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金鐘迷你劇視后!林辰唏:曾經的叛逆少女其實渴望關愛,媽媽病榻前母女和解

金鐘迷你劇視后!林辰唏:曾經的叛逆少女其實渴望關愛,媽媽病榻前母女和解
金鐘迷你劇視后!林辰唏:曾經的叛逆少女其實渴望關愛,媽媽病榻前母女和解

「你愛不愛我?停車!」你一定看過出現在光陽機車「彎道情人」廣告裡,頂著紫色俏麗短髮、穿著麂皮過膝長靴,站在街邊,用力將包包甩向知名演員王大陸的霸氣女主角,林辰唏;「突然好想你 你會在哪裡 過得快樂或委屈⋯⋯」你一定也曾和朋友相聚在KTV,深情演唱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而那出現在MV裡的女主角,也是林辰唏。

今年是林辰唏出道的第16年。睽違9年,林辰唏以影音平台 GagaOOLala 原創迷你劇集《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再度入圍金鐘獎,終於奪得第57屆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女主角獎。上台領獎的林辰唏,致詞簡潔,沒有講稿、沒有超時,點名致謝工作夥伴和親友,更感謝家人的無限包容,也感謝在天上的媽媽和狗,曾經出現在她的生命中,教會她成為愛、如何愛這個世界。

林辰唏在《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中,飾演老公長年在外地工作、獨自一人撫養兒子的媽媽,後來與高中學妹亭亭重逢,開展一段曖昧情愫。金鐘獎評審團隊點評她的演出令人印象深刻:「從容真摯、表達準確又具備角色感知,繼內斂又搶眼。」《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在今年拿下金鐘獎迷你劇集編劇獎、女主角獎、女配角獎,成績斐然,預計今年底將拍攝第二季。

林辰唏

林辰唏在《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飾演已為人母的女同志,在婚後陷入追求真愛的渴望與掙扎。GagaOOLala提供

今年32歲的林辰唏,在中學階段因星探挖掘出道,參與知名藝人吳宗憲等人主持的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少男系少女」單元。後來,林辰唏不只是成為綜藝節目《我愛黑澀會》一員,也擔綱多部電視廣告女主角,更參與不少台港歌手 MV 演出,包括傳唱度十足的五月天《突然好想你》和《後來的我們》,與方大同的《小小蟲》、羅大佑的《致觀音山》等。

多年前,林辰唏曾大方公開自己的雙性戀性向,現在她與男友導演林立書未婚育有一子Bio。接受《親子天下》採訪的林辰唏,在鏡頭前保持一貫冷酷形象,但走出鏡頭,她不只親自前往百貨公司購買走金鐘紅毯禮服的內搭衣,也正緊鑼密鼓地為兒子選校,預計走訪各地的實驗教育機構。此外,林辰唏還是薩提爾工作坊志工,並經營《Bio Mommy 講故事》Podcast 。

林辰唏與兒子Bio

林辰唏(左)平時時常更新個人Instagram紀錄與兒子在花蓮對話與生活的點滴。擷取自林辰唏 IG

論起育兒教養,林辰唏很能掌握教養趨勢的關鍵字。譬如,華德福、永續教育等。她向來鼓勵兒子跳脫框架、勇於表達自我,林辰唏從來不侷限兒子的穿搭,可以穿裙子,也可以擦指甲油。但真正要「放手讓孩子飛翔」,仍是她自認最具挑戰性的父母必修學分。

林辰唏說,參與薩提爾工作坊後,她開始懂得使用更多詞彙表述內在,也會試著透過對話練習,接近幼兒園大班的兒子,只不過偶有兒子嫌煩、不想對話的時刻,她很難不在意,只好躲進棉被裡偷哭,等待彼此都準備好坦誠自我的內在力量。

夢想成為 NANA,經歷與母親「相愛相殺」的日子

相當重視親子對話的林辰唏,其來有自,她曾經有段極度渴望關愛,卻未能滿足的叛逆歲月。

林辰唏說,她從小家境不優渥,林媽媽白天是公司會計、晚上到賣場兼差當店員,媽媽並不常在家,但會將午餐費放在桌上。不過鬼靈精怪的林辰唏,偏愛「惹麻煩」、讓媽媽不得不出動收拾殘局。譬如,她曾把零用錢全拿去買抽抽樂,抽中5隻活生生的兔子「大獎」全抱回家要養;升上國中,老師認定不好學、愛發問、愛挑戰權威,是班上的「太妹」,要媽媽務必到校晤談。

自從那次親師晤談後,林辰唏變得非常「用力」地想要向老師證明自己「要壞還可以更壞」。於是,她開始翹課打撞球、與友人圍堵校門⋯⋯許多宛若是電影才會出現的場景,都在林辰唏的真實生活上演。而林辰唏在金鐘獎致詞中提到的林媽媽,也一路從拿著藤條追出巷弄尋人,轉為夜裡苦守女兒回家卻屢屢落空的母親。

「我媽媽很不解,為什麼我明明有很安全的路不走,卻要被人家討厭?」林辰唏當時也不明白。

當她學會靠近、傾聽內在聲音,才發現刺蝟少女的自白:

「那些革命時刻的影響力其實很強,我後來覺得媽媽的不理解、她的無法陪伴、她對我的那些否定,讓我一直都要更用力的,想要向這個世界證明,我自己可以好好的活下去,或者我可以在一段關係裡面,好好的成為我自己,只是作法稍微偏激。」

國中時期,林辰唏比起待在家,更喜歡窩在24小時漫畫館裡,沉浸在日本漫畫《NANA》織譜的時空,想像著自己能成為主角大崎娜娜,即便生長在破碎的家庭,卻仍能保持堅毅和勇敢,追逐自己的龐克樂手夢⋯⋯

只是,漫畫少女終得回歸現實。16歲的林辰唏升上高中,開始半工半讀還助學貸款,她曾到通訊行上班,但第一天就因為「臉太臭」被勸退。後來,她在夜市洗碗、餐廳端盤子、泡沫紅茶店打工,意外被星探挖掘進入演藝圈,又因「彎道情人」的光陽機車廣告迅速竄紅。

在母親病榻上和解,重新與男友定義「家」

離家再遠,林辰唏卻從來不曾忘記那個有媽媽在的「家」。林辰唏笑稱自己就像「浪子回頭,玩完花花世界,會想要回頭經營穩定關係。」她永遠記得,媽媽見到她升上高中,好不容易終於回家,沒有多說什麼,但為她準備菸灰缸,用行為表示:「歡迎回家」。

林辰唏苦笑說,剛回到家裡住,母女倆都不習慣共處,花了很長一段時間磨合和克服「尷尬」。別於在外的好強,林辰唏在媽媽面前是個願意撒嬌的女兒。為拉近關係,林辰唏把握每個節慶,將難以說出口的「情話」寫給媽媽。

有次情人節,她在卡片寫下:「沒有男人沒關係,讓我來當妳的肩膀!」再將卡片偷偷塞在媽媽房間的門縫下。林媽媽則是手繪卡片、節錄聖經話語,溫柔回覆。

林辰唏與媽媽合影

林辰唏(左)與林媽媽(右)和兒子留下的合影,展現母女倆的酷帥拍照默契。擷取自林辰唏 IG

就當生活漸漸走上正軌,林辰唏有了穩定交往的導演男友和兒子,卻突然接獲媽媽罹癌的噩耗。

「我媽媽那時候血壓是不穩的,即使睡覺,我們都是睡兩個小時起來看一下血壓、斷斷續續的,所以其實我有很多的時間好好的跟媽媽在一起,我覺得我是從那個時候才了解她,」林辰唏回顧,媽媽和她在病榻前昏昏醒醒的深層對話,才讓她接近了過去總是忙於生計的媽媽。

林辰唏印象深刻,她曾向媽媽坦承,自己一直很期望得到媽媽的認可,但媽媽卻是難以置信,也沒有和女兒繼續聊這個話題。不過,媽媽在臨終前,特別錄了一支影片送給女兒。

林辰唏轉述媽媽當時面對鏡頭,逐字逐句對她說過的話:「辰唏,我從來沒有覺得妳做得不好、也沒有覺得妳做得不對,其實我覺得妳很棒,但不要像我一樣這麼嚴格地對妳自己,我不想要你像我一樣,妳現在做得很好了!」這對相愛相殺的母女,花了近30年,終於走在和解的路上。

母親離世後,林辰唏長期陷入對媽媽的自責、埋怨、哀矜、悲痛種種情感交雜的情緒風暴,朋友鼓勵她接觸薩提爾對話練習、還有兒子的童言童語照亮了她,一直以來不願意接受媽媽離世而幽閉的心開了:「為什麼你們想到阿嬤都在哭,我想到阿嬤都是開心的,都笑笑的啊!」兒子說。

林辰唏兒子Bio

林辰唏兒子 Bio 會在花蓮家的牆壁上畫畫,留下不同階段想向世界說的話。擷取自林辰唏IG

還在學習接納自己、面對生命的林辰唏,也還在學習經營一個充滿愛的家。現在的林辰唏與男友,因拍戲認識花蓮,並選擇在花蓮定居,以同村共養的概念照料這個「大家庭」。在這個與鄰居共同建立的家庭裡,不一定每個人都成家、或擁有異性伴侶,卻圍繞著溫暖的愛。這裡的媽媽可以偶爾請假去偽單身旅行、透透氣,由鄰居分擔部分的照顧工作。

林辰唏說,她曾在一次4天3夜的沙漠旅行裡,有機會抽離媽媽身份,沉澱且自省。當時她面對無際星空,深深地感謝媽媽,用愛包容她一切叛逆和混沌,也同時在心底許願,希望兒子不需要憑藉衝撞,而是可以在她與家人的陪伴下茁壯,長成真實的自己

林辰唏|小檔案

32歲,現與導演男友林立書育有一兒Bio。2006年因參與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少男系少女」單元出道,並出演過多部台港歌手MV。2013年因電視劇《罪美麗》入圍第48屆電視金鐘獎最佳女主角。2022年以劇集《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拿下第57屆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莊蕙慈)

加入親子天下LINE好友,睡前看好文

延伸閱讀:

入圍金鐘最佳「男主角」!陳亞蘭復興歌仔戲,向兩位母親致敬

金鐘開場主持 阿翰:我很努力想證明自己不是曇花一現的流星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