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承認性騷鍾沛君卻堅稱喝到斷片 朱學恒:雖然沒有任何記憶但我道歉

朱學恒坦承沒有辦法否認鍾沛君對他提出的指控,卻不斷強調當時「喝到斷片」、「沒有任何記憶」。 圖:翻攝直播畫面
朱學恒坦承沒有辦法否認鍾沛君對他提出的指控,卻不斷強調當時「喝到斷片」、「沒有任何記憶」。 圖:翻攝直播畫面

Newtalk新聞

近期各界性平事件頻傳,許多受害者勇敢發生揭發性騷擾事件。國民黨台北市議員鍾沛君爆料,在餐會中遭名嘴朱學恒強吻。對此,朱學恒在臉書坦承性騷擾行為,並在Youtube頻道的直播中承認,當天他「完全喝到斷片」,因此「沒有任何的記憶」,但這不是做出性騷擾的理由,願承擔所有後果及後續法律責任,但他也堅稱當下沒有辦法「有足夠的記憶跟足夠的判斷力」。

鍾沛君8日晚間在臉書Po文揭露,去年8月朱學恒邀約晚餐,她找一名女性友人一起赴會,餐敘尾聲時,友人丈夫接友人離開後,坐在她對面的朱學恒立刻站起身,繞過餐桌「往坐著的我走過來,毫無預警的抱住我強吻」,還告訴她「反正妳明天也不會記得。」

鍾沛君回憶,她用力撇過頭閃躲,但「嘴唇噁心的涼意」讓她整個人結凍似僵在座位上,千百個問號在腦中翻騰,她想著「我怎麼沒來得及給他一巴掌?這樣餐廳會報警嗎?我該尖叫嗎?外面的人會不會認出我們?這個人不是好大哥嗎?」朱學恒竟再次「肆無忌憚的又親了我」,憤怒到不知所措的她馬上站起身說要走了,朱學恒竟然笑著回她:「我剛叫的Uber也到了!」

鍾沛君控訴,朱學恒事後寫下切結書坦承未經她的同意,違背她的意願及信任主動摟抱及親吻她,但她收到的親筆切結書少了「主動摟抱及親吻當事人鍾沛君」,正是最關鍵也最讓她噁心的部分,而朱學恒還毀棄「盡一切可能遠離當事人鍾沛君及其親屬」承諾,與她同在一個政論節目上大談特談最不該談的性騷擾議題,而她確知自己不是唯一被朱學恒強摟強吻的人。

鍾沛君爆料性騷擾事件後,朱學恒在Youtube頻道「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和國民黨立法委員吳怡玎直播談論「美國商會批評台灣:能源轉型落後衝擊國家安全,這可不是政治鬥爭了吧?台灣人力欠缺,到底要怎麼解決?」過程中他突然告訴吳怡玎「自己有發生做錯事情的狀況要先處理」,請一臉錯愕的吳怡玎先離開。

朱學恒聲稱:「當天完全喝到斷片,後續發生的事情我真心完全不清楚,鍾議員對我直接提出指控,我想我沒有辦法否認,坦白講,我沒有任何的記憶,我也曾經寫了道歉書跟他道歉,坦白說,我想的確犯了錯,我完全同意我道歉書上面寫的事情,我也願意接受後續法律程序。」

朱學恒不斷強調,當時他完全「喝到斷片」,沒有辦法「有足夠的記憶跟足夠的判斷力」,雖然「完全沒有任何記憶」,但這不是做出性騷擾的理由,喝到失去控制做了性騷擾行為「那就是我的錯,我會誠懇道歉認錯,面對後果,雖然沒有任何記憶,我也願意道歉。」他不會奢求對方原諒,也願意負擔所有法律責任,希望不會造成更多人困擾,讓大家的感到不快非常抱歉。

朱學恒並在臉書發文道歉:「我的確犯錯,也會面對一切的後果,在此向所有被我冒犯的人道歉」,沒想到不久後他突然刪文,並發布第2版本的道歉文:「我的確犯錯,也會面對一切的後果,在此向鍾沛君議員和所有社會大眾道歉」,但他沒有說明所有被他「冒犯的人」有多少人?

延伸閱讀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