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貫徹清零太燒錢 雲南重慶下令集中隔離要收費

(中央社台北23日電)因為貫徹防疫「清零」太燒錢,中國多地傳出財政危機。綜合陸媒報導,重慶市及雲南省部分地區近日相繼公告,凡因防疫需要而被強制集中隔離者,應依據收費標準付費,違者依法究責。

中共重慶市長壽區委宣傳部官方微信公眾號「長壽發布」21日通報,收費標準包括,重慶長壽區晏家二期公租房隔離點每人每天收費人民幣(下同)300元(約新台幣1340元),含餐費60元。

至於在隔離飯店,按徵用飯店協議的客房價格收費,餐費每人每天60元,入住時由所在隔離點(飯店)一次性預收,解除隔離時再統一結算,符合特定條件的民眾,可減免於當地集中隔離的食宿費。

符合條件者包括,戶籍設在長壽區的民眾、在長壽區實際工作並繳納社保者、在當地購房或實際居住並能提供居住證者、醫生和就讀長壽區學校的學生等。

而雲南省鎮雄縣官方微信公眾號「微鎮雄」22日也宣布,依據隔離處所的不同收取集中隔離食宿費,留觀點每人每天100元,賓館等城區集中隔離場所,每人每天150元,入住時採現場一次性支付並開具發票,但並未如重慶長壽區明訂排除對象。

遭官方強制隔離還要自掏腰包,消息傳出後,中國網友瞬間反應炸鍋。德國之聲中文網今天報導,網友搬出法條質疑,因當局明定COVID-19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的乙類傳染病,並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

而根據第41條規定:「對已經發生甲類傳染病病例的場所或者該場所內的特定區域的人員,所在地的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實施隔離措施。」但「在隔離期間,實施隔離措施的人民政府應當對被隔離人員提供生活保障」。

中共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也撰文抨擊,強制性集中隔離由個人自費,於法於理都講不通。

他表示,固然重慶長壽區頒布的收費規定,排除在當地設籍和就業民眾,「但外地人也是中國公民,他們應該受到歧視,自掏腰包支付配合公共防疫的費用嗎?」

帳號「葉艾茂」的中國網友則反問:「隔離收費100-300元,小聲地替網友問問,到底是財政吃不消了,還是想把隔離做成生意?」

帳號為ZJK的網友批評:「說是搶錢也不為過,強買強賣。集中隔離並非自願。」帳號「以長黑迄」的網友則是在相關新聞報導的留言區貼文說:「每人每天100,我一天還掙不到100。」

網媒香港01今天分析,地方頒布這種「土政策」,顯然與疫情防控造成經濟不振導致的財政困境密不可分,尤其宏觀經濟環境不佳,房地產等產業停滯,長期靠土地收益維持財政的地方政府面臨極大壓力。

像是不久前公營的蘭州公交集團因負債累累達39億元,已數月發不出工資,於是下令員工自辦貸款發薪給自己,並由公司作保還本還息。

河南周口市鄲城縣公交公司也曾發布營運困難的通知,並說已好幾個月發不出薪資給司機,無奈公車全面停駛。因中國境內的公車公司都是國營,發不出薪資給司機凸顯地方財政日益惡化。

此外,多個省市包括浙江與上海之前陸續傳出公務人員減薪的消息,減薪幅度約2到3成,關鍵在於公務員的薪資來源主要是稅收,當宏觀經濟還撐得住至少還有稅收進帳,反之若經濟數據逐漸趨緩,稅收勢必萎縮。

黑龍江省鶴崗市還傳出取消招聘基層公務員計畫,雖然這份公告發布後不久隨即被消失,但「地方政府沒錢了」的耳語已不脛而走。(編輯:曹宇帆/楊昇儒)1110923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