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300名阿富汗音樂家冒險撤離 紀錄120天跨國搶救

阿富汗音樂家。(圖/shutterstock)
阿富汗音樂家。(圖/shutterstock)

去年美軍撤離阿富汗,塔利班重新掌握政權,一夕之間風雲變色。塔利班堅稱音樂違反伊斯蘭教義,當地唯一一個全女性的交響樂團,還有當地國立音樂學院的師生,人身安全備受威脅,將近三百人得被迫逃離家園前往葡萄牙。紀錄片「喀布爾音樂學院:300人搶救行動」濃縮驚心動魄的120天,紀錄下從喀布爾撤離的驚險過程。

2017年在世界經濟論壇閉幕式的一場演奏,驚豔全世界。阿富汗第一支全女性的交響樂團,展現出屬於這片土地的柔美以及中東風情,成為阿富汗的驕傲。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創辦人 薩馬斯特:「在一個對音樂有很多偏見的國家,他們可以組成自己的交響樂團,他們可以一起演奏,就跟男性一樣,所有阿富汗婦女都可以追求自己的夢想。」

但去年美軍撤出阿富汗,塔利班重新執掌政權,這支女性樂團頓時不知何去何從。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創辦人 薩馬斯特:「他們失去了一切,失去了他們的工作,失去他們的音樂,失去他們的未來。」

祖赫拉交響樂團成員 瑪琪亞:「我們猶如回到20年前,太糟糕了。」

不只是這支女子交響樂團,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一共將近三百人,因為塔利班認為從事音樂工作,違反伊斯蘭教教義成為新政府的眼中釘,離開幾乎成了唯一的選擇。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創辦人 薩馬斯特:「我保證,我會救他們離開,我保證,我會救他們離開。」

音樂學院成員被美國政府列入優先撤離名單,300人也搭上大巴士在機場外等待,就在以為這場逃離阿富汗的行動能就此圓滿落幕的時候,卻面對殘酷的現實。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創辦人 薩馬斯特:「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天晚上甚至裴洛西也加入,我們的撤離行動,但這並沒有成功,我們失敗了。」

隨後音樂學院被塔利班政府接手,學生以及工作人員都禁止進入。學生因為擔心人身安全甚至完全不敢出門,生活也陷入困境。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創辦人 薩馬斯特:「有些女孩經濟狀況非常困難,他們不得不離開喀布爾,回到自己的省份,因為他們負擔不起房租,我們正試著把錢匯到阿富汗,但現在銀行系統已經癱瘓 。」

國際社會也持續關注這群女孩的情況,葡萄牙政府表態願意接受三百名樂團成員,甚至能讓音樂學院在里斯本重新開張。但怎麼從阿富汗取得簽證以及護照離開,是最大的難題。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教育總監 畢拉:「那個工人每隔一小時,就會把十本護照放在口袋裡,然後他趁著塔利班在忙,他走進辦公室 再拿走十本護照。」

就這樣利用偷天換日的方式,大約三分之一的成員取得護照,在卡達政府的強力施壓之下,終於順利坐上飛機,準備先前往杜哈再到葡萄牙。

但對留下來的180多位成員來說,沒有音樂的日子一天都待不下去,在阿富汗的每一刻都是折磨。樂團成員只能暫時待在老師家裡,冒著風險,用小心藏起來的樂器感受短暫的自由。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小號教師 瓦茲菲:「這是非常危險的,我們承受很大的壓力,甚至我的家人也堅持要我把樂器處理掉。」

沒有樂器還是能引吭高歌,再大的壓力也無法以阻擋熱愛音樂的心。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學生:「我們是孩子,我們想要自由。」

在包括卡達政府的斡旋之下,最後180多人終於離開阿富汗,將近300人抵達里斯本,在另一片土地把屬於阿富汗的音樂與自由,繼續流傳下去。

阿富汗國立音樂學院學生:「我不是別人的魁儡,我主宰自己的信念,我可以自己綻放。」

立即加入「TVBS官方帳號」,給你最新、最完整的資訊!

延伸閱讀:

考試考到一半爆炸!阿富汗自殺炸彈攻擊 至少19人喪命

阿富汗年輕人哭哭!塔利班禁對戰吃雞 刷抖音也不行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