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波海三國缺一咖! 愛沙尼亞國會議員:該設台灣代表處了!

愛沙尼亞國會議員、國會友台小組主席楊森(右)5日在臉書上表示,在中國威脅要發動大規模軍演之際,他與我國駐拉脫維亞代表李憲章(左)見了面,討論了台灣與愛沙尼亞合作的可能性。楊森也強調,愛沙尼亞與台灣有許多共同點與擔憂。(取自楊森臉書)

〔記者楊丞彧/台北報導〕波海國家拉脫維亞與愛沙尼亞11日先後拋出震撼彈,跟隨鄰居立陶宛的腳步退出「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機制」,讓原本從「17+1」變成「16+1」後,更進一步掉到「14+1」;而捷克日前也表示考慮退出。愛沙尼亞國會議員楊森(Jüri Jaanson)11日表示,愛沙尼亞應效法立陶宛,在首都塔林開設台灣代表處,此舉既有利於投資與合作,也能在台灣遭受中國壓力時給予支持。

愛沙尼亞執政聯盟改革黨國會議員、國會友台小組主席楊森去年11月底曾隨「波海三國國會議員訪問團」訪台,參與立法院舉辦的「2021開放國會論壇」,並在第一天議程的「民主最前線」場次分享對抗極權國家經驗。楊森當時提到,中國和俄羅斯就像是大石頭,需要先找到一個小縫,然後慢慢鑽開打破。捍衛民主是一個永無止境的過程,因為民主時常會有小問題,所以才必須不斷去捍衛。

根據愛沙尼亞國家廣播電視台報導,楊森11日表示,在愛沙尼亞也應該要有「台灣代表處」。他認同為了避免戰爭,更不應害怕中國威脅,並肯定立陶宛去年允許台灣以「台灣」為名開設代表處。楊森解釋,其他國家遭受中國壓力影響,被迫以「台北」為名而不是「台灣」。

楊森提到,台灣與立陶宛現在雙邊合作非常活躍,也成立了約兩億歐元的中東歐投資基金,這樣的結果相當正面。而以他的觀點而言,最適合台灣與愛沙尼亞合作的領域是教育,例如在交換學生方面。楊森也認為,愛沙尼亞政府應以更多的行動支持台灣;然而令人難以啟齒的是,就連承認台灣駕照這類事情,無論在愛沙尼亞國會或是政府中都寸步難行,「我們必須更積極」。

因此,楊森直言,現在愛沙尼亞該有個「台灣代表處」了,不該再對此拐彎抹角;透過台灣代表處的設立,愛沙尼亞能與台灣更直接更積極地溝通,也能對台灣致力於維持民主社會的努力表達感謝之意。值得注意的是,根據ERR愛沙尼亞原文報導,楊森使用的字眼是「台灣」;而在ERR翻譯成英文報導後,楊森的話被改為「中華民國」(ROC)。

愛沙尼亞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尤里斯(Frank Jüris)也認同,愛沙尼亞與台灣建立更緊密的關係有好無壞。尤里斯說,著眼於未來,此舉一方面是保護愛國本身的供應鏈;台灣是極其重要的半導體生產國,而愛國的高科技、軍工業與綠色產業都得依賴它。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不能再讓「強權即公理」(might is right)的劇本重演。尤里斯在此明指中國與俄羅斯,「與俄羅斯一樣的是,如果中國的侵略行動未獲明確回應,那麼它就會食髓知味。」

我國在波海三國中,於拉脫維亞設有「駐拉脫維亞台北代表團」。1992年1月29日,我國與拉脫維亞建立官方的總領事關係,但並未建交,於首都里加設立「中華民國駐里加總領事館」。1994年7月,拉脫維亞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關係正常化聯合公報」。同月28日,停止對中華民國的官方承認,結束總領事關係。1995年11月,中華民國駐里加總領事館改名為駐拉脫維亞臺北代表團。

而去年11月18日,我國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開設「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以台灣為名,遭中國激烈抗議,並對立陶宛施加一系列經貿脅迫措施,被歐盟提交世界貿易組織(WTO)處理。

點開加入自由電子報LINE官方帳號,新聞脈動隨時掌握!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