠困難而接受醫生的治療。精神科醫師李智賢為長期受低覺醒症狀(hypo-arousal)所苦的病患看病,他們有幾十年沒有睡好覺,而且每天都只睡寥寥幾個小時。李智賢說:「他們為此感到很難過,但仍抱著一絲希望來到診所就醫,這真是悲哀。」此外,她經常看到那些每晚需要服用多達20種安眠藥的病人。

安眠藥Ambien是韓國人常用的安眠藥之一,其最有名的副作用是夢遊。 Newscom / 達志影像

安眠藥成癮

通常睡覺需要花一些時間才能入眠,但由於韓國人想要快速睡著,所以他們選擇服用藥物。很多相關副作用的報告開始浮出水面,包括喪失記憶和出現幻覺等。

李智賢說道:「有些人有夢遊的症狀,他們走到冰箱前,在不知不覺中吃了很多食物,還包括沒煮熟的生食,甚至有夢遊的病患在首爾市中心造成車禍的案例。」

安眠藥物成癮已經像是全國性的傳染病了,根據韓國健康保險審查及評估組織的數據,估計有10萬名韓國人對安眠藥上癮。

圖為2004年韓國百貨公司店員展示日本進口的「男友手臂枕」(Boyfriend's Arm Pillow)商品。 美聯社 / 達志影像

失眠的歷史成因

其實,這些統計數據反映韓國經濟起飛背後的代價。在短短幾十年間,韓國從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躋身成為世界上科技數一數二先進的國家,不僅擁有強大的軟實力,韓國在流行文化上的影響也是越來越大。

類似這樣經濟快速起飛的國家,例如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可以利用其蘊藏的自然資源發展,然而韓國卻沒有這樣的隱藏財富。韓國通過推動民族主義,讓人民用純粹奉獻的方式,更加努力、快速地工作才發展成為如今的樣貌。但這樣帶來的後果之一,就是韓國人民工作過度、壓力過大,睡眠更是嚴重不足。

工作壓力不但讓韓國人睡不好,甚至讓韓國的自殺率高居全球第一,也對韓國的人口造成了衝擊。另外,韓國的烈酒消費量非常高,還有大量的人服用抗憂鬱藥物。

睡眠產業發達

時至今日,失眠議題已經在韓國衍生出蓬勃發展的睡眠產業。2019年,睡眠產業市值估計高達25億美元(折台幣約726億6,950萬元)。

若你親身蒞臨首爾,就可以見到琳瑯滿目的睡眠產業,例如當地的百貨公司中就陳列了非常多睡眠產品,舉凡床單到枕頭,應有盡有。再比如藥局,貨架上滿滿的都是助眠藥草療方及補藥。

韓國人為了解決失眠問題,在物質上、心理上都出現各項商品,但有些人認為冥想和放鬆只是一塊「OK繃」。 美聯社 / 達志影像

冥想App,值得擁有

除了物質上的商品外,韓國更發展出治療失眠的相關技術。

兩年多前,來自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的前記者、現在是作家兼商人的圖德(Daniel Tudor)開發了一款冥想App——Kokkiri,想要藉此幫助壓力過大的韓國年輕人們。

雖然韓國是一個佛教國家,但年輕人一直認為冥想是老人在做的消遣方式,跟首爾的上班族根本沾不上邊。但圖德解釋道,他必須將冥想做為一個西方理念,並重新引進、包裝一番,才能讓韓國年輕人發現它的吸引力。

명상•심리•힐링 사운드 앱 | 코끼리(@kokkiriapp)分享的貼文

圖德開發的冥想App——Kokkiri,廣受韓國年輕人歡迎。

傳統宗教參一腳

隨著Kokkiri的盛行,韓國近年吹起了一股冥想的流行風氣,有很多傳統宗教機構也加入了這一行列。過去冥想這類休息活動是留給那些希望得到佛教教誨和祈願的退休人士,但現在參與寺廟靜修的人往往是年輕、工作中的韓國人。

「一切問題從我開始」?

雖然有些人表示參加過這種佛教靜修會後,已經學會為自己的壓力負責了。李惠利(Lee Hye-ri,音譯)也是其中之一,她在那裡學到「所有的問題都是從『我』開始的」。但是,把解決壓力和睡眠不足的問題都作為個人層面的事情,是正確的嗎?

壓力大和睡眠不足是誰的問題 ?

有些人認為,韓國的失眠問題是出自於不合理的工作文化和社會壓力,不只關乎個人。這些批評者也指責這種個人主義的說法,說它無異於在檢討受害者。他們認為,冥想和放鬆只是一塊治標不治本的「OK繃」,真正的解決方案唯有透過改變社會的根本性才能達成。

加入 DQ地球圖輯隊 LINE Notify ,一起看透全世界

延伸閱讀:
為何南韓年輕人不信教?「完美睡眠主義」盛行 專家:睡眠App反而會造成失眠和焦慮症狀

參考資料:
South Korea: Why so many struggle to sleepThe Business of Helping Koreans SleepThis South Korean company figured out how to get the best night’s sleep. But does sleep tech work?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