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跨性別泳將挨轟參賽不公 接受ABC專訪首發聲

(照片來源:AP)
(照片來源:AP)

跨性別運動員與女性同場競賽時,是不是比較有優勢呢?來看看美國這個例子,美國賓州大學跨性別泳將莉亞湯瑪斯,今年三月在一場女子自由式決賽奪金,賽後成為攻擊目標。其他女選手批評她擁有生理優勢,比賽根本不公平,事實上湯瑪斯是在大二那年,接受荷爾蒙療法,更改性別,大四才轉戰女子組比賽,面對競技不公的爭議她始終低調,風波過了兩個多月,她接受TVBS新聞夥伴-美國廣播公司ABC專訪,首度打破沉默。

轉播員:「莉亞湯瑪斯拉開距離領先了。」

23歲的莉亞湯瑪斯,今年3月在美國NCAA女子自由式決賽奪金,成為美國史上第一個,贏得一級大學聯賽冠軍的跨性別運動員,但這份榮耀隨即引發全美議論。

前女子網球選手娜拉提洛娃:「以比賽而言,這不是一場公平競技。」

湯瑪斯始終保持沈默,首度接受ABC獨家專訪,公開心聲。

跨性別運動員莉亞湯瑪斯:「我知道如果我以女性身份參賽,會受到仔細檢視,我已經有所準備,但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許可來做自己,從事我喜愛的運動。」

照片中這個可愛小男孩就是湯瑪斯,他在德州奧斯汀出生長大,四歲時愛上游泳,隨著年紀增長,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性別認同。

跨性別運動員莉亞湯瑪斯:「我當時不覺得自己是男孩,我當時覺得,這不是我,這不是我。」

湯瑪斯進入了夢寐以求的賓州大學,加入男子游泳校隊,但是到了大二,性別焦慮症讓她感到沮喪,幾乎無法上學,甚至要放棄游泳,於是她決定接受賀爾蒙替代療法。

跨性別運動員莉亞湯瑪斯:「心理和情緒的變化,實際上發生得很快,我感覺心情好多了,比較少覺得沮喪,同時掉了很多肌肉,我變得很弱,在水中的速度慢了很多。」

湯瑪斯完成一年的荷爾蒙療法,改變性別,終於在大四成功轉入賓大女子泳隊,但她的突出表現引發其他選手憤怒,批評她藉由變性提升排名。

跨性別運動員莉亞湯瑪斯:「跨性別者不是為了體育競技而變性,我們變性是為了得到快樂、真實和真我,我們決定變性從來都不是為了,用變性來取得優勢。」

ABC新聞主播JujuChang:「你不是為了贏得更多獎牌而變性嗎?」

跨性別運動員莉亞湯瑪斯:「不是。」

儘管如此,湯馬斯還是備受責難,她的16位泳隊隊友寫了匿名信,說她們全力支持湯瑪斯的性別認同,但湯瑪斯在女子項目競賽,佔有不公平的生理優勢,證據在於她還是男兒身的時候,只排第462名,現在卻是女子組第1名,湯瑪斯參賽顯然不公平。

跨性別運動員莉亞湯瑪斯:「你不能做半套,就像,我支持跨性別女性和跨性別者,但只限於某種程度,假使你支持跨性別女性作為女性,跨性別女性不會對女性運動構成威脅。」

跨性別運動員是否真的比較有優勢?醫學專家認為,即使變性成功,男性在青春期升高的睪固酮影響,可能不會完全消除。

生理學家喬伊納:「顯然會影響關於體型大小、氣管、手部、腳部尺寸,也許還有骨頭密度等等,但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運動訓練和骨骼肌的相互作用。」

人體睪固酮濃度會影響力量、速度與爆發力,研究發現,即使賀爾蒙療法會抑制睪固酮,跨性別者仍會呈現比女性更高的濃度,擁有較佳的體能優勢。

跨性別運動員莉亞湯瑪斯:「我不是醫學專家,但順性別女性運動員之間也有很多差異,有些順性別女性非常高大、肌肉發達,比其他女性擁有更多睪固酮,難道這也應該取消她們的資格嗎?」

隨著越來越多跨性別運動員參與競賽,生理優勢的差異引發激辯,運動競賽場上要如何兼顧公平與多元,以往的性別劃分還適用於當今社會嗎?值得好好深思。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