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改變.從一條街開始!潮州・一點綠 找回鄉鎮之美的一場實驗(影音)

台灣好基金會「潮州・一點綠 」計畫,試圖從改變一條老街的綠意開始,進行一場找回鄉鎮之美的實驗。(江昭倫 攝)

蹲點屏東潮州7年的台灣好基金會,近日與陳冠華老師率領的學生團隊攜手,在潮州最老的一條街道建基路上,策劃了一場綠意盎然的《春潮集》市集,呈現「潮州・一點綠」計畫階段性成果,並邀請居民一起將生活在老街上生活回憶與技藝與外界分享,希望透過大家的力量,找回老街的美與尊嚴,再逐步拓展,一步步構築屬於潮州在地的生活美學!

春潮集 建基路封街換新裝

熱鬧的人潮,各色的攤位,街道上不只妝點著綠意,時不時還會傳來悠揚的音樂。這是今年春天台灣好基金會在屏東潮州的建基路上,首次舉辦的封街市集「春潮集」。

除了各形各類的商品,當地居民也秀出了他們一輩子賴以維生的工具或技藝,分享生活在這條街道上的酸甜苦辣回憶。

台灣好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我們用建基路這一條來讓它做個實驗,讓大家、讓居民能夠看得見,讓訪客也可以看得見潮州,有點把這個綠色開始所有都種植在潮州,那我們希望這只是一個開始。』

RTI

潮州・一點綠 一場街道實驗計畫

「春潮集」不僅僅只是一場市集活動,也是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主任陳冠華應台灣好基金會的邀請,帶領學生團隊進駐潮州一年多,執行「潮州・一點綠」計畫的階段性成果發表會。

RTI

「潮州・一點綠」計畫主持人陳冠華:『就覺得台灣的鄉鎮好像喪失了一些東西,就看起來比較不好看,或是說生活有點狼狽,那他(柯文昌)就跟我們說他的希望,他希望說可以讓潮州綠,所以它叫做一點綠。』

計畫啟動後,團隊一方面設立「潮州小直」一點綠工作站,另一方面就從幫忙打掃街道開始,與居民搏感情,一步一步取得信任,歷經一年,終於獲得22戶居民全數同意,進行史上首次的封街活動。

RTI

團隊進駐一年 與居民搏感情

「潮州・一點綠」計畫主持人陳冠華:『從開始刷那些什麼東西開始,那大部分的居民阿伯什麼阿姨啊,心都很軟,看到我們小朋友一直刷,就會來好奇說:你們到底在幹嘛?你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所以就會有很多人因此就接受了我們,然後就開始跟我們聊天,所以那個訪談的這個就可以開始建立。那當然也有從頭到尾都不願意的,也還是有譬如說對面有一個阿公,他每天在那邊收東西,他都不理我們,因為他門口有放鳥,他養鳥,我們有一個同學,他每天早上都去看鳥,逗鳥玩,一直玩,逗到那個爺爺走出來跟他講話,然後他就因此接受了我們,然後邀請我們進去,還帶我們去他的田,就完全改觀了。』

RTI

街道上,處處可見擺著盆栽的角落風景,還能看到牆上如瀑布般的綠植意象,原本沒落的老街,因為「潮州・一點綠」計畫,以及《春潮集》活動的舉辦,重新燃起生氣,對生活了一輩子的在地居民或是新住民而言,感觸更深。

祥瑞籐椅店老闆張鵬飛:『以前這條街,因為萬巒鄉的人都會從這經過,那裏的人出入都在這裡,所以這條街以前非常熱鬧的。』

懷恩動物醫院老闆娘王美玲:『那以前這條路也有酒家,小吃鋪啦、米店,還有飼料行、傢俱,什麼行業都有,但是因為就是外流了,年輕人外流,就慢慢沒落了下去了。一個鄉鎮要保留原來的樣貌實在是很困難,還好這次有這個活動。』

「還在想」創意料理老闆王佩慈:『剛開始本來沒有這些花花綠綠的東西,然後把它們變成這個綠色的,就是變成慢生活,因為現在疫情比較緊繃一點,然後大家來這邊逛街的話,就可以慢慢的逛, 慢慢的看這些這些他們的展覽。』

RTI

扎根7年 盼找回潮州之美

「潮州・一點綠」是台灣好基金會進駐潮州的第二階段階重要發展計畫,在此之前,為找回潮州的美進行扎根,基金會已經在潮州蹲點長達7年。

台灣好基金會執行長李應平:『其實我們這兩個大的計畫在交織,一個就是「大潮・南扎根」計畫,那「大潮・南扎根」計劃是7年前就開始推動,這個計畫會持續進行,它有兩個主要脈絡,一個是教育,就是從這個讓我們的潮州的孩子們,有更好的創新教育的資源,跟神農教育的資源在這裡做這個扎根,然後另外一個脈絡就是潮州人的生活,潮州人以及他們的想法,他們的故事,那潮州的生活,潮州的產業,潮州的旅行,這些還是我們的主述的戰場;那第二個就是這個潮州一點綠計畫,那這個是一年多嘛,已經推展一年多了。』

對於故鄉潮州,始終有一份獨特的情感的柯文昌,也期待在春天的潮州,未來能加入更多藝術、文化、音樂,讓它「潮」起來。

台灣好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對潮州美就跟對台灣的美一樣,就是它是需要用各種不同的色彩,用不同線條去描繪它,要用各種音符,用各種音樂去歌頌它,去歌詠它,這就是台灣的好,會被看見、會被感受到。』

改變鄉鎮,從一條街道開始,在建基路上推動的「潮州・一點綠」實驗,或許能給無數類似潮州的台灣鄉鎮,帶來一點啟發。

RTI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