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張淑娟淚崩5分鐘澄清!網看完讚口條流利:邏輯超好

張淑娟親自到北檢按鈴控告周玉蔻。(圖/TVBS)
張淑娟親自到北檢按鈴控告周玉蔻。(圖/TVBS)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近日猛攻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蔣萬安身世,還一口咬定其父親蔣孝嚴當年「晶華緋聞案」的女主角是張淑娟。對此,張淑娟駁斥並於今(26)日上午提告周玉蔻,堅稱自己沒有跟蔣孝嚴「滾床單」,而有網友看完現場直播後也佩服直呼,「張淑娟思維邏輯很好」。

張淑娟今(26)日現身台北地檢署,按鈴控告周玉蔻妨害名譽,有網友就在PTT發文指出,看了直播後,身為男生的他都為張淑娟難過,莫名被抹黑就算了,還沒有發言權,最後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王鴻薇幫忙。

不過令他驚訝的是,一般人情緒崩潰時,根本連話都說不清楚,或是語無倫次,不過張淑娟在現場雖然帶著哭腔,但是發音標準、口齒清新,且內容有條不紊,邏輯清晰分明,明確表達了她訴諸的東西,讓原PO不禁讚嘆,「張淑娟小姐是不是邏輯很好?」

貼文一出,不少網友也認同指出,張淑娟曾在1988年奪得中華民國小姐冠軍,口條自然不差,「她不是中國小姐嗎,口條清晰很正常」、「選中國小姐口條啥的基本都會篩選」、「周玉蔻給人家表演的機會,這局是周輸慘了」、「她應該是過了生氣的顛峰了,她本來就有氣質」、「人家得過中國小姐好嗎」、「老一輩的台風都有練過」。

張淑娟澄清1470字全文如下:

謝謝大家,我是張淑娟,然後十幾天來網路不停的霸凌跟媒體,我覺得非常的無辜,我的家人都不讓我出來,可是我真的住在台灣,我也不認識周小姐,把我所有照片都拿出來這樣子鞭屍,我是代表中華民國出去比賽的,還為國爭光過,我也沒有滾床,什麼什麼案又不是我的,明明妳是當時採訪的記者,怎麼可以睜眼說瞎話,一個媒體記者,一點專業素養都沒有,妳把別人的案子、髒水丟到我身上來。

沒有人幫忙,我在家想自殺好多天了,我也沒有辦法吃,也沒有辦法睡,我沒有媒體,我早就沒有在這邊工作很久了,我自己播過球賽,我都知道什麼是實事求證,沒有經過當事人把人家照片這樣一直消費、一直消費、一直消費,對不對,含沙射影,妳含沙射影妳還指名道姓,我的父母親今天如果還在,他們情何以堪,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任何一件事情。

在今天我要說,我沒有跟章孝嚴滾床,我從當選到今天,我一天都沒有跟他滾床。周玉蔻小姐,妳不要再用我的照片,打妳的知名度了。妳這麼漂亮,妳自己去打知名度,我連車馬費、通告費都不領的人,認真守法,我相信台灣百姓會還我一個公道。我接到四方各地的人,我誰都不認識,我還去託一個王小姐,王鴻薇我今天才第一次才看到她。

沒有人要接受我的申訴,今天如果我不出來抗議,誰會幫我呢?我相信台灣的社會是正義、是善良的,你們任何的顏色我都愛你們,我也希望你們愛護妳們自己的中國小姐,你們把一個女生糟蹋成這個樣子,還說我是八大行業,我努力工作了30年,怎麼可以這樣子呢?

我今天要來,我的家人都不讓我來,我們還在路上都很傷心,但是我感謝每一個任何願意幫我的人,今天如果我不講話,那個凶殺命案就是我,我就沒殺人啊,我連案子都不知道,我怎麼知道什麼哪一天,誰記得1999年誰在哪裡。

我只能說從1988年當選到今天為止,我跟你們講的什麼章孝嚴、什麼李孝嚴先生,我沒有跟他滾過床,周玉蔻小姐妳道歉是不夠的,妳利用媒體霸凌弱勢,霸凌一個沒有麥克風聲音的人,這樣子的新聞素質、素養,我覺得妳不OK,我做過高爾夫球賽,我不會亂講球賽桿數的。

所以我覺得台灣社會是非常正義,我謝謝每一個願意幫我的人,包括民視的工作人員都打來叫我加油。我今天按鈴控告,我不是緋聞的女主角,我不是,我也沒滾床,請妳不要這樣子再消費我了,妳知道用別人的照片是不道德的嗎?那是有肖像權,妳憑什麼網路上截我照片東說西說,連我考進華航都胡說八道。華航是有制度的,誰會飛一年就國際線,飛機機種由小飛機到大飛機,妳們都搞不清楚,而且什麼華信,我飛的時候都還沒有華信航空,我是1987到1989在上班的。

每天都這樣含沙射影,周玉蔻小姐、蔡玉真小姐,我真的不認識妳們,如果妳們有深仇大恨,不要對著我來,我跟政治無關,我也沒選舉,我又不選市長,我還連台北市的房子都買不起住在郊區呢,我住的是新店,妳們希望怎麼樣呢,殺人不過頭點地,媒體不要再殺人了。

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律師,或者所有媒體先進們,有的是小朋友根本不認識我。那麼年輕漂亮的一個女生,沒有利用那樣的事情去工作賺錢,我認真努力,你們去查就知道了,還我一個清白。

我今天告妳告到底,周玉蔻小姐,蔡玉真小姐,你們太惡劣了,沒有人可以這樣霸凌一個人,我今天不講,妳知道收到的都是海外的親友說,「來我家住、避禍」。這是什麼禍呢?這是從天掉下來一個大石頭把人家整個砸毀,一個女生的清白,我很高興我活在中華民國,我跟你講,在古代我應該投井自殺死掉了,而且含冤莫白,我沒有臉去見我爸爸媽媽。

我感恩,願意出來、不認識的人都願意接受我哭哭啼啼的求救,我今天不好意思用社會的資源,謝謝你們,我只能按鈴控告,感謝大家,謝謝!

立即加入「TVBS官方帳號」,給你最新、最完整的資訊!

延伸閱讀:

張淑娟爆哭:我沒有跟蔣孝嚴滾床!痛斥周玉蔻霸凌將告到底

提告完周玉蔻又出現!「狂追、拍肩」張淑娟爆哭逃離北檢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