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說愛妳的人如果不尊重妳的選擇,那就不是愛妳!一個母親對婚前女兒的告白

文|鄭蓮喜

相見禮席間,一直帶著燦爛笑容的女兒與我們道別:「路上小心,我再打給你們。」女兒的開朗笑臉和準女婿恭敬問候的模樣,一路跟著我們上了高速公路。

相見禮進行了兩個小時,兩家父母談到孩子們的成長故事時,像韓食套餐般一一展開,如女兒在牆上畫滿圖畫、準女婿多麼聰明伶俐等等,但對婚事卻幾乎隻字未提。

兩家父母都清楚,在大人的世界裡,說錯一句話會引起多大的誤會和不睦,於是四個人就只是用孩子們的成長故事填滿了飯局,互相分享著毫無資訊可言的話,勸對方多吃一點。

這期間我一直難以下箸,除了沒有特別想吃的東西之外,也因為準親家母的一句話──「哎呀,我會當作是多了一個女兒。」──讓我如鯁在喉。

其實這是在電視連續劇或日常中都時常能聽到的話,所以也許有人會覺得這沒什麼問題,但它卻卡在我的喉間。

我當然知道這句話蘊含了一些心意,包含要我們不用擔心,她會像自己女兒一樣照顧她、教她,以及會和這漂亮媳婦好好相處,但是那句話就是梗在了我的喉嚨裡。

女兒出嫁。

圖片|Photo by tig on PIXTA

在回程車上,我問老公:「你會把女婿當作兒子嗎?」

老公用力抓著方向盤,用帶著疲倦的聲音回答:「兒子是兒子,女婿是女婿!女婿怎麼可能變兒子。」

「就是說啊!我也不覺得我會把女婿當作兒子,為什麼大部分的公公婆婆,全都說會把媳婦當作自己的女兒?是因為知道自己做不到嗎?」

老公凝視著高速公路一會兒後開口:「怎麼可能靠一句話,就把別人的孩子變成自己的孩子!連個過程也沒有,就算有過程,也不可能超越血緣關係,不可能贏得過。」

我附和:「對吧?因為血緣關係難以逾越,所以在儒家文化裡,才會企圖用制度抹滅女性的自我認同,讓女人遷出戶口,說是嫁出去的外人,避免女人出入娘家,藉此抹去女人的立身之地,讓她們像是沒有湯料的鯷魚清湯滲進男人家裡。」

(延伸閱讀:傳統習俗與性別反思:初一回娘家會帶窮?

我憤慨地說著,老公盯著前方開車,說了一句:「現在都已經沒有戶籍法了,還說什麼嫁出去的外人,過年過節的時候婆家、娘家也都有去拜訪啊!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是嗎?通常都是受害者忘不了,加害者一下就忘了。」

老公嘆氣似地接著說:「彼此互相尊重,好好相處就行了。」

「唉,都不知道剛剛吃了什麼。」

「是啊⋯⋯。」

女兒當新娘嫁人。

圖片|Photo by rrrr on PIXTA

相見禮後,我肚子不舒服了一個多禮拜,不是拉肚子,而是從胸口到下腹部都悶得慌,吃腸胃藥、老公幫我按摩都不管用。我拿出電熱敷墊圍住肚子一整天,熱敷墊燙人的熱氣,仍無法驅散我肚子裡的寒意。

過了一週,約莫是第九天還是第十天的時候,我和女兒傳訊息時提到我肚子不舒服,她問我:「怎麼了?要快點好起來喔!」接著傳了表情符號,我要她下班後打電話給我,她回:「好!」之後,直到深夜才接到她的電話。

「媽,肚子怎麼樣?有好點了嗎?」

聽到她憂心忡忡的聲音,我回答:「就那樣⋯⋯。」接著把心裡的話一股腦地說了出來。

「居然有人說要把妳當作自己的女兒!我看我就是太討厭這句話,腸子才會氣到打結!」

「媽,妳在說什麼啊?」女兒無言地笑著說。

「妳想想看,我把一個這麼漂亮、善良、能幹、性情像菩薩的孩子養大,結果沒見幾次面她就說要把妳當自己女兒,讓我突然心有不甘嘛!」

「媽,妳別這樣,人家只是說了長輩們常說的話而已,我就是妳的女兒啊!還會是誰的女兒,真是!」

我嚴肅地說:「不,女兒!我是真的吃醋,這不是見不得別人好,該怎麼說呢,真的就像腹部深處聚積了寒氣一樣不舒服!跟妳聊一聊之後,感覺真的是這個原因沒錯,話說出來後我肚子就舒爽多了。」

「媽,妳也真是的。」

聽見女兒連綿不斷地爽朗笑聲,我心裡才變得舒服,也忍不住為自己不像話的牢騷笑了出來。

「妳要知道,我是真的很在意,因為我太愛妳了。」我對笑到快喘不過去的女兒補充「女兒!妳去跟準女婿說清楚,說我因為太愛妳而肚子痛,因為捨不得。」

原本哈哈大笑的女兒,停下笑聲說:「我會這麼跟他說的,真的。妳別再工作了,快去睡覺吧!春節連假的時候我再去看你們。」

(電影解析:《淑女鳥》:如果我是個失敗的女兒,媽媽還會愛我嗎?

媽媽跟女兒打電話。

圖片|Photo by mits on PIXTA

和女兒講完電話,肚子的不適似乎漸漸消散,待隔天起床後,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看來我是真的因為不捨女兒,肚子才會作怪。

如今已經是不會說「出嫁」這個詞的時代,女兒也在上班,本就會因為工作的關係而離家生活,我又何必這麼擔心呢?

我想大概是我在下意識中,憶起了自己的相見禮時,婆婆所說的「我會當作多了一個女兒。」及我為人媳婦時遭遇的種種經歷,才預先感到恐懼吧!

那天傍晚我和老公喝著茶說:「我好像是因為女兒說要結婚,覺得捨不得,肚子才不舒服。」老公無言地噗哧一笑說:「無聊,有什麼好捨不得的?」便直盯著手機看新聞。

後來晚上上床睡覺時,老公突然說:「是啦!確實有點捨不得。」

我撞了一下老公的肋骨說:「你不是說我無聊?怎麼?仔細想想後覺得不捨了?」

在關了燈的房間裡,老公沒有回話,只是呆呆望著天花板搖搖頭,便睡著了。

(延伸閱讀:父親對女兒的影響有多大?四位優秀女性因為父親支持教育,成就獨立

老公在女兒開始顯現要結婚的細微徵兆時,還有準女婿三年前第一次來問候的那一刻起,心裡就已經做好要送走女兒的準備,去年夏天開始論及結婚一事的時候,他極其認真地對女兒說了一堆:「過得好就行了!」、「妳幸福就夠了!」、「相愛當然要一起生活。」、「真羨慕妳!」等等的好話,然而每當女兒和我講電話,聽她說起對女婿的一丁點不滿時,他都會毫不猶豫地嘟嚷著:「我反對這門婚事!」

他也是這樣表達自己的不捨,就像我的肚子不適一樣。

有哪個父母不寶貝自己的孩子?有哪個父母不疼惜自己的孩子?仔細想想,所有的父母應該都會在子女結婚以前,覺得自己的孩子珍貴,而感到不捨吧!

一家人開心出遊。

圖片|Photo by Fast&Slow on PIXTA

女兒,妳要永遠記得。

我們捨不得妳,永遠都疼惜妳,即使妳過得幸福、妳過得好、妳要我們不要擔心,我們也還是會心疼妳。

這是天下父母心,別忘了妳有一對因為太過愛妳,而感到不捨、不成熟的傻爸媽。

不過有件事妳要銘記在心,妳要知道若是說愛妳的人,不尊重妳的選擇權,那就不是愛妳;妳可以自由選擇的一切,若是被育兒和家庭和睦為由犧牲,或是因為丈夫的工作、說會視妳如女兒的公婆勸說,而影響了妳的選擇,那都不是愛。

眾多女性之所以每逢過節就消化不良、抑鬱復發,甚至想要離婚,就是因為在最基本的選擇問題上,女性總是沒有優先權,不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大韓民國婚姻問題的核心,一直都是選擇問題,男人和女人都是被害者,每個人都無法擺脫這扭曲的選擇問題。

不過,被剝奪一切選擇權的女性們,已經從抹去名字、抹去個性、抹去夢想,為了傳宗接代而將自己投射在子女和丈夫身上的時代,往前邁進到找回自己的名字、找回個性、實現夢想、生育、教養自己的孩子而非男方後代的時代,這是為了重拾存在而產生的紛擾。

所謂的女人,就像是鯷魚高湯一樣被熬製使用,甚至失去名字,被冠上「媽媽」這個名稱,變成某種情感依附的對象,而要對抗這一切絕不容易。

以男性為中心的韓國社會,無止盡延長著兩性不平等文化霸權的壽命,從這樣的社會進到一個家庭的歷史當中去獨力展現自我,真的相當艱難。

所以妳要好好記著,妳想做的事和妳的選擇!

我心疼又不捨的親愛女兒啊!往後的判斷及選擇,都是妳的份內之事了。

妳要參與無數女性的吶喊,並化為實際行動,為了妳的女兒,也為了妳的兒子,否則我擔心妳到了我這個年紀,也會因為肚子不適,而寫下這樣的文章。

本文摘錄自鄭蓮喜《我希望我女兒活得自私:寫給活在耀眼世界的所有女兒們,來自母親滿滿心意的溫暖情話》,由三采出版授權原文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三采文化《我希望我女兒活得自私》/鄭蓮喜 著


《我希望我女兒活得自私》

延伸閱讀:

女兒是吸收媽媽情緒長大的:明白母親的影響,是我解放自己的開始

女兒是吸收媽媽情緒長大的:明白母親的影響,是我解放自己的開始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