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全文】逃亡6年改名換姓 羅福助深圳現形

鏡週刊 發布於 2018年02月04日00:00 • 鏡週刊

**早已逃亡中國的羅福助終於現形,本刊日前取得數段影片,主角正是6年前因案遭通緝消失的前立委羅福助。據羅家親友透露,羅福助改名換姓為「付祝」,還取得中國護照,大搖大擺住在深圳,意氣風發不減當年,絲毫不把台灣的法律放在眼裡。

**

曾任立委的羅福助,2012年遭通緝後行蹤成謎,有人說他在上海、北京,也有人說他在越南,但本刊掌握二段關鍵影片,證明羅福助目前定居在中國深圳,且與二房及女兒羅紹綺、羅祥綺同住。

主持會議 如霸氣總裁

本刊透過羅家友人取得影片,其中一段是羅福助在主持會議的畫面,坐在主席位子的他即使未開口說話,仍霸氣外露,在會議上嚴肅地處理事情,其他出席人士均安靜地傳遞文件,專心地等羅福助做出裁示。

開會中的羅福助像個「霸氣總裁」,一旁員工不敢輕忽怠慢。(讀者提供)
羅福助改名換姓為「付祝」,掛名深圳大友鋼鐵董事,該公司董事長為羅福助長子羅明旭。(翻攝自企查查)

另一段2016年7月的監視器畫面則可看見,在台灣消失多年的羅福助,仍戴著他獨具個人特色的帽子,與員工開完會後,在公司內部樓上樓下趴趴走。今年75歲的他不坐電梯,而是輕快地以小跑步上下樓,連女員工也跟不上,畫面中可見他對員工指揮若定地比手畫腳,很有大老闆氣勢。

這2段影片都是在深圳的大友鋼鐵內部拍攝,一位曾在深圳和羅福助碰過面的友人告訴本刊:「前年年底我在深圳大友鋼鐵會議中看到羅福助,當時他是來開會的,身體狀況挺好。大家在公司內部看到他,都不會覺得很奇怪,可能很習慣了吧!」

獨具個人特色的帽裝打扮,讓人一眼就認出是在台灣好久不見的前立委羅福助。
現年75歲的羅福助身形魁梧依然,上下樓梯步伐豪邁。
霸氣總裁羅福助對員工指揮若定。

本刊調查,大友鋼鐵有限公司位在深圳市光明新區,該公司是1993年與台灣大中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合資興建,也是目前中國地區獨占鰲頭的鋼鐵線材生產廠商,大部分終端產品均出口到美國、歐洲和日本等,是百分之百行銷海外的公司。

羅福助小檔案

  • 現職:吉祥企業集團總裁、上海吉祥酒店負責人、深圳大友鋼鐵董事
  • 家庭:與妻羅藍正育有2子1女,長子羅明旭曾任省議員,次子羅明才為國民黨立委
  • 經歷:一清專案受刑人、2屆立委、中華民國龍舟協會理事長
  • 逃亡:曾現蹤中國福州、上海、東莞及越南等地
  • 案件:桂宏炒股案遭判4年定讞未報到入監(台北地檢署通緝)、吉祥全炒股案獲利11億元(台北地院通緝)、新店大香山濫墾案,台北地院通緝

棄保潛逃 現今叫付祝

這家公司由羅福助的大兒子羅明旭掛名擔任董事長,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則是他的非婚生女兒羅紹綺,且公司主要幹部清一色幾乎全是羅氏家族成員,其中還有1位神祕的董事叫「付祝」,位階僅在董事長一人之下。

2012年3月,前立委羅福助在發監執行前逃亡,並潛逃中國。(中央社)

瞭解內情的人士透露,付祝其實就是羅福助在中國的新身分,他當年逃亡中國後,連本姓都不要了,直接改名付祝,因為台語唸起來跟本名「福助」一樣。羅福助取得中國護照後,就在深圳與二房及女兒羅紹綺、羅祥綺同住,且不時拿著新護照出國洽公,因此曾有人在東南亞等地見過他。

至於當年被起訴判刑的羅福助,究竟如何逃出台灣?曾參與其事的一位人士告訴本刊,其實是對岸的有力人士協助,羅福助才能順利逃往中國,並取得新身分,繼續當個霸氣總裁。

羅福助現與二房女兒羅紹綺、羅祥綺住在深圳豪宅。(讀者提供)

羅福助當年潛逃出境,讓台北地檢署與負責監控的調查局很沒面子。6年前羅福助以無黨籍身分,參選新北市第12選區(汐止、萬里等7區)立委,但他在敗選後便神隱,有如人間蒸發。2012年3月底羅福助被判刑4年定讞後,無論檢警調透過各種管道查訪皆聯繫不上他,時任新店警分局長的金浩明在輿論壓力下,甚至三度拜訪羅家仍找嘸人,就連當時羅福助的委任律師莊秀銘也難以和羅取得聯繫。

犯罪大咖 滯留海外

細數台灣數名流亡海外的「犯罪大咖」包括:

  • 2003年:被控掏空東帝士集團700億元的陳由豪
  • 2003年:涉及議長選舉賄選案的前高雄市議長朱安雄
  • 2004年:涉入廣三超貸案的前立法院長劉松藩
  • 2009年:掏空公司逃亡的前遠航董事長崔湧
  • 2010年:銅鑼案的前苗栗縣長何智輝
  • 2013年:暴力討債逃亡的地下金融教父萬眾
  • 2014年:廣三案定讞的總裁曾正仁
  • 2015年:收賄逃亡的高雄地檢署前檢察官井天博

外國護照 避境管赴中

直到同年有媒體前往羅福助開設的上海吉祥酒店採訪,員工一時說溜嘴脫口而出「老闆在裡面啊」,大家才發現羅早就躲到中國,只是員工在得知記者身分後,態度立即轉為低調,未再透露任何消息。

北檢透過媒體得知消息後,想方設法最終找上羅福助的兒子、立委羅明才,當羅明才被檢方訊問父親是否會到北檢報到,以及是否有與父親接觸等問題,羅明才僅表示:「會鼓勵父親勇於面對司法。」

擔任立委時的羅福助(左)作風剽悍,曾任民進黨新潮流系政協委員的簡錫堦(右)就挨過他一掌一腳。(達志影像)
羅福助在立院質詢時曾賞過立委李慶安一耳光。(翻攝網路)
羅福助(右)曾攜子羅明才(左)反駁他遭提報流氓的罪證,並對掏空吉祥證券的輿論提出強力反擊。(聯合知識庫)

確定羅福助已潛逃出境後,檢警調緊急循「兩岸共同打擊犯罪」管道,送出請求書到對岸,也立即獲得中方回應,台灣檢調甚至提供羅福助可能出沒在中國上海、江蘇揚州、廣東深圳及浙江嘉興等地,並擁有酒店、鋼鐵與金屬科技公司等,但至今6年過去了,羅福助依然在中國過著快意的生活。

瞭解內情人士透露,當初羅福助畏罪潛逃中國成功,並非來自奇幻的易容術,也不是「坐桶子」(偷渡)離台,而是透過1名中國鄭姓有力人士協助,持用他國護照突破台灣的境管令,順利前往中國;至於台灣方面是否有相關人士配合,知情者則不願進一歩說明。

深圳大友鋼鐵的官網上,有改名換姓為「付祝」的羅福助與美國顧問合影照。(翻攝深圳大友鋼鐵官網)

雖然羅福助逃往中國,棄姓改名重新出發,當上鋼鐵廠大董事,但他對於羅氏家族在台灣擁有的大批土地資產,並未因此放手,甚至遙控隔海打官司,讓其他家族成員難以接受。

24日下午記者在台北東區的咖啡廳裡,與羅福助的侄子羅貫綸碰面,他雙手握拳,講到自己身為「吉之福」公司的法定代理人,卻意外扛下3億元本票的過程,心情激動不已,也不禁苦笑說:「如果我大罵一聲『幹』,你們會消音吧…」

三億本票 惹火自家人

本刊調查,作為羅氏家族資產管理的吉之福企業有限公司,因擁有千坪土地房產,引起羅氏家族成員覬覦,其中房地產包括立委羅明才服務處、鄰近服務處的按摩院,以及附近的彩券行、惠國市場周遭停車場等。

羅氏家族成員出面控訴,讓吉之福公司的家產爭議逐漸浮現檯面。

吉之福公司之前由羅福助的非婚生女兒羅祥綺與羅氏家族成員共同持有及管理,今年初公司收到一張「民事聲請裁定本票強制執行狀」,要求無條件兌付3億元整的不具名本票,這張本票是羅福助的大房羅藍正擔任吉之福董事時簽下,卻必須由現任公司法定代理人羅貫綸承擔。

羅貫綸強調:「這張3億元整的本票一直被存放在羅明才服務處,安全保存長達5年以上,現在突然被拿出來強制執行,根本像是詐騙集團一樣。」他指出,那張本票是早年羅藍正擔任公司董事時,開票給羅福助的非婚生女兒羅祥綺,現在卻要他支付,實在沒有道理。也因為這張本票,讓羅氏家族之間出現內鬨,關係十分緊張。

這張3億元的不具名本票,掀起羅氏家產內鬨波瀾。

被喻為「天道盟首任盟主」的羅福助,身為羅氏家族成員核心的「二哥」,縱使已潛逃海外,卻被家族成員指他仍「遠端遙控」台灣資產。

羅福助痛恨外界指涉他是黑道,但行事風格霸氣堪稱一絕的他,曾涉及多起議會暴力與議會外的相關案件,同時也是第一位被提報流氓的立法委員,其中包括在民進黨辦公大樓痛毆邱義仁、更有時任台北縣立委廖學廣的「關狗籠事件」,都讓羅福助在立法院留下前所未有的記錄。

吉之福公司持有的房地產遍布新北市新店區,其中也包括羅明才服務處與另一側的按摩館(箭頭處)。
在羅福助、羅明才皆是立委時期,要不是為了站台,低調的羅藍正也鮮少露面。(中央社)

2001年3月,因景文案槓上國民黨立委李慶安的羅福助,在教育委員會出拳毆打李慶安助理,並刮了李慶安一個大巴掌,遭處分停權6個月,但羅福助地方基層實力雄厚,不曾放棄地持續挑戰政治路。

接著羅福助涉及吉祥全炒股被限制出境,2012年羅在台灣最後一次競選立委落敗後,又被檢方依違反證交法、偽造文書、洗錢3項罪名起訴,最後判刑4年、併科罰金600萬元。

通緝期限 尚餘十二年

羅福助逃亡中國時,身上還背著6件官司,不法所得高達12億元。他2005年起自任吉祥企業集團總裁,掌控吉祥全球、浩瀚數位、福豪建設、輝琴、廣砷、富晟投資及如意投資公司營運與財務,事業版圖早就觸及中國,奔逃對岸並非難以預料。

羅福助的通緝時效至2030年12月,今年75歲的他還必須逃12年,直到87歲才得以解除通緝,如今卻因家產爭議浮出檯面,執法單位能否將他逮捕歸案?《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能不能有效執行成為關鍵,這也考驗著兩岸司法互助的未來。

回應

針對前立委羅福助的最新行蹤,以及因台灣資產引發的羅氏家族內鬨等問題,本刊多次聯絡羅福助兒子、立委羅明才的服務處、國會辦公室,並撥打羅明才的私人手機,助理曾接起電話,且承諾會轉告羅明才此事。

本刊亦告知羅明才助理,本刊已掌握羅委員父親羅福助在中國深圳的最新現況,並想了解羅氏家族因吉之福公司的3億元本票引發內鬨等問題,希望羅明才能加以說明,但直至截稿前,助理仍表示:「聯絡不上委員。」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