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細貓專訪(上)】MIRROR第13個成員?應智越:硬著頭皮自己出道

娛樂 on LINE 更新於 2020年07月26日13:42 • 發布於 2020年07月26日13:42 • 機

 

細貓今年大學畢業,正式回香港以個人身分出道。

細貓(應智越)一直被認定是MIRROR第13位成員,不過今年大學畢業的他,決定自組工作室。「我明白團體合作的好處,而自己發展就有更多創作機會。」細貓在第一屆《全民造星》打入十強,但因合約問題未能簽約ViuTV出道,回韓國後完成大學課程後,適逢今年市道慘淡,但細貓仍硬著頭皮,堅持以個人歌手身分出道。

細貓笑言今年做新人要「硬著頭皮頂硬上」。

疫症下出道

今年,無論香港還是其他地區,大部分行業都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娛樂圈是首當其衝的其中一個,全行都在努力掙扎,偏偏細貓在2月畢業回來後,一直堅持今年出道。

「今年做新人一定更困難,但之前已定下今年出道的計劃,不想刻意改變。如果推得太遲,到時《全民造星3》推出後,大家還記得《造星1》嗎?而且希望可以做更多作品給香港觀眾,讓大家知道並不孤單。疫症期間做音樂非常難,少了很多工作機會,惟有硬著頭皮頂硬上,今年希望讓更多人先認識誰是細貓,盡量做好音樂,希望之後會更好,盡快可以養活到自己和工作團隊。」

由於參加《偶像練習生》和《全民造星》,細貓的大學生涯由原本的4年延至7年。

7年大學生涯

細貓在第一屆《全民造星》後回到韓國完成慶熙大學的學位課程,原定在今年2月舉行畢業禮,但因為疫情而延期。原定4年的大學生涯,踏入第7年還未取得證書正式畢業,除了因為疫情,更因為其中兩年,細貓參加了內地的《偶像練習生》和香港的《全民造星》。

「前幾年內地有限韓令,有不少內地公司在韓國找練習生,我就休學一年參加愛奇藝的《偶像練習生》,在內地做練習生,之後輸了有點不開心,剛巧有朋友話我知香港搞偶像節目,我睇到《全民造星》的廣告被它『呃咗』,就決定再挑戰一下自己,想知自己到底可以去到哪個位。決賽後,因為合約問題,加上當時還有一年就大學畢業,阿媽一直很擔心我,次次參加比賽走大半年,兩個比賽加起來差不多花了年半時間,比賽結果又未如理想,不如首先真正大學畢業。」

細貓在韓國和內地接受過練習生訓練,最終決定在香港出道。

天時地利人和

在參加《偶像練習生》和《全民造星》前,細貓從香港到內地再到韓國讀書,就是希望可以修讀有關流行音樂的大學課程,過程雖然有點轉折,但每個階段都有得著。

「我考DSE那年是和末代A level考生競爭大學,成績不是太理想,當時浸大的傳理高級文憑收了我,而哥哥當時就是讀同科目的學士課程。由於自小家人經常將我倆比較,我不想再和哥哥有比較,反正平時都有玩音樂,就想讀流行音樂。香港有關流行音樂的學士學位就只是演藝學院,其他大學的音樂系都比較集中古典音樂,但考入演藝學院的競爭相當大,所以選擇去內地讀書。不過入讀後才發現他們主要是讀傳統音樂,和自己玩的音樂不相近。剛巧有個同學的男朋友在韓國讀書,我就去了韓國半工讀,在當地厚著面皮去面試做練習生,但有時命運真的沒辦法,一直找不到機會,要學識取捨。識跳舞、唱歌、寫歌的人實在太多,當每年只出一隊組合,而且每年的準則都不同時,如何才可以做到最出眾那幾個呢?天時地利人和真的很重要,最後決定放棄在韓國發展。」

(to be continued……)

撰文:機

攝影:Tedd

場地:搵啖食車仔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