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中國良心犯家屬承受雙重苦難:從董瑤瓊之父到高智晟律師的親人

「潑墨女孩」董瑤瓊與父親董建彪,據報導,董建彪已慘死獄中。(圖取自推特)

最近在新聞上看見潑墨女孩董瑤瓊的父親在獄中被暴力打死的新聞,心裡面有了深深的寒意。潑墨女孩董瑤瓊是湖南人,因對習近平不滿,公開朝習的照片潑墨,從而被官方認定為「精神病」,之後就消失了。她的父母也因為對女兒行為的不同理解而產生分歧,母親認同政府對女兒的裁決,親自為女兒簽字,承認女兒有精神病,而父親則認為這是害了女兒,因為女兒明明精神正常。之後董瑤瓊的父親四處奔走尋找、希望解救女兒,官方為了阻止他,很快也逮捕了他。他在被關押期間,傳出死訊。

潑墨女孩的父親慘死獄中

根據董瑤瓊的堂兄說,董父死後第二天才通知家屬死訊,匆匆帶家屬去看了一眼,進去的時候不能帶手機,之後立刻要求火化,家屬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而家屬也注意到,董父遺體有明顯的傷痕,肛門帶血,懷疑是在獄中經歷酷刑被活活打死。

董父作為一個良心犯的家屬,他自己也成為了一個良心犯,最後在獄中不明不白死去,結局真是讓人唏噓。在中國,有無數良心犯,有的名聲大噪,有的不為人知。無一例外,除了良心犯本人被嚴格管控,他們的家人也被嚴厲監視,就算不在監獄之內,在外也會成為政府迫害良心犯的人質。比如在人權律師王全璋服刑期間,他的兒子就不允許進入公立學校上學。再比如中國良心律師高智晟的家屬,他的姐姐因為擔心弟弟的安危,更多次為此遭到恐嚇,以致抑鬱症跳河自殺。

身在監獄,處境極為不透明的情況下,任何糟糕的酷刑都可能發生。高智晟律師曾經多次「被失蹤」,在這期間,因為遭到酷刑,整個人迅速衰老。現在,距離他2017年失蹤已經5年時間,一直生死未卜。雖然沒有確切死訊傳出,但「下落不明」的狀態反而讓親屬備受折磨。中國古話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如果他活著,家人可以期盼他出獄再次重聚的一天;如果已經確知他的死訊,在難過惋惜之餘也可以慶幸他已經解脫了。生死未卜,意味著歸期未知,擔憂他是否每天都在遭受酷刑的內心折磨,卻綿綿不絕。

良心犯家屬飽受身心折磨

新聞常常關注良心犯本人,這是應該的,因為他們的處境是最危險的。但是,作為良心犯的家屬,其承受的心理和生理壓力往往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所謂心理壓力,是很多良心犯家屬都在「敏感人員」名單,在家人坐牢、失蹤的同時,他們可能也在監視居住。官方隔三差五會去找他們談話,警告他們不允許和外界過多聯繫,以半強制的態度,限制他們的一切行動,包括日常的工作、旅遊都會受到影響。之前官方為了限制高智晟律師的家人,直接沒收了他們的身份證,導致他們無法外出購買車票,連需要身份證購買的處方藥也買不到,迫使家人白白受到病痛折磨。這一切的點點滴滴,真不是外人所能想像!

生理上的壓力就更巨大了。對於一些素質低下的警察、政府人員來講,被看管的良心犯和良心犯家屬,都是一文不值,可以隨意對待。稍微有所反抗,警察甚至會動手打人。即使不動手打人,也會在其生活社區中散布關於他們的負面流言,使其眾叛親離,以「道德污名化」的方式,解構一切的社交圈,達到讓他們社會性死亡的目的。

妻兒以彈殼浮雕表達對高智晟的思念

前段時間,高智晟律師的太太耿和女士,在同樣流亡美國的藝術家陳維明先生協助下,用子彈殼創作了一幅高智晟律師的彈殼浮雕,其上所用的彈殼都是耿和女士帶著兒子親手撿的,每一顆子彈都代表了他們對高智晟律師的思念。耿和女士的創作心得中提到,她和兩個孩子已經14年沒有見到高智晟,別人隨時可以在智能手機上翻看家人的照片,但這小小的心願對於他們一家來說卻是種奢望。

長時間以來,耿和女士是以「高智晟太太」的身份出現在公眾面前,在很多人眼裡,她和一雙兒女已經入籍美國、吃喝不愁,所以更多的目光定睛於失蹤的高智晟律師身上,然而她的文字,讓我看見她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她是一個失去丈夫的女人,她是一個辛苦撫養兒女的媽媽,她是一個被中共迫害直到失去家人的良心犯。我相信她願意背負著「高智晟太太」的身份為失蹤的丈夫發聲,但是在這個身份之外,她也需要作為「耿和」來被關心。

期待耿和與兒女在異鄉健康生活

包括耿和女士和高智晟律師的一雙兒女,他們不僅僅是「高智晟的孩子」,他們也是獨立的個體,在父親被迫害、跟著母親流亡海外的過程中,他們受到的創傷來自於中共對爸爸的迫害,但卻是需要單獨理解和處理的,這也是所有良心犯家屬的心理需要。在工作中,他們擁有自己的職業;在家庭裡,他們有自己的身份;在公開場合,他們是受到迫害又勇敢發聲的人,多重身份堆積在一個人身上。可惜的是,很多時候熱心幫助和關心這個家庭的志願者,只看見「xx良心犯家屬」這一層身份,這樣的好心,很可能讓他們過於深入地局限於過去的創傷之中,而無法開始一個新的、健康的生活。

我個人衷心希望高智晟律師可以平安,盡早脫離中共的掌控,盼望他們全家團聚、擁抱自由。同時我也希望,在等待高智晟律師歸來的時間裡,他的妻兒可以沒有負擔地生活在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上。高智晟律師一直在為中國人的福利和自由奔走,甚至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他愛中國,也愛十幾億中國人,希望在他無法擁抱自己家人的時間裡,可以有更多人,去幫他疼愛他的家人。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先暫時在台停留後赴美。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