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陳時中差不多就是民進黨在台北市的天花板了

陳時中擔任防疫指揮官期間已經招來太多攻訐謗議,一旦投入選舉,免不了承受羞辱。(攝影:張哲偉)

坦白說,當陳時中要投入臺北市長選舉的消息傳出時,我並不樂見這件事。

在我看來,在疫情高峰結束後功成身退,對他是最好的選擇。擔任防疫指揮官期間,他已經招來太多攻訐謗議。一旦投入選舉,免不了又要承受羞辱。假如換成是我,這種事肯定不會幹。更何況,他要選的,是臺北市。

臺北市。

選戰既畢,各種檢討歸因的說法自然層出不窮。不是說這些觀察通通沒有道理,但作為一個在這個城市生活數十年的老臺北人,我不妨直說:陳時中勝選的機率本來就相當渺茫。個別的策略得失或許會造成一些波動,但難以改變大局。至於換將?不用抱持幻想,這是一個不容幻想的城市。若以他人易之,恐更不如。

這一點,既然連我這個普通市民都心裡有數,他又豈能不知?

但他還是決定出來,為什麼?

想要賭賭看渺茫勝算的因素肯定存在,投入比賽要說完全不想贏就是騙人,但我不認為僅此而已。

內心動機這種事難以證明,但我猜想,背後還有一個考量,那就是如果要輸,寧可由他出來面對。他不出來,遭受羞辱、承擔敗局的就是別人。更何況,他是一個被投射的象徵,想找他「算帳」的人不在少數。事實上,他選的不能算差,但這個結果差不多就是他的政黨在這個時間、這個城市的天花板了。

結束的事就是結束了,重點是迎向接下來的驚濤駭浪,一直糾結無法改變的事並無意義。無論如何,關於陳時中在防疫指揮官任內的表現,我心懷感謝。將近兩年前,我曾經寫過以下這段文字:「關於防疫團隊核心人員的前景,我基本上抱持悲觀的態度。防疫本來就是一種吃力不討好的業務。如果失敗,必將集攻訐謗議於一身;縱使成功,在指揮過程中也勢必涉及大量爭議,同樣足以讓這些人置身險地。雅典勝利將軍們的下場,始終是歷代指揮官揮之不去的夢魘。」(2020年11月28日)

對於陳時中這位人物,雖然我與此人素昧平生,但我私心希望他之後能夠平安,平安就好。他在過去這段時間已經消耗太多,最好不要再承受什麼政治壓力。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

查看原始文章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