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煤礦中的金絲雀》滴答作響的債務炸彈 《日經亞洲》:這個國家的危機在南亞敲響警鐘,中國立場是關鍵

2022年6月,南亞島國斯里蘭卡經濟全面崩潰(AP)

印度洋島國斯里蘭卡近一年陷入日益嚴重的債務危機及1948年獨立以來最嚴峻的經濟危機,通貨膨脹一發不可收拾,經濟崩潰,民怨沖天。《日經亞洲》28日指出,斯里蘭卡是亞洲滴答作響的債務炸彈,而一些南亞國家也可能步上斯里蘭卡的後塵,斯里蘭卡危機在整個地區敲響警鐘。

斯里蘭卡的債務危機

由於政府經濟決策失誤,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加上俄烏戰爭的衝擊,斯里蘭卡陷入嚴峻經濟危機,創紀錄的通貨膨脹更導致食物價格飆升,許多人難以養家餬口。此外,斯里蘭卡的外匯存底幾乎枯竭,幾乎破產,已拖欠數十億美元的外國貸款,無力進口基本必需品,導致燃料、食品、藥品短缺,人們被迫忍受每天長達10小時的停電,3月起各地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活動。

斯里蘭卡的公債佔該國GDP的114%,其中47%是外國貸款,外國貸款來自中國及印度的國營銀行,斯里蘭卡已被債務評級機構認定為「信用不良」,因此被資本市場拒之門外。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2022年斯里蘭卡的經濟將收縮8.7%。一些分析師及外交官將斯里蘭卡稱為「煤礦中的金絲雀」(canary in the coal mine,警訊),斯里蘭卡不僅會影響該地區其他國家的經濟,而且會成為先例制定者,其他國家未來發生類似危機時,可以援引斯里蘭卡的例子與國際債權人爭論,尤其是中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最初鼓勵各國借貸來因應新冠疫情。然而,斯里蘭卡是中等收入國家,這意味著它沒資格獲得富裕國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在新冠疫情爆發後為背負沉重外債的窮國建立的國際債務減免機制。

中國的立場

斯里蘭卡的經濟學家估計,從2001年到2021年,中國借貸給斯里蘭卡的總款項達到99.5億美元(約新台幣3199億元)。根據斯里蘭卡智庫「韋里特研究」(Verite Research)的數據,從2010年到2016年,在時任總統馬欣達(Mahinda Rajapaksa)領導下,中國為斯里蘭卡的基礎設施建設熱潮提供資金,估計為58億美元(約新台幣1865億元),資助了37%的建設計畫。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願意提供29億美元(約新台幣932億元)給斯里蘭卡,條件是斯里蘭卡與其債權人談判,讓債權人自願提供債務減免或降低其持有的債務價值。

然而,要求債權人承擔大部分痛苦意味著斯里蘭卡要與中國對抗,中國占斯里蘭卡未償還的雙邊貸款近半數,到2021年底近50億美元(約新台幣1608億元),而現在的焦點集中於中國將如何與西方債權人合作。

外界加強對中國施壓,希望它扮演積極角色,協助受困經濟體能大幅調整負債。鑑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紓困至關重要,斯里蘭卡希望中國與其他債權人達成協議,共同承擔違約貸款的相同損失。因此,斯里蘭卡為新興市場及發展中國家在呆帳問題上與中國討價還價提供了潛在的範本。

《日經亞洲》指出,中國的立場已經成為癥結所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官員暗示,中國可能成為斯里蘭卡債務談判的攪局者,而《日經亞洲》指出,中國尚未表示有興趣與私部門債權人討論「債權人之間權益」條款的共同減免。

中國9月甫與厄瓜多(Ecuador)達成債務重組的協議,協議內容包括延長貸款期限及降低利息,而中國已經表明比較願意提供貸款再融資或延長貸款期限。

目前為止,中國似乎不願提供債務減免。中國面臨的問題是大幅減免債務將開創先例,如果中國同意加入斯里蘭卡所有債權人的討論,並接受與私人債權人相同的損失,那麼向南亞地區其他國家提供數十億美元貸款的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及中國進出口銀行等中國政策性銀行將面臨為其他國家提供類似條款的壓力,而這是中國不願允許的事。

英國新興市場投資者向《日經亞洲》(Nikkei Asia)表示:「在所有提供債務減免的國家,中國一直不願提供減免,而是希望將遞延貸款到利率略低、期限更長的新貸款。許多國家陷入債務危機,中國可能被迫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否則每個國家都會追隨他們。」

斯里蘭卡公共政策智庫「智慧未來中心」(Center for a Smart Future)共同創辦人維杰辛哈(Anushka Wijesinha)表示:「許多有不可持續債務的國家將觀察中國將如何處理斯里蘭卡的債務重組,債權人談判的結果將取決於中國接不接受與其他國家一樣的待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斯里蘭卡代表團團長布魯爾(Peter Breuer)9月初表示,如果債權人不願意向斯里蘭卡提供保證,這將「加深危機並對斯里蘭卡的債務償還能力產生負面影響」,「我們將敦促所有參與者迅速採取行動,這樣一來,斯里蘭卡能獲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紓困貸款以往前邁進。」

複雜的地緣政治

《日經亞洲》表示,複雜的地緣政治讓斯里蘭卡感到更頭疼,斯里蘭卡的債權人包括中國、印度、日本、美國,而這些國家正在爭奪印度洋的主導權。斯里蘭卡前外交官喬治庫克(George Cooke)向《日經亞洲》表示:「現在斯里蘭卡的債務問題是地緣政治議題,它不能讓任何提供財政協助的外國盟友不高興。」

根據《日經亞洲》報導,駐斯里蘭卡的亞洲外交消息人士透露,印度、日本及其他西方政府等靠攏美國的集團向斯里蘭卡總統維克拉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領導的新政府施壓,要求其不要屈服於中國青睞的債務減免路線,並且要像其他外國貸款人一樣堅持債務削減。

美國華府智庫「海軍分析中心」(CNA)戰略與政策分析計畫主任薩馬蘭納亞克(Nilanthi Samaranayake)表示,忠誠度的外交考驗將變得「更普遍,因為中等收入的小國努力更新其債務管理實踐,並在因為新冠疫情及全球通膨而整體更具挑戰性的環境中,面對更優惠的貸款。此外,小國必須持續應付來自大國的壓力。」

嚴重糧食不安全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及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 表示,斯里蘭卡近3分之1人口(約630萬人)「正面臨中度至嚴重的急性糧食不安全狀況,預計他們面臨的情況將進一步惡化」,這2個聯合國機構還警告,如果斯里蘭卡沒獲得援助,急性飢餓可能將持續到明年2月。

斯里蘭卡的貨幣「斯里蘭卡盧比」(LKR)也崩潰了,29日1 美元約可兌358斯里蘭卡盧比,高於今年初的203斯里蘭卡盧比。根據斯里蘭卡中央銀行的數據,該國今年8月的食物通膨年增率暴增84.6%,高於7月的82.5%。目前斯里蘭卡一顆雞蛋售價約17美分(約新台幣5.5元),對於許多低收入家庭來說,這個價格讓人望之卻步。

這個村莊是斯里蘭卡縮影

斯里蘭卡中部波隆納魯沃區(Polonnaruwa)偏僻的昌達納‧波庫納村(Chandana Pokuna)約有500戶人家。去年4月,時任斯國總統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禁止進口肥料,可想而知,昌達納‧波庫納村的種稻收成一落千丈,現在全村人都陷入絕望,村民借錢應付開支,再借錢支付利息。

與此同時,斯里蘭卡盧比貶值引發通膨,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斯國7月的通膨率為60%,是亞洲最高,昌達納‧波庫納村的居民難以支付不斷上漲的食物價格,也難以償還債務。

昌達納‧波庫納村的村民覺得自己陷入了債務陷阱,每天傍晚,小額貸款公司的討債人員會到欠債的村民家中,纏著他們還錢,甚至強迫他們出售家具與金飾等物品以籌集現金。那些絕望的村民迫切希望逃離,例如一名育有3個孩子的52歲母親今年曾兩度服毒自殺,後來都被鄰居救了,而她的遭遇在深陷債務的農村家庭中是典型故事。

65歲的村民阿米拉辛哈(Weerakoon Amerasinghe)借錢買了收割機,現在無力還錢,害怕被討債人員趕出家門。他向《日經亞洲》表示:「我們已經好幾天沒錢了,現在沒有稻田,沒有機器可以使用,很快也沒有房子了。」

57歲的村民希里亞拉塔(Irangani Siriyalatha)表示:「我們已經賣掉家中所有的珠寶及其他物品,但討債人員仍然上門來討其他東西,威脅要把我們告上法庭。被送進監獄可能比較好,至少我們可以不用再聽到討債人員的敲門聲。」

斯里蘭卡智庫「貧困分析中心」(Center for Poverty Analysis)研究人員費南多(Karin Fernando)向《日經亞洲》表示:「這種家庭債務已經變得不可持續,並已成為重大的社會問題,但這也是我們國家正在做的事情。」

斯里蘭卡的債務危機是南亞地區第一次經濟危機,但可能不是最後一次,許多中低收入國家在經濟崩潰的邊緣搖搖欲墜,這是新冠疫情時代的不可持續債務、經濟不幸、糟糕的政策、向中國大量借貸來資助無效的基礎設施,而強勢美元也加劇了外幣還本付息的財政困難局面。(推薦閱讀:執政黨陷入分裂、前獨裁者蠢蠢欲動 《日經亞洲》:馬爾地夫恐步上斯里蘭卡後塵

斯里蘭卡政策智庫「Advocata Institute」所長賈弗吉(Murtaza Jafferjee)向《日經亞洲》表示:「斯里蘭卡並不是唯一一個深陷困境的國家,亞洲將有更多國家面臨類似的麻煩。」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