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假期少工時長成抑鬱主因 無理住戶亂投訴 保安員呻不被尊重

on.cc 東網 更新於 09月04日12:45 • 發布於 09月04日05:49 • on.cc 東網
X先生指曾經面對住戶無理的投訴。(黃仲民攝)
X先生指曾經面對住戶無理的投訴。(黃仲民攝)
嚴廷玲則指保安員抑鬱情緒與不理性消費及參與賭博有關。(黃仲民攝)
嚴廷玲則指保安員抑鬱情緒與不理性消費及參與賭博有關。(黃仲民攝)
劉浩榮認為保安員輪班休假太少,未有足夠時間家庭團聚。(黃仲民攝)
劉浩榮認為保安員輪班休假太少,未有足夠時間家庭團聚。(黃仲民攝)

抑鬱、焦慮及壓力情況成為不少保安員疫下出現的心理健康問題,香港保安專業學會以網上問卷形式、訪問163名年齡介乎23至73歲的保安員,發現近2成受訪者出現不同程度的壓力狀態,近3成人曾感焦慮,逾3成受訪者甚至已呈抑鬱狀態。調查機構指待遇、自我認同感及行業認受性成為壓力來源,建議保安公司多了解員工需要,亦呼籲市民尊重保安從業員。

香港保安專業學會會長劉浩榮指,保安員工時長達12小時,加上需要輪班,休假少,不少保安員未有足夠時間作適當社交活動或家庭團聚,以及疫情令工作量增加等,均令保安員出現心理健康問題。他又指,許多人依然認為保安員只是「看更」,只有低學歷人士從事,促成保安員的自我認同感較低。錫安社會服務處勗勵軒輔導中心展外輔導及心理教育部主管嚴廷玲則指保安員的抑鬱、焦慮等情緒與他們不理性消費和參與賭博的程度有關。

從事10年保安工作的X先生(化名)指,曾經面對住戶無理的投訴,要求保安員拒絕任何人探訪,但當保安員拒絕住戶的親戚探訪時,又收到投訴。X先生指保安員無法記住所有住戶的親友,只有「硬食」,公司亦沒有安撫,坦言是次投訴成為了「心中最大的刺」,但他沒有向親人訴苦,不希望將負面情緒帶回家。保安員亦面前法團的壓力,需要聽從法團指示,間中需做園藝及維修工作,不聽從則要承受「閒言閒語」。

團體建議保安公司多加與員工傾談了解其需要、制訂投訴及處理機制,以及加多獎勵或勉勵員工,更應加強培訓,令員工認識如何維持心理健康。團體亦呼籲市民更深入認識保安行業,尊重從業人員。

東網網站 : https://on.cc/東網Facebook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onccnews/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