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苑仔自封「東北惡狗」收埋勁多黑材料 自揭初入無綫受冷眼

苑仔接受王祖藍訪問,原來祖藍光顧苑仔公司「育髮」及「防脫髮」療程而結緣。(大會提供)
苑仔透露當年在亞視化妝間,亦曾多番受冷待,更試過坐足1小時沒人理。(大會提供)

由王祖藍主持的《有個閨密叫祖藍》,周日(4日)晚播出第6集,嘉賓是快人快語兼率性的苑瓊丹(苑仔),祖藍表示與苑仔結緣,全因光顧對方公司的「育髮」及「防脫髮」療程。

甫與祖藍碰頭「把口就冇停過」的苑仔,自封「東北惡狗」:「我會咬人,我份人落閘放狗㗎,我最大問題係就算我想呃你,但我個樣(呃唔到人),好多人都好驚我,我又好衰嘅、比較八卦,收收埋埋人哋好多黑材料。」

苑仔在節目中分享事業、愛情及婚姻方面的波折及得著,另外還有人生觀、愛情觀及與《男親女愛》同劇演員的深厚友情等。

苑仔表示當初對演戲產生興趣,全因讀書時上過無綫新聞節目:「有次TVB去我學校拍計數機嘅故仔,攝影師拍拍吓走埋我度,咁我咪喺度扮計數咯,嗰晚返去睇新聞真係見到自己,我就覺得自己好似好識做戲咁。」

1982年因報讀亞視第一期藝員訓練班入行的苑仔,謂全靠在亞視打好基礎,才得以在無綫「生存」:「我喺亞視時會得罪高層,譬如有人誣蔑我,我會同高層解釋,就算佢話:『唔聽呀,你出去啦』,我都會話:『唔得!我一定要講。』人哋請你出去你都唔走、係都要講,其實好冇禮貌。我記得做完頭一個星期TVB,我揸番架車去亞視度喊。」

苑仔續指在無綫工作初期「好多說話聽」:「有一次我梳頭,佢(工作人員)梳得有啲唔啱,我就話:『咦?唔連戲喎』,梳頭嗰個嗰把梳就即刻放喺張枱度話:『咁你自己梳!』其實嗰吓要發脾氣好容易,要起身拍枱講粗口都得,但我當時諗咗諗,決定吞咗佢。我拎起把梳,佢真係唔知我識梳,我咪自己吹自己梳,之後就起身走。」

苑仔透露當年在亞視化妝間,亦曾多番受冷待,更試過坐足1小時沒人理,之後有化妝師點醒便走去學化妝,轉做「不求人」:「從此以後冇人可以掂我個妝,冇眉毛又好、彩虹眼影又好、畫星星眼都好,全部我自己化。」

(即時娛樂)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