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東方日報A1:壓力爆煲 悲觀前途 24小時2大學生走上絕路

中大男生在校園天橋飛墮至山坡草叢。
中大男生在校園天橋飛墮至山坡草叢。
人員檢走氦氣罐等證物。 (余宏基攝)
人員檢走氦氣罐等證物。 (余宏基攝)
人員在山坡草叢調查。
人員在山坡草叢調查。
事主品學兼優,升讀港大後疑壓力爆煲。
事主品學兼優,升讀港大後疑壓力爆煲。
中大學生在連接何善衡工程學大樓的天橋墮下。
中大學生在連接何善衡工程學大樓的天橋墮下。
中大男生墮斃,多名內地生到場助查。
中大男生墮斃,多名內地生到場助查。

性格內向、剛升讀港大的尖子男生,疑因入學後未能適應學習環境變化,在壓力爆煲及對前途絕望的雙重煎熬下,於前日反鎖在柴灣住所房間,用膠袋笠頭吸氦氣輕生。事主家人當晚揭發,惜未能挽回男生性命,這是繼上周四(12日)有中大生在校園墮橋身亡後,在不足24小時先後再有大學生走上絕路。有學者指出,疫情影響青少年與同學關係,可能對升學造成更大的人際衝擊,另港府亦應加強規管氦氣,藉此堵塞安全漏洞。

前日深夜11時許,執法部門接報,指一名姓林(18歲)青年,被發現在柴灣杏花邨35座一單位房間吸氦氣自殺。救護員接報趕至,惜經檢查後證實事主已當場不治。執法人員在場沒有檢獲遺書,經初步調查後,相信事件無可疑,列作「自殺」跟進。人員其後檢走氣體罐等證物,死者遺體由仵工舁走,稍後由法醫檢驗以確定死因。

據悉,林男與父母及16歲胞弟,約一年前遷入上址,他生前沒有罹患長期疾病,亦無欠債或與人結怨,自身沒有經濟問題和感情問題。由於為人性格內向,故此甚少與家人交談。林男品學兼優,最近剛升讀香港大學,縱使家人並無發現他近期表現異常,但卻感覺到因學習環境的變化而對其構成一定壓力。

案發前一晚約11時,林母曾經進入其睡房,敦促他填寫獎學金申請表,林男表現未見異常。前日上午,林的父母和胞弟分別上班及上學,林弟於當日下午約3時半返回住所,發現哥哥已關上房門,房內有移動物件的聲響。直至當晚約8時,林父返回住所,察覺事主房門緊鎖,敲門又未有回應,但他對此沒有為意。在約兩小時後,林父再次敲門無果始深感不妙,遂用後備鑰匙開門查看,卻赫見兒子已倒臥地上,頭部被黑色膠袋包裹,膠袋以橡筋綁着頸部,其身旁則有一個用橡膠管黏着的藍色氦氣罐。林父見狀慌忙報案,同時持續以心肺復甦法急救,惜仍未能挽回愛兒性命。

消息指,執法人員沒有發現事主遺體有可疑傷口,其倒斃的房間門窗上鎖,現場無搶劫和掙扎痕迹,所有財物均完好無損。人員檢查事主手機,發現在前日下午約3時,他在社交平台發布最後一則貼文,寫上「我想早點離開到被遺忘的土地」,相信是要暗示尋短,但並無再着墨交代原因。

這是本港在24小時內,接連有兩名大學生疑因學業壓力爆煲而走上絕路。上周四晚上10時許,一名姓王(19歲)中大內地生,疑在中大何善衡工程學大樓通往蒙民偉工程學大樓一行人天橋墮下,重傷倒臥在約12米下的山坡草叢。事主被送院搶救,惜至當晚約11時半不治。

針對今次有學生吸氦氣斃命,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表示,氦氣自殺並不常見,惟近年同類案件確有所增加,「每年間中會出現3、5個人(用)這種方法輕生」。據他所知,早年可以經內地購物網站輕易購入氦氣,亦曾聽聞有人在港鐵站等人煙稠密的地方交收,目前本港在規管氦氣銷售等仍存有漏洞,期望港府可加強監管。

葉又稱,升讀大學會面對各種新事物,但疫情使學生適應大學生活相對被動,甚至自信心不足,例如部分學生在疫後復常仍堅持戴口罩,除因健康防護因素,亦可能反映他們對於與人相處存有焦慮。疫情擾港3年,學生多上網課,中學階段與同學的關係不如往常密切,他預見未來一兩屆的大學新生均會有類似情況。

學友社學生輔導顧問吳寶城則表示,現時學生壓力較疫情前多,以中學生為例,疫情期間多上網課,影響學生的學習基礎,亦削弱他們的社交技巧;升讀大學後突然要認識更多新朋友,連帶升讀大學的壓力也會增加。但大學生的學習流動性較高,要對學生提供支援也較為困難。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

http://orientaldaily.on.cc/

東網網站 : https://on.cc/東網Facebook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onccnews/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