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私院清潔工保安未獲防疫津貼 工會估計逾萬人仍派漏

【獨媒報導】政府在第六輪防疫抗疫基金推行「物業管理業界抗疫支援計劃」,向前線清潔工和保安派發一萬元津貼,惟仍有工友成「漏網之魚」。有工會收到逾300名工友求助,稱未受惠於津貼,當中逾半任職私家醫院,亦有人來自公立醫院中醫部。有私院保安無奈稱,自4月起已多次向不同政府部門反映,惟均被「當波踢」,「究竟我哋要用咩途徑去申請?」工會估計有約一萬名工友被遺漏,促政府設上訴機制,並容許工友以個人名義申請。

已發放逾12億津貼

現時受惠於第六輪防疫抗疫基金的員工,包括在公立醫院、專上學校、非官立學校、各公共交通、私人住宅、綜合用途樓宇及工商大廈等工作的清潔工及保安,於今年2月至6月每月發放2,000元津貼。當局至今已接獲約1萬8千宗申請,涉逾20萬名員工,並已批出逾12億元津貼,近13萬人受惠。

惟清潔工人職工會表示,收到300名工友求助,稱未能受惠於津貼,當中約130人於私立醫院任職。

梁芷茵


清潔工人職工會幹事梁芷茵

私立醫院工友未受惠 向政府反映卻被「當波踢」

在大學站一私家醫院工作的保安阿興表示,醫院保安部連同清潔部逾百人,均未獲發防疫津貼。他們自4月起已多次向不同政府部門反映,包括教育局、民政事務署、民政事務局等,亦曾以「三無大廈」形式作個人申請,惟多次均被「當波踢」,斥政府部門互相推卸責任。他表示,自己在計劃截止亦再作查詢,惟至今未獲回覆,「究竟我哋要用咩途徑去申請?」

阿興


阿興

在同一醫院任職清潔部的阿柱指,他們平日的工作須直接接觸確診者,如保安要護送他們到病房,清潔工則須打掃確診者使用的房間,絕對屬於抗疫前線,「疫情咁嚴重嘅情況,所有同事都冇退縮過,點解我哋得唔到認同?」保安部業仔續指,希望政府可後補津貼,鼓勵一眾辛勞的工友,「提升返啲士氣,繼續為香港人服務。」

阿柱


阿柱

在社福機構任職清潔工的寶麗則表示,除了進行平日的清潔工作外,自己更需要落區派發物資,經常接觸他人風險較高,但她「做咁耐都冇聽過有呢啲申請,都唔知喺邊度申請」。清潔工人職工會幹事梁芷茵補充,寶麗任職的物業不屬於私人物業,沒有管理公司作出申請,需要由房屋署代為申請,惟現時沒有清晰申請方法及程序。

寶麗


寶麗

料過萬工友被遺漏 工會促設上訴機制補發津貼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胡美蓮表示,除私家醫院外,亦有6種不同類型個案未能受惠,包括商業大廈內的銀行分行、辦公室及流動外判清潔工、非政府資助團體、物流業貨倉、及離職後被剝奪津貼的工友。當中大多為物業管理公司拒絕代為申請,亦有人因未清楚申請方法及程序而錯失機會。她近期亦接獲十多名來自公立醫院中醫部的工友求助,指自己不被納入津貼範圍,相信未受惠的工友人數或過萬。

胡提到,工會早前已前往立法會申訴部,提交約300名工友的個案,並與立法會議員如郭偉強、狄志遠、林素蔚和梁子穎會面,惟均獲回覆指申請期已過難提供協助,申訴部亦至今未有回音。她形容,政府早前已「拾遺補漏」修改津貼範圍,但「補極都補唔完,唔係好察覺到個問題」。

工會促政府盡早修例,容許清潔工及保安員以個人名義自行申請抗疫基金,並經僱主簽署作核實。他們亦要求政府設立上訴機制,讓合資格但未獲津貼的工人,就申請結果進行上訴。

無標題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胡美蓮

計劃屢被揭有遺漏

政府第六輪防疫抗疫基金,起初只向所有政府合約承辦商、私人樓宇和工商物業的前線清潔工發放津貼,惟被質疑有漏洞,後擴大範圍至醫管局、專上院校和非官立學校承辦商的清潔工及保安,並再擴至各公營運輸的前線員工。時任特首林鄭月娥曾承認「同事真係有啲嘢漏咗,漏極都未補哂」。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