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女子疑因妊娠毒血症需催生誕嬰後死亡 死因庭展開研訊

一名26歲女警懷孕37周時,懷疑因妊娠毒血症需要催生,在伊利沙伯醫院誕下女嬰後,子宮大量出血,接受3次止血程序後不治,家屬質疑當中涉及醫療疏忽,死因庭展開研訊。
死者丈夫指出,2016年10月6日陪同太太例行檢查時,發現太太疑患妊娠毒血症,院方判斷太太子宮成熟,適合生產,於是為她催生,在誕下女嬰後,她感到氣促及暈眩,血壓大幅下降,當時在場只有3名助產士。他表示,當時獲通知太太子宮無法自行收縮,要接受切除子宮手術;院方翌日為太太開腹止血,兩日後再做止血手術,其後出現心臟停頓,最終證實死亡。
死者丈夫提出多項質疑,包括院方並無向家屬解釋妊娠毒血症患者接受催生的風險、血壓計一度未有運作等。一名助產士作供時表示,事主當時子宮收縮不理想,產道滲血,注射子宮收縮針但情況未見改善。另一名助產士說,曾為事主鬆開臂帶,因為產婦生產時會屈曲雙手。
當晚應助產士要求到產房處理的一名婦產科醫生作供時表示,死者當時清醒但感到頭暈,臉色蒼白,有吩咐助產士全速輸液,經胎盤牽引後,確認胎盤完整脫離,但死者子宮收縮乏力,檢查後發現子宮頸及陰道並無撕裂,超聲波檢查亦未見有明顯殘餘物。
死因裁判官何俊堯指出,最終顯示是有殘餘物,質疑醫生有否看錯。這名醫生回應,他會認為是看錯,亦同意或低估流血情況。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