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國內

人物》年輕時在街頭想改變體制 翁章梁如今正以民選縣長的身分翻轉嘉義

信傳媒

更新於 2023年10月24日10:03 • 發布於 2023年10月24日06:08 • 鄭國強
嘉義縣長翁章梁接受《信傳媒》專訪,談當年參加野百合學運到現在通過選舉擔任民選縣長,如何改變這個社會。(攝影/徐岳峰)
嘉義縣長翁章梁接受《信傳媒》專訪,談當年參加野百合學運到現在通過選舉擔任民選縣長,如何改變這個社會。(攝影/徐岳峰)

「我們嘉義縣政府竭誠的歡迎台積電到嘉義來設立新廠…」嘉義縣長翁章梁在遇到台積電宣布放棄龍潭擴廠的當天,馬上對外宣布,看似簡單的宣示,其實和同樣向台積電喊話的雲林縣長張麗善、屏東縣長周春米,儼然成了一種無形的競爭。

台灣的縣市首長中,翁章梁算是「老鳥」了,這是第二任,帶領著嘉義縣政府各局處、各組織,對內服務縣民,對外面臨各縣市有形的、無形的競爭,預算、聲量、支持度,他已駕輕就熟。

俄烏戰爭後爆紅的無人機產業,嘉義跑在全國第一

翁章梁任內,把嘉義設定為發展成為農工大縣,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嘉義縣的發展無人機產業策略,最後升格為中央、經濟部的計畫,創下十多年來少有的地方政策被「升級」為中央專案納入「5+2產業創新計畫」。

原本翁章梁只是要活化位於太保跟朴子的交界,要替台體大的亞創中心找尋發展的商機,經歷全台南北訪商,國內無人機廠商看到以後,發現嘉義農田多又廣,提供了廣大的空域,飛行風險低,非常適合作為無人機發展場地,就這樣,無人機廠商一家跟著一家進駐。

今年的國防航太展焦點在無人機,嘉義縣的亞創無人機中心又備受矚目,翁章梁在現場穿梭,還向外國廠商介紹亞創中心。(攝影/鄭國強)
今年的國防航太展焦點在無人機,嘉義縣的亞創無人機中心又備受矚目,翁章梁在現場穿梭,還向外國廠商介紹亞創中心。(攝影/鄭國強)

恰好遇到2022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無人機在不對稱作戰立下汗馬功勞,驚豔全球,政府決心發展無人機產業,2022年8月,總統蔡英文到亞創中心宣布無人機國家隊要設在嘉義。

之後,翁章梁遇到蔡總統,「我說總統你已經宣布無人機國家隊,而且無人機是國家重要的戰略性產業,那總統,應該是由中央全力主導、地方全力配合。」

蔡總統聽完建議,就把國安會、行政院、經濟部等有關單位找來,翁章梁把無人機業者聚集,雙方開了一次座談會,「所以總統那一天大概做了幾個很重要的拍板,第一個,整個無人機的發展應該中央主導,地方全力配合」。

蔡總統拍板無人機產業,從地方政策升級為中央政策

今年9月睽違4年的國防展開展,無人機全場焦點,全台第一個無人機專屬園區的亞創中心成為各國訪客參訪重點,翁章梁也是唯一參與的地方縣市長。

無人機已經成為全球軍工產業發展的焦點,嘉義又是全台跑第一的縣市,翁章梁說,現在整個亞創,從原本的蚊子館,成長過程中,已經有40幾個廠商跟單位進駐,透過結合產官學研各界能量,攜手中央部會共同打造無人機大縣,是具備研發、測試、生產功能齊備的國家級產業聚落,今年以來已有數十個參訪的國際廠商或政府單位,翁章梁興奮的說「嘉義高鐵站也開始常常看到外國人,這是過去沒有的。」

其實,翁章梁的政治生涯上半場,大多扮演輔佐角色。曾在台南縣縣長陳唐山身邊擔任秘書;在陳明文擔任嘉義縣長時,他是社會局局長;蔡英文總統執政後,在曹啟鴻、林聰賢擔任農委會主委時,他出任農委會副主委;更早以前,他還曾在台中市府任職新聞專員、民進黨文宣部副主任等。直到2018年,他高票當選嘉義縣長,這也是翁章梁從政以來首次「獨當一面」,那年他53歲。

當過陳唐山特助,在張花冠縣府內任局處首長

翁章梁說,當政務官是分享別人的權力,可能做1個月,也可能做4年,「當政務官,去實現老闆的想法,或者去說服老闆支持你的想法。」但人民一票票選出來的縣長就不一樣了。這次訪問是他首次對外界透露當上縣長的「感想」。

記者到訪當天,翁章梁在官邸旁的泡茶室批公文,這個簡單的空間被他戲稱為「軍機處」。(攝影/鄭國強)
記者到訪當天,翁章梁在官邸旁的泡茶室批公文,這個簡單的空間被他戲稱為「軍機處」。(攝影/鄭國強)

「透過民選當上縣長,自己獲得選民認可而取得權力,一任4年,可以自己設定施政目標,努力去實踐。」2018年以來,他每天和嘉義縣府的局處首長,如同一個球隊、一個團隊,彼此分工,朝共同目標前進,追求產業發展、農業發展、社會福利等,各面向得均衡,對翁章梁而言,團隊運作他再熟悉也不過,尤其他不論在每個媒體報導都會提到的「野百合學運總指揮」。

許多參與太陽花學運同學可能不知道,台灣在1990年3月,天安門事件爆發後一年內,也曾爆發衝撞體制,足以在台灣民主發展史上寫下一頁「野百合學運」。

野百合學運是啟蒙,開啟翁章梁的政治發展道路

「當年抗議老國代、許多政治改革問題,中國剛爆發天安門事件,因此執政的國民黨很緊張,很怕聚集在當時叫中正紀念堂的學生衝進總統府。」翁章梁指出,那時候李登輝接任總統不久,權力尚未穩固,國民黨也派人來了解我們要做什麼。

中正紀念堂的地下室佈滿鎮暴警察,周遭的屋頂佈滿情治人員,參與的群眾越來越多,學運,把翁章梁帶進社會各階級衝突與矛盾的最前線,他也第一次感受到底層的力量,整個運動和平落幕,卻在翁章梁的內心激起漣漪。

「我們開始想要了解這個世界,為什麼會有抗議,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矛盾,為什麼勞工要出來抗議、農民也出來、女性主義也出來、外省人、華西街的女性工作權也出來抗議,很多是我們一下子無法去理解的事情。」

「我是一個庄腳囝仔(鄉下小孩),不懂政治、不懂權力,父親是農夫,爸爸媽媽沒有權力,我怎麼會懂權力。」參加學運的翁章梁,從此開始思索,該用甚麼角度、用什麼價值去理解這件事情。

從街頭的抗議者開始,已經變成體制內的決策者

野百合運動,創造了台灣政治上的「野百合世代」,翁章梁從現場總指揮,一腳踏入政壇,30年的路,也從輔佐的角色,當上民選縣長,2022年順利連任,從一個抗爭者轉變到一個執政者。

「我現在執政很多能力,是在當年參加學運的時候養成的。」翁章梁表示學運開拓了他的視野,「換了位置會換腦袋,沒有錯,你現在坐的位置,會決定你很多思考,可能和當時的位置可能會有一些衝突。」

翁章梁思考了一下說,「還好,台灣社會往我們當時理想的方向前進、一直往正向的地方發展。」

翁章梁以前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在今年520時的談話為例指出,陳吉仲提到1988年發生520農民運動時提出的全面辦理農保及農眷保等7大訴求,經過30年,在蔡英文總統的主政下,以及立委的努力,農委會幾乎都達成,如今的台灣社會,和年輕時翁章梁期待的方向已趨於一致。

莫忘初衷,以民選縣長身分追求更好的體制

他以左派流行的一個比喻,形容自己從野百合學運以後的政治之路,「恩格斯一輩子在幫助馬克思,馬克思才是主角,但恩格斯不小心在擦玻璃的時候,留下自己的足跡…」、「我們在改造世界的同時,不小心世界也改造了我們。」

「我以前抗議別人,在街頭,我現在是執政了,以前沒有力量,現在掌握力量。」翁章梁回想起1992年在野百合學運上的穿梭,如今在縣長辦公室,年過半百,仍一本初衷的想改變這個世界。

延伸閱讀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