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張繼聰專訪2】入行37年 最落面被指食軟飯 「佢哋當我係曱甴」

人生煩惱由廿幾歲開始

張繼聰五歲到初中做童星的時期,沒什麼煩惱。「最多只是:『又拍戲?我想踢波喎。』不過我父母很好,從沒強逼過我做任何事,只是栽培我,拍戲是我自己想試的,我覺得幾好玩,成班人,什麼都是假的,扮到好像真的一樣,導致我喜歡睇戲,是我決定考演藝學院。」

初中到成年,他消失於幕前,在演藝學院,他說自己是另類學生。「我的笑話,只有白只懂得笑,我和白只做埋啲衰嘢,轉頭被老師罵,不知我們做什麼。」

演藝畢業後,才開始有煩惱。「等了幾年出唱片,那種挫敗,覺得讀完書應該改變世界,但發覺想周圍敲門,門也找不到,不停被拒絕,不停被人覺得沒有價值。」

他到處上唱片公司敲門那幾年,樂壇流行由模特兒轉做歌手,例如Twins,青春臉孔橫行。到了○五年,樂壇風氣改變,想捧實力派和創作歌手,張繼聰以唱作歌手身份出道,同期有唱作四小強張敬軒、王菀之、方大同,還有謝安琪、側田、衞蘭等。

「那些人當我是曱甴」

不久之後,他和謝安琪的緋聞鋪天蓋地。「我入了行也很落臉,尤其是那個年代,傳媒的風氣,現在一代比較幸福,那時沒有社交媒體,只有周刊雜誌,一個寫,個個跟住寫,塑造到歌手只有緋聞,沒人關心歌手做一首歌有幾困難、付出了什麼,培養到所有觀眾好mean:『他們是垃圾,做這行冇個好人。』我算是由負分走回來,很多年之後,才有人跟我說:『我以前好憎你,覺得你食軟飯,好唔勤力。』我當然多謝這位觀眾改觀,但我其實一直是勤力的人。」

他珍惜經歷過這些階段,現在不同了。「以前我老婆出街,有四、五隊狗仔隊跟住,一落車,送個仔返學,有幾個鏡頭對着我,每一個記者跟我說:『唔好意思,我返工而已。』你只是返工?我只是送仔返學,但你知不知,照片旁邊寫的字,可以殺死人。

「這件事令我明白,筆可以寫死人,人言可畏,也令我多了份同理心,暴力就是暴力,但不代表我沒有這種暴力,那些編輯記者,為什麼可以這樣?出一篇報道,會令一個家庭很不開心,我不會這樣。但我路過見到隻曱甴,踩死佢,我就是這麼暴力,因為那些人當我是曱甴。我經歷那幾年,學到的是這些,後來我見到那些記者,全部變了好朋友,當年寫得我最勁的,我還多謝他,我說:『你是我的菩薩。』我廿幾歲,你賜這個名給我,令我省了很多時間,我三十歲前就明白這一點,令我成為一個比較善良的人。」

最慘的時候,他和謝安琪這樣互相扶持:「哪一個比較軟弱時,旁邊一個就比較理性地說話,年輕時,大家都經歷很嚴峻的問題,已沒時間幫對方,最好就是在對方旁邊。」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突然被讚「絕世好老公」

三十多歲的時候,張繼聰在無綫拍了《老表》系列和《收規華》、《幕後玩家》等劇集,令他入屋,觀眾緣由此而生。

「突然開始很多人寫:『這個是絕世好老公。』我當然很多謝他們這樣說,但我已過了那些階段,當年踩我的傳媒,我們結婚周年,貼張照片在IG,同樣的傳媒寫我們很恩愛、經歷很多患難,我心想:『當年是你們寫我。』所以不用太介懷,現在仍有很多人不認識我、不喜歡我,不要緊,只能俾心機做好自己的事。」

回想在TVB那五年,他感謝這個地方和高層給他機會。「零六二八(由清晨六時工作至翌日凌晨四時)當然辛苦,肝火盛,現在我一經過將軍澳隧道,體內毒素就會排出來,有陰影,但這個地方令我演技有磨練,在演藝學院讀書學到舞台演出,在TVB學懂鏡頭和剪接,和郭晉安合作,他說很開心,覺得我是對手,感謝監製Joe陳維冠,我和他亦師亦友,他讓我跟剪片,又學識剪片師的角度和機位,讓我出來拍電影時懂得節奏。」

教仔女的道理

張繼聰真的很勤力,聽他一口氣講演唱會、推出新歌,由童星、演藝學院、重新入行做樂壇新人、入電視台,到拍電影,和太太謝安琪一起經歷被踩到像地底泥,到情緒康復,人生有很多課堂要學習,還不止,他的工作還未數完,早前拍了ViuTV劇《季前賽》,飾演姜濤、Edan等的籃球教練,他感慨:「人生有希望,幾十歲還可以演青春偶像劇,和這班後生仔共過患難,凍到死又熱到死,劇中我功能性比較強,我就做好角色功能。」

五歲女兒喜歡Anson Lo,十五歲兒子喜歡COLLAR,他帶兒子去看演唱會,兒子見到COLLAR想合照但又害羞,他就乘機鼓勵兒子做運動:「練好身體,打扮好一點,對着女孩子不用害羞,做運動的人毅力好一點,我也教女兒選男友,最好選喜歡運動的。」

這是張繼聰做老竇講的道理。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