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重新發現自己

人生充滿選擇題,不同選擇帶來不同走向。來自演藝學院戲曲學院的吳嘉瑤,中學畢業後在中樂和運動選擇中徘徊不定;而就讀於電影電視學院的陳珏旭,亦曾經對踏入職場後再重返校園猶豫不決。幸運地,兩人都在家人的鼓勵下踏入演藝學院,各自在粵劇伴奏和電影導演的領域中重新發現自己,找到新的目標和使命。

吳嘉瑤

吳嘉瑤自小學習柳琴,同時是體育健將,曾經以為自己會成為全職運動員,直至中學畢業後要面對現實的選科問題。「當時好掙扎,一直舉棋不定,我相信家人最了解我,尤其媽媽清楚我的喜好和潛質,在她的支持下我決定入讀演藝學院。」

演藝六大學院中,戲曲學院和音樂學院皆涉獵中樂,她喜歡粵劇伴奏的即興互動模式,因此報讀戲曲藝術學士(榮譽)學位課程。「小學時透過課外活動班接觸過粵劇,覺得化大戲妝好型,由此培養出對粵劇的興趣,既然要揀選一個形式繼續學習音樂,粵劇是不錯的選擇。」

吳嘉瑤於《鑼鼓響》的《玉簪記》之〈偷詩〉演出中彈奏電阮。

回饋粵劇音樂

柳琴是高音撥弦樂器,常見於民族樂團演奏主旋律,但在粵劇拍和中並不多見。吳嘉瑤入學後,老師建議她轉修三弦,勇於嘗試的她欣然答應,然而開學半年便遇上疫情爆發,面授改為網課,令她大歎吃力。

「唉,好無奈!當時我對三弦的認識是零,要透過鏡頭學習新樂器是一大挑戰,幸好第二年斷斷續續回復面授課,加上趙太生老師非常用心教授,好不容易才追上進度。」趙老師是首屈一指的三弦樂師,在吳嘉瑤眼中,老師即使連彈三次空弦也特別動聽。

吳嘉瑤彈奏三弦伴奏。

遇上好的老師,激發出學習熱誠,吳嘉瑤在短時間內掌握三弦的技巧,更迷上其獨特韻味,「三弦可剛可柔,演奏江南風味的樂曲特別有韻味,非常吸引,我終於找到了最熱愛的樂器!」最近她為粵劇同學的畢業習作伴奏,在有限的排練下演奏一首格式極為緊湊的樂曲,別人或許會覺得膽顫心驚,她卻玩得盡興。「以前樂隊演出都是預先排好譜,基本上是照譜演奏,但粵劇伴奏像live band一樣,玩現場即興,好有挑戰性!」熱愛運動的人,似乎都喜歡挑戰自己。

吳嘉瑤與趙太生老師及同學合照 。
吳嘉瑤於廣東音樂學術研討會暨音樂會與戲曲學院廣東音樂小組合照。

伴奏以外,戲曲學院的音樂課程還包括中國文學、粵劇歷史、音樂設計等,這種理論加實踐的學習模式,對新人來說是重要的基礎訓練。「我以前不知道原來粵劇音樂也可以有系統地訓練,行內的前輩經常說有譜便懂得彈,但老師傅有的是經驗,而我們最好由理論學起,再慢慢累積經驗,當你了解到粵曲音樂裏面的預定格式,自然更易掌握。」

踏入課程最後一年,她開始思索未來路向,「人生有很多選擇,我至今做得最正確的選擇是考入演藝學院,粵劇和三弦為我帶來很多機遇,我希望為粵劇作出貢獻,畢業後投身推廣香港的粵劇音樂伴奏。」

陳珏旭

創造夢想世界

「電影好像一個夢境,每次發夢都會看到一個全新的世界,做電影最開心的是創造出不同世界,然後將你的夢想世界呈現在觀眾眼前。」在電影電視學院主修導演的陳珏旭,啟蒙老師是從事電影業的兄長,自幼沉浸在各類型電影、劇集、動畫中,令他興起學習電影製作的念頭。

陳珏旭於拍攝現場閱讀劇本。(拍攝: Akimoto)

中學畢業後,他在香港知專修讀電影電視及攝影課程,隨後加入廣告公司,又先後任職電視台及電影編劇。原本一心一意寫劇本,但在創作過程中漸漸渴望掌握更多話語權,於是嘗試執導,在2020年參加鮮浪潮本地短片競賽。「我在拍攝短片的過程中發覺自己對製作一知半解,當時想,如果要繼續行導演這條路,需要由基礎學起,於是把心一橫報讀電影電視學士課程。」入行多年才決定重新起步,陳珏旭坦言初時猶豫不決,「反而家人好支持,他們知道我目標明確,覺得一世人流流長,只是花四年時間讀自己喜歡的專業沒有問題,若果今次錯失了,將來未必再有機會。」

鮮浪潮本地短片拍攝現場。 (拍攝: Akimoto)

他比較過不同院校的相關課程,發覺演藝學院的電影電視藝術(榮譽)學士課程跟行業的運作模式最接近,可自選專修科目,亦兼顧影視理論和歷史課。「學院強調團隊合作,上學年的機燈功課原先預計拍一晚便完成,後來足足拍了三日兩夜,難得的是全個團隊都毫無怨言,即晚到附近酒店訂房過夜,第二天清晨趕回學校繼續拍攝。」他笑言若此情況出現在正式片場,可能已釀成不愉快事件,「我們同學之間目標一致,但實際拍攝工作牽涉太多複雜問題,團隊花在磨合的時間可能比創作還要多。」

作為有經驗的行內人,重新有系統地學習製作,可有帶來新啟發﹖「工作了一段時間,原來會忘記一些很簡單的東西,或者視之為理所當然。重新學習提醒我凡事不要想得太複雜,適當時候還原基本步,嘗試用另一角度去思考。」正如坊間批評香港電影沒落,陳珏旭卻抱着不一樣的樂觀態度,「過去出現太多合拍片,香港電影人製作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題材和故事,近年合拍片大減,本地獨立製作有機會突圍而出,開創香港電影發展另一個重要時期。」

陳珏旭與副導演朗仔在後樓梯看導演螢幕及與攝影指導豪仔商討拍攝角度 。(拍攝: Akimoto)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