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精彩封面故事】後世,說新語:歷史小說戲曲,說了又說

【精彩封面故事】後世,說新語:歷史小說戲曲,說了又說

之於劉義慶同期社會,《世說》所載固然是「新」語;之於千百年後的你我,倘若不是本期封面故事詳述的種種價值,使其超越世界與世代,還能被稱為「新」語嗎?

複製貼上入正史,黃袍加身

唐太宗親身參與(不單主持梳理,甚至下筆撰著)的《晉書》,因其內容完備,能補舊史之不足,入列二十四史。卻也因為其中一點爭議,引發劉知幾、司馬光等後人的隔空/隔代論戰──該書計有三百一十二條內容採自《世說新語》,幾近後者的三分之一。乾隆下令統整的《四庫全書》如此形容:一一互勘,幾乎全部收入。

當然《世說》原書諸多材料,本就帶有歷史、新聞性質,兼之劉孝標詳實注解、旁徵博引,佐證了劉義慶編輯團隊筆下的人事時地之真偽,使得該書原文及劉孝標的注文趨近於史。在此姑且不論《晉書》直接引用妥當與否,就是一部官修正史,堂而皇之地收錄私人著作,無疑使得《世說新語》有如黃袍加身,也間接說明它受歡迎的程度。至少至少,在書籍保存不易的古代,這三百一十二條內容,獲得官方認證,得以存活於時間洪流,不被洇沒。

大筆一揮三國故事,梟雄成了奸雄

正史尚且如此明修棧道,何況小說雜劇暗渡陳倉。

比諸《三國演義》裡頭膾炙人口的望梅止渴、七步成詩、擊鼓罵曹、絕妙好、夢中殺人,都是本於《世說新語》而新添出來的情節。原先《三國志》以曹魏作為正統,後出的《三國演義》卻使「奸雄曹操」形象深植人心,劉義慶的調動轉化、推波助瀾可謂功不可沒。戲曲則有關漢卿《玉鏡臺》、楊慎《蘭亭會》、陸采《懷香記》取材加工。

就文類言之,它帶動包括裴啟《語林》、郭澄之《郭子》、沈約《小說》在內的筆記小說蜂擁問世;就筆法言之,它善用誇飾對照等等修辭突出人物形象,而吳敬梓《儒林外史》、劉鶚《老殘遊記》都深得其法;就結構言之,不妨將《世說》眾多短語合而觀之,編織一個「世說宇宙」,則韓邦慶《海上花列傳》穿插藏閃之法的靈感,似乎可以視為受到《世說新語》影響。

窺見歷史,望見文學,照見人生

興許因為故事清簡、角色駁雜,至今未曾出現完整而系統地改編《世說新語》的影視版本,然而若干橋段,卻早已化入其餘著作,再經由其餘著作,輾轉登上電視電影,傳播至今。大部頭的連續劇可能改編不易,小而巧的折子戲無論格調或篇幅反而貼近原著。二〇二〇年,便有江蘇省演藝集團崑劇院、石小梅崑曲工作室聯合出品的崑劇《世說新語》於南京首演。

一部著作如此歷久又彌新,文本自帶光彩十分重要,能否覓得知音,從茫茫書海裡打撈起來更是重要。

正是天時地利人和俱備,使它穿梭洪荒宇宙──少年人讀了,窺見歷史;青年人讀了,望見文學;熟齡人讀了,照見人生──陶染後輩無數。且別忘了,白先勇真摯而深沈的散文名篇〈樹猶如此〉,四字標題原是出自《世說新語》呢!

延伸閱讀: 【特別報導】寒具食味變變變:尋味春朝

加入旅讀LINE好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