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為你挑片|《永恆族》:一部我們都能成為超級英雄的漫威電影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2021年11月20日00:54 • 發布於 2021年11月19日12:30 • Vivier Citygirl

漫威(Marvel)從 2021 年開始推出的英雄電影,進入了另一個紀元,被稱之為漫威電影宇宙的第四階段,而仔細端詳目前已推出的三部電影《黑寡婦》(Black Widow)、《尚氣與十環傳奇》(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和《永恆族》(Eternals),不難看出漫威英雄電影轉變的野心。

圖片|《永恆族》劇照

除了首發的《黑寡婦》,讓史嘉蕾・喬韓森所飾演的黑寡婦作為電影主角,完整交代了她的成長背景與崛起的故事,《尚氣與十環傳奇》亦是第一部以華裔英雄做為主角的漫威電影,儘管充滿奇幻的東方色彩,故事線、人物刻劃與電影美學彼此間卻能達到巧妙平衡。

而漫威不只滿足於此,新推出的電影《永恆族》,不僅找來好萊塢金獎導演趙婷,主演亦包含亞裔演員陳靜、巴基斯坦裔演員庫梅爾・南賈尼、韓裔演員馬東石和墨西哥裔演員莎瑪・海耶克,英雄形象也從單一的直男白人英雄角色(如鋼鐵人、美國隊長和雷神索爾等),一口氣新增了漫威首位同志英雄費斯托斯(布萊恩・泰瑞・亨利 飾)、聽障英雄瑪卡瑞(蘿倫・瑞德洛夫 飾),以及外表如孩童般的英雄絲派特(莉亞・麥克休 飾),成為無論性別、種族、年齡和身體狀態都多元共融的大熔爐電影。

圖片|《永恆族》劇照

(同場加映:為人權發聲、推廣婦女權益、聲援阿富汗!安潔莉娜裘莉 IG 一週破千萬追蹤

金獎導演趙婷首導英雄電影,拉高漫威電影的美學與敘事格局

看趙婷為了拍攝《永恆族》而準備的片單:《永生樹》、《新世界》、《神鬼獵人》、《銀翼殺手2049》等[1],就會知道《永恆族》必然是部對於畫面安排、鏡頭運用以及人性辯證都有別於以往漫威系列的電影。

《永恆族》的故事線橫跨七千多年,無論時間、空間或是角色的廣度都堪稱史詩等級,搭配趙婷堅持實景拍攝,運用長鏡頭,紀錄人物與壯闊的自然景觀,儼然在這部娛樂大片中重現了《游牧人生》裡如詩如畫的影像。

而對於如何拍出十位超級英雄生活在地球七千多年的情感與故事,趙婷在這個艱鉅的任務中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

圖片|《永恆族》花絮

人類是否值得救贖的大哉問,以及愛能夠拯救世界的舊母題,與許多超級英雄電影類似,一再於《永恆族》中被提出討論。

而與《游牧人生》雷同,導演趙婷並未給出正解,而是留給觀者自行判斷的空間。在電影結尾,永恆族一行人為了保住地球,阻止了天神族蒂亞穆的誕生,卻因此破壞了宇宙的平衡與循環。

被視為大逆轉的終極反派伊卡利斯,因為愛而拋棄信仰以及對天神族的忠誠,最終只能選擇飛向烈焰,結束他悲劇英雄的一生。而其他永恆族成員,則被天神阿里瑟姆帶回審判。

永恆族雖拯救了人類與地球,卻沒有得到皆大歡喜的結果,留下的是更多遺憾與未知。此外,永恆族為仿生人的設定,從去個體性進而討論到家的本質,可以看出趙婷繼《游牧人生》後,仍舊關心著類似的議題,並將這樣富有深意的探討包裹於英雄電影之中。

圖片|《永恆族》劇照

(延伸閱讀:安潔莉娜裘莉談《黑魔女 2》:不是一定要有血緣關係,才能稱為家人

《永恆族》帶出漫威女性角色的大躍進?

《永恆族》做為漫威英雄電影,罕見的將推動敘事的重責大任放在女主角瑟西(陳靜 飾)身上,而電影中永恆族的領導角色,也由艾賈克(莎瑪・海耶克 飾)擔任,團隊裡更不乏像聖娜(安潔莉娜・裘莉 飾)這類戰鬥實力堅強的女性角色。

儘管看來在女性英雄的形象塑造下足功夫,但卻難以看出突破性的翻轉。

永恆族成員中,身為領導者的艾賈克所具備的超能力是治癒自己與他人,接替她的瑟西則是擁有轉換無生命物質的能力,瑪卡瑞可以高速移動,絲派特能夠創造幻境,而聖娜則是可以憑空創造出武器。

其中僅有聖娜的超能力較具有攻擊性,其他幾位女性角色的功能設定皆是以防禦或治療為主,難以致命。但有意思的是,在電影中段開始,聖娜便飽受永魔症之苦,不僅大大減低了她的攻擊性,她甚至在發作時還可能攻擊自己的戰友。

這個有趣的設定,讓永恆族裡具有外顯武力攻擊性的角色僅剩下最強戰士伊卡利斯(理察・麥登 飾)、金勾(庫梅爾・南賈尼 飾)和吉爾伽美什(馬東石 飾),而女戰神聖娜,儘管擁有強勁的攻擊力,但得到永魔症卻象徵她步入瘋狂,成為一個損壞的不定時炸彈。

此外,艾賈克在片中近似母親的存在,關愛並領導著團隊,依舊呈現常見典型的照顧者形象。女主角瑟西具有高度同理心,喜愛並渴望成為人類的一份子,片中許多她與人類孩童的互動,亦將她與母性做出連結。

而她的超能力,同時帶有陰性力量與東方寓意,象徵以柔克剛,可以將堅硬的金屬、巨石瞬間幻化為花瓣或流水。絲派特則被形容是彼得潘故事中的小叮噹,聰穎靈巧但也善妒,因為過度渴望愛情而選擇背叛戰友。上述這類的女性角色的設定仍帶有既視感,或多或少削弱了此片跳脫窠臼的意圖。

圖片|《永恆族》劇照

非主流當道,同志、身障及情慾戲挑戰闔家觀賞的英雄片

從《女生向前走》、《古墓奇兵》、《刺客聯盟》到《黑魔女》系列電影,安潔莉娜・裘莉接演的皆是充滿力量且存在感強烈的角色,她曾坦言接演《永恆族》這類英雄電影前都得考慮再三,但因為知道趙婷對於這部電影的願景,她也支持這樣的理念,而決定接下聖娜這個角色,並期待在《永恆族》中的許多設定,在不久的未來可以不再被稱之為「多元」,而是「正常」狀態。

圖片|《永恆族》劇照

回顧過去的漫威電影,我們可以看出《永恆族》中許多情節與人物的設定確實已溢出過往框架。電影中費斯托斯的同志身分,以及片中出現與丈夫的深情一吻,儘管不能說是英雄類型電影的創舉[2],但確實也是漫威電影逐漸從陽剛直男敘事中脫離的一大步。而在英雄陣列裡加入身障人士,首位聽障英雄瑪卡瑞,更傳遞了超級英雄可以有多種樣貌的意識形態。

圖片|《永恆族》劇照

(推薦閱讀:女人迷內容主任的十週年邀請函:多元共融,是每個人都能活出本質,展現價值

因為被設定為闔家觀賞的漫威英雄電影,在過去也一直避免在片中加入情慾戲,但這次《永恆族》同樣打破這個傳統,將瑟西和伊卡利斯之間的強烈情感,以一段沙灘上的性愛片段呈現,正常化成人之間自然的情慾關係,讓性愛不再是被隱藏、被刪去的畫面。

趙婷的《永恆族》,儘管保留了部分漫威電影公式化的劇情走向與敘事母題,還有雖然老梗卻凡走過必起作用的笑點,但從大膽更動角色性別[3]、形象塑造到鏡頭語言,都展現出不同於以往漫威電影的格局。

過去不論是女性或其他非主流性別或身體的觀者,難以從漫威英雄電影中投射自我認同,《永恆族》的出現給了我們一絲曙光,大眾娛樂與性別身體政治,其實有機會可以魚與熊掌、兩者兼得。

延伸閱讀:

D&I 策略間|「為女孩做足準備!」樂高玩具不分性別,打造多元共融的社會

D&I 策略間|「為女孩做足準備!」樂高玩具不分性別,打造多元共融的社會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