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家有一老如一寶 銀髮照護跨領域支援

台灣邁向超高齡社會,這幾年,需要被照顧的失能長者,預計將突破百萬人。針對銀髮照護,專家認為,講求跨領域支援,為長照找尋新解方。

賈代偉:「一定要去習慣以前走路的樣子,你不走,那個感覺不見了,這輩子大概就走不了了。」

基本上沒辦法工作要照顧,請看護也不便宜一天2500到2600元,一個月也是7萬到8萬費用,對年輕人來說,負擔也是很大。

母親癱瘓病重,30歲正值青壯年,他辭職全心照護,經驗從零開始。

賈代偉:「通常忽略了,沒有在一個安全環境下做這件事。」

賈代偉的媽媽 林幸茹:「對,這個好嚴重耶,我去撞牆壁啊,(頭),對,這不行啊。」

賈代偉:「可能有的萎縮,有的退化,其實我們要注意的是,她能不能負荷那個站的承受度。我換尿布都換不好,每次包每次漏。因為腦部受傷的人,其實她語言功能有傷到,沒辦法很完整表達,她到底要什麼,我們大概只能說,用問的方式,但是也有可能問不到。」

我不懂你你也不懂我,跨越鴻溝從同理心開始。

台中慈院神經內科醫師 傅進華:「我們一定要把自己心裡,想成自己老20歲30歲,你所有動作都要慢,我建議每次跟長輩溝通,或是要請她做什麼,那個指令都是簡單一次,她了解後,再下第二個指令。」

年輕世代責任之重,台灣目前扶老比例23.8%,國發會預估,2040年就會達到50.5%,意思是每2個年輕人,就要扶養一個老年人。而近在眼前的2025年,台灣需要被照顧的失能長者,將突破100 萬人。

朝陽科大銀管系主任 洪瑞英:「這個數字是相當恐怖的,台灣2300萬人裡面,大概會有1/5就是高齡者,整個台灣長照的人力,是相當地缺乏。」

一旦長輩發生意外,突如其來的傷病照護,暴露出三明治世代,上有老下有小,力有未逮的無助。

護理之家住民家屬 小綠:「我們都是夫妻都要工作,小孩子又還小,我們對於照顧媽媽,就沒有辦法那麼盡心盡力,媽媽留在那邊,我們很放心。」

台中慈濟護理之家住民 尤陳秀蘭:「現在有這種地方可住,像養老院一樣,我有在運動才有這樣,如果不運動,我如果沒做運動,這隻手會攣縮,現在有辦法這樣,我如果有運動,心情好很多,真的。」

台中慈濟護理之家物理治療師 紀家明:「肌少症如果嚴重到一個階段,會讓她(他)的生活功能獨立性下降,長輩可能會發生跌倒的風險。」

紀林点絨:「我(去年)4月去12月回來。我那時候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因為回來,我就沒辦法了,我是(有)兒子,不是女兒比較不方便。」

居服員 張寶絲:「來陪你散步幫你洗澡,我是希望說能夠讓你,用你自己的力氣,自己的力量趕快好起來。」

台中慈濟居家長照機構居服督導 洪愛艾:「主要是65歲以上的老人,都可以申請長照資源。」

紀林点絨的兒子 紀瑞彬:「她剛回來時需要做什麼,我會打電話去問。靠這個(扶手),比較減輕她腳部的壓力。在額度裡面就不用(錢),只是當初他有說裝幾支,是他們額度裡面的。」

紀林点絨:「三個兒子都是我剪的,我12歲開始學剪髮,這個在我的腦子裡,怎麼會忘記。」

跨過體能衰退的那道坎,是被需要的存在感。

採訪撰稿 李雅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