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摘星山莊成功搶救 原因在他硬起來

台中市知名古蹟摘星山莊。翻攝台中市政府觀光局大玩台中網站
▲ 台中市知名古蹟摘星山莊。翻攝台中市政府觀光局大玩台中網站

有128年歷史的楊梅京兆堂,上週遭建商拆除,夷為平地。過去幾個月為京兆堂積極奔走的師大社教系兼任助理教授蕭文杰,對桃園市政府相當失望。他說,若桃園市府有心要保留,包括容積獎勵、以地易地等方式,都可以讓京兆堂保留。他舉台中市市定古蹟摘星山莊為例,原本也被建商拆了一半,但因有中央與地方政府積極協調,最後順利保留。

《NOWnews今日新聞》也專訪文化部前部長洪孟啟,他曾任台灣省政府文化處代理處長,任內協助摘星山莊保留。聽到百年古蹟京兆堂被拆,洪孟啟大嘆可惜,他說,古蹟要能保留,地方政府扮演最關鍵的角色,有時甚至中央都使不上力。

摘星山莊位於台中市潭子區,根據摘星山莊官網,宅第主人林其中將軍在清朝咸豐4年(1854年)開始,到福建等地參與各項戰役,甚至在太平天國之役也隨軍到浙江,屢建奇功,是傳說中,台灣協助平定清朝太平天國之役十八大老之一。林其中卸甲歸田後,建摘星山莊安享餘年。

▲摘星山莊被譽為台灣傳統十大民居之首。翻攝台中市政府觀光局大玩台中網站

至於會取名摘星山莊,根據文化部的國家文化資料庫,是因林其中的養父王成助,曾於福建一帶經營標局而致富,名曰「摘星山莊」,林其中回台後,將宅第也取名為「摘星山莊」,以示飲水之源之意。

國家文化資料庫描述,摘星山莊占地約2440坪,建造宅院的匠師及所使用的磚瓦、花崗石和杉木等都來自福建,是台灣少見的清式武官住宅,在現存的台灣傳統民居建築中保存相對完整,被譽為台灣傳統十大民居之首。

摘星山莊雖獲文化界高度激賞,但因屬私人財產,地主無意提報為古蹟,1997年7月,地主將摘星山莊售出,當時包括中央與地方政府、民代極力搶救,當年年底,當時的台中縣政府先將摘星山莊列為古蹟,再由各級政府出資買回,不過前廳右角間、右山門、右外護龍都已遭嚴重破壞,2004年台中縣府啟動修復,2008年完工,如今摘星山莊已成台中縣市合併後,知名的人文歷史景點。

洪孟啟回憶,當時省府團隊與當地文史工作者聯繫協調,為了買回摘星山莊,由地方文史團體、縣府、省府、文建會(文化部前身)等按比例出資,當時的省長宋楚瑜也出面協調,用區段徵收的方式提供縣府經費,建商最後願意接受,算是達成圓滿結局。他讚揚,當時扮演最積極的角色,當屬時任台中縣長廖永來。

事實上,廖永來2017年在摘星山莊保存20周年記者會上說,摘星山莊是台灣史上首座縣定古蹟,當年的「搶救摘星山莊事件」,可說是台灣社會對於古蹟保存與文化再造的重要分水嶺。

洪孟啟說,地方古蹟要能保留,縣市首長的態度很重要,尤其在凍省後,縣市長的裁量權更大,能使用手段更多,且除了顧及文化價值,建商的權益也應保障,縣市長除了能提出各種補償方式、道德勸說外,若建商態度仍未鬆動,縣市長也能軟硬兼施,畢竟建設完工後,仍會有需要市府協助的地方,建商還是要賣市府面子。

洪孟啟說,即使他後來曾任文化部長,但許多地方上的古蹟保存案,他還是只能擺低姿態,耐心溝通協調,最重要的就是各方都不要撕破臉,大家一起找出共贏的方案。他開玩笑說,「磕頭也要去磕,一直拜託。」至於京兆堂被拆,他直言很可惜,桃園市府態度應該可以再主動點。

蕭文杰也提到楊梅的另一市定古蹟,道東堂玉明屋。鄭氏家族是清朝初年楊梅地區的重要開墾者,鄭大模在雍正13年(1735年)時渡海來台,在張姓人家當長工20餘年,後來娶了張家女兒,變成大地主,楊梅地區現在還有「大模街」。鄭氏家族堂號皆稱道東,位在楊新路三段的道東堂玉明屋,是鄭大模派下大房第五世子孫鄭玉明所建,不過興建年代已不可考,據推測是在1927年啟用。

根據文化部國家文化資產網,「(道東堂玉明屋)外牆為紅磚構造,牆頂架檩木,檩上至椽板、望磚及仰合瓦屋面。左右橫屋簷廊各有一組磚造西洋式列柱九拱圈立面,為客家建築少見之規模,展現東西合璧建築之風,為近代西方東進代表作,具有特殊歷史意義。」

道東堂玉明屋同樣面臨後代子孫賣地、古厝被拆的命運,2014年地方發動搶救,疾呼政府保留重要文化資產,當年7月市府公告指定為暫定古蹟,再經文化局與地主、建商、地方人士多次溝通討論,最後決議由市府出資5億元,向建商買回土地,並成立文化園區。道東堂在2015年7月底,終獲市府指定為直轄市定古蹟。

2017年台北世大運,標槍國手鄭兆村在決賽擲出91公尺36的成績奪金,是亞洲第一位突破90公尺的選手,隔年清明節,鄭文燦到楊梅鄭大模公祠祭祖,更稱讚鄭兆村是道東堂出的人才,「希望在大模公的保佑下,讓鄭兆村能夠再次勇奪金牌。」

遺憾的是,道東堂玉明屋與京兆堂距離不到6公里,桃園執政首長同為鄭文燦,但兩者命運卻大不相同。「搶救楊梅道東堂」粉絲專頁去年底也開始協助發布搶救京兆堂的訊息,但卻救不回京兆堂。

蕭文杰對此也感到不解與遺憾,京兆堂附近都是農業區,若要保存,花不了市府什麼錢,若要以地易地,換給建商較靠近市區的土地,建商也沒理由不接受,但市府文化局對可能的解決方案,卻提都不提,只想逃避,還把責任都推給後代子孫,造成對立。他怒批民進黨與鄭文燦,「過去的豪情壯志去哪了?(行政院長)蘇貞昌還要推文資保存2.0政策嗎?」

立即加入NOWnews今⽇新聞官⽅帳號!跟上最HOT時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