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國內

拆解龍應台的語言「藝術」

上報

更新於 2022年10月10日23:01 • 發布於 2022年10月10日09:11 • 馮睎乾十三維度
龍應台的反戰言論再度引發輿論熱議。(本報資料照片)
龍應台的反戰言論再度引發輿論熱議。(本報資料照片)

日前,台灣《聯合報》刊出龍應台專訪,題為「龍應台:鼓吹戰爭的人都是罪人」。

我對政治興趣不大,因為我本身是研究文學的。龍應台既是作家,又是台灣前文化部長,我只想從修辭和文化角度,評論一下龍女士這個訪談。

先看題目:「鼓吹戰爭的人都是罪人」。咦,這不是小學生也懂的道理嗎?一句小學生也講得出、任何正常人都會同意的話,居然能成為前文化部長的訪談「金句」,被媒體用作標題,光憑這一點,你已知道內有玄機了——到底誰是鼓吹戰爭的罪人呢?

龍應台在專訪表示,「真正有思考的台灣人」不會把自己的禍福架設西方的支持下,台灣在「西方抗中的新冷戰」成為寵兒,但台灣人也明白這是一種「恐怖的寵愛」。

看懂嗎?據龍應台所說,她原來代表「真正有思考的台灣人」,厲害了。潛台詞是:若你不同意她,便是「沒有思考的台灣人」或「假裝在思考的台灣人」。

說「台灣在西方抗中的新冷戰成為寵兒」,是典型「棋子論」,即否定任何事物的內在美好價值,把一切簡化為居心叵測的陰謀。在「真正有思考的」龍女士眼中,西方國家支持台灣,只因台灣是一枚有可能拖垮中共的棋子,西方不在乎台灣人的生死,也不欣賞台灣對民主的追求,對嗎?

這套修辭技巧,跟2019年香港親共人士掛在嘴邊的「美國人在背後搞事」,如出一轍,只是龍應台較聰明,不直接說「美國人在背後搞事」,卻把平平無奇的「背後」兩字,升格為波瀾壯闊的「西方抗中的新冷戰」,也不直講「搞事」兩字,而繞圈子說台灣變成西方「寵兒」,更別出心裁構思出「恐怖的寵愛」一詞——這是「矛盾修辭法(oxymoron)」,真有誠意。

但剝掉層層的修飾後,龍應台要表達的思想,根本就是「西方人(即美國人)在背後搞事」,跟香港任何一個腦殘「藍絲」的看法,並無本質上的分別。

龍應台另一精明之處,是深諳「小罵大幫忙」之道。所以,她會義正詞嚴各打五十大板(有一邊其實是打不中的),指出兩岸走到今日局面,兩岸領導人都有責任,「最主要的責任在北京政府身上」,然後不痛不癢講一番「阿媽係女人」的道理,呼籲強國要實踐「道德責任」,「必須對世界和平有所發揮與貢獻 。」

習近平聽到龍應台這樣說,會怎樣想?他會想:「龍應台說得對,讓我來解放台灣省,從今以後,台海就不再有戰爭威脅了,不是對世界和平作出重大貢獻嗎?」

當然,龍應台訪談的千里來龍,是結穴於批評民進黨:

「龍應台說⋯⋯民進黨過去以反中姿態獲得選票,這可以理解,不過當民進黨以此取得選票,還繼續把人民帶向戰爭邊緣,這是不負責任的。」

這句話真有趣,言下之意似乎是:「你以反中姿態獲得選票就夠了,當選後,還有必要反中嗎?」政黨履行自己的選舉承諾,原來叫「不負責任」,龍女士果然「真正有思考」。

圖窮匕見,把訪談讀到尾,你就明白標題的「微言大義」。首先,龍應台以一句堂皇地空洞的口號——「鼓吹戰爭的人都是罪人」——作前提,接着把一切守護台灣的備戰行為,都扣上「鼓吹戰爭」帽子,最後blame the victims,指責這些台灣人「都是罪人」,那麼中共最喜聞樂見的「和平論」,就不着痕跡論證完畢了。

我不明白有文化的龍女士,為什麼會無知到一個點,把「備戰」理解為「鼓吹戰爭」。難道台灣只要解除武裝,中共就不會入侵?對此問題,中外經典早有共識。《孫子兵法》說:「故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想別人不攻擊你,不是呼籲戰狼承擔「道德責任」,而是先令自己強大得無可攻擊。

中國人這句有智慧的老話,跟西方兵法經典《軍事概覽》(Epitoma rei militaris)的名言是相通的:

欲太平者,當備戰。

Qui desiderat pacem, praeparet bellum.

方便的話,請龍女士「用文明來說服我」。(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