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香港同志電影導演 雲翔 從電影中探究生死

提起港產同志電影,相信很多人會想起《春光乍洩》、《蝴蝶》、《叔叔》,甚至是雲翔的作品《安非他命》。作為一位同志電影及獨立導演,雲翔的作品素來以大膽、前衛和大尺度見稱。最近,第33屆同志影展(HKLGFF)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作為今屆的「焦點導演」,他亦帶來了兩部首度曝光的新作——《十三門徒》與《屍房菜》,分別以綁縛、赤裸、吃同伴血肉的畫面帶給大家視覺上的震撼,故事內容則圍繞著哲學和流落異鄉的鬼魂,希望延續過往的作品主題,繼續從電影中探究生死。

是電影拯救了我

雲翔,今年56歲,前半生經歷過許多高低起伏。在廣州長大的他,13歲移居香港,於 IT 產業從事了22年的工作,至2002年移民澳洲,及後又當了16年導演,拍下了多部電影。「我覺得自己之前的生活是頗為辛苦的,因我有 Depression(抑鬱症),想法比較負面。」他認為做人有很多的枷鎖,沒法自由自在的過活,但慶幸自己雖然長期抑鬱,但仍有求生慾,死不去。「因為不想死,所以我起了一道牆給自己,那道牆叫作『愛情』。」他坦承,自己當年是一名愛情至上的人,覺得愛情就是生命的目的和意義。「但經歷過一連串的(感情)失敗以後,會發現那道牆很不可靠。你愈想倚偎它,它可能會倒塌得更快。」

於抑鬱和失意之間,他想到了拍電影,更發現原來之前遭遇過的感情失敗、創傷和抑鬱,種種經歷都能夠幫助他創作。他意識到,自己過去之所以活得痛苦,全因從未做過真正喜歡的事情,「現在想來,電影確實拯救了我。在澳洲時,我的人生本已完全喪失了方向,雖然已移民他鄉,但卻若無人生目的。一想到可以拍電影,整個人就重生了。」

《十三門徒》宣傳海報

生性反叛 喜愛破格創作

電影對雲翔來說,意義非凡。雖然人生有逾20年時間從事 IT 產業,但他心裡始終喜愛藝術創作。能夠創作,就自自然然有滿足感。他笑言:「我覺得自己天生就是一位藝術家!」然而,要半路出家、突然接觸電影,雲翔在當年也需要一段時間去摸索拍攝的題材和風格,「當時想拍電影,但又不太知道何謂電影,特別是香港電影,因為已經很多年沒看過港產片。」

他的首部電影《無野之城》,講述的是一個香港棒球會的故事,是一部在機緣巧合下拍攝的作品。「拍攝完畢後,有人批評電影太過裸露,或是『掛羊頭賣狗肉』,欺騙同志錢。但其實它是一部以男女關係為主題的電影,只是當中描述了兩位球員之間的一些曖昧情節。」他坦言不明白別人批評的原因,於是,自認性格反叛的他,隨後便特地拍了一部同志電影,「即是沒太多衣服穿的那種」。從此,他踏上了拍攝同志電影的路,並漸漸確立了自己的風格。

「那時亞洲沒太多人拍攝同志題材,有裸體鏡頭更容易讓人覺得低級、低俗。換言之,就是整個行業的風氣都很保守。」但雲翔偏偏就是喜歡破格的創作,他持之以恆地拍攝題材大膽的電影,至今已完成了9齣,「我想,這些作品應該都不算太失敗吧!因為我後來發現在少部分韓國跟日本的電影當中,都能找到自己作品的影子,讓我不禁覺得,自己在推動電影的創新風氣上,至少起了一定的作用。」

《屍房菜》宣傳海報

思考著「死亡」的人生

若你有觀看過雲翔過往的作品,如《三十儿立》和《永久居留》,都不會對電影中的「死亡」主題感陌生。「我每部電影作品都在講死亡,因為我從小已經考慮這個問題。從幾歲到十多歲,一直在思考(死亡)這回事。」雲翔憶述,他第一次意識到死亡,是小時候住在家裡樓下的行乞婆婆,有天突然過身了,「於是我想,如果一天我婆婆走了,我又接受到嗎?」他坦言,自己有好長一段時間,都因面對不到死亡而飽受失眠的困擾。一直至十多歲,生活大部分時間都被工作佔據後,情況才有所改善。

「但當到了三十歲,我又得重新面對死亡這個問題。」他說,小時候,曾有算命佬批自己命不過三十,加上那時年紀老邁的外婆得了老人痴呆症(認知障礙),快將離世,令自己不得已要再次思考死亡,「如是者,凡是跟殯儀、死亡有關的,我都會盡量去靠近,因為我渴望找出答案。」

《安非他命》劇照

《永久居留》劇照

《十三門徒》與《屍房菜》

這些年來,雲翔一直從不同的途徑探究生死。日子有功,他認為,現時他已快將領悟到死亡的真諦,「答案其實可在電影《十三門徒》中找得到,例如,我相信平衡宇宙、我相信靈界是確實存在的,特別是鬼上身,是所有醫學和科學都解釋不到的現象。」

《十三門徒》講述了自稱為蘇格拉底和柏拉圖門生的學者,招募了12位精壯青年男子住進其避世莊園裡,進行一項探討死亡和來生可能性的實驗。當中的活動包括了裸攀富士山、穿越死亡樹海、綁縛、性與虐、活人祭等等,但經歷過一切駭人聽聞的事情過後,劫後餘生的倖存者,將會回歸現實,從此面對不一樣的人生,「結局想表達『未知生,焉知死』的人生觀,即是不論我們怎樣探討死亡這回事,首先你也要活好人生,不要浪費活著的當下。」

另一部電影《屍房菜》,則是雲翔受《三十儿立》的男主角賀飛,於意大利影展期間遭遇鬼上身的真人真事而啟發的創作,講述一夜之間被長官性侵的年輕士兵,附身不同的人身上周遊列國,途中捉弄和懲罰不忠的情人,最後流落到香港的故事。「我試著從鬼眼去看人生,從而帶出『人生不用活得太緊張,也不用太怕死,因做鬼未必差過做人』的訊息。」他說。

《十三門徒》劇照

李蕙敏在《十三門徒》中飾演教母一角,佔了不少戲份。

《屍房菜》劇照

拍畢第十部電影後退休

今年4月,雲翔宣布在拍畢第十部電影《裸族之香港部落》後,將會退休離開香港,不再創作。「因為創作的路愈來愈難行,現實存在太多的不明朗和不確定性。」他直言,自己的電影會到很多地方取景,但這3年間,旅行變得困難,某程度上也局限了他的創作。加上發行愈來愈困難,戲院不知何時會因疫情過於嚴重而關閉,「曾有人提議在網上發行(電影),但我始終覺得網上發行不能算是電影,絕對不是那回事。」

這些年間,不少導演、演員和電影工作者都因要面對現實的種種限制和阻礙,只好放棄電影拍攝。因此,在電影行業不景氣的情況下,希望大家也可多加支持港產片,給予他們堅持下去的動力。

雲翔

「香港同志影展2022」
日期:即日起至10月1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MOViE MOViE Cityplaza|PREMIERE ELEMENTS|PALACE ifc|高先電影院
(雲翔導演由9月18日起,將會出席每場放映後的Q&A環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