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國內

觀點投書:對「高市府包庇重劃施工」一文的不同意見書

風傳媒

更新於 04月12日21:30 • 發布於 04月12日21:30 • 黃麗玉
獨立記者朱淑娟發表,「2起自辦重劃灌人頭被起訴,高市府繼續包庇施工」一文,筆者對此提出異議。(資料照,圖/高市議會提供)
獨立記者朱淑娟發表,「2起自辦重劃灌人頭被起訴,高市府繼續包庇施工」一文,筆者對此提出異議。(資料照,圖/高市議會提供)

有關獨立記者朱淑娟4/9發表「2起自辦重劃灌人頭被起訴,高市府繼續包庇施工」一文,講述高雄市大樹區2個市府核准自辦市地重劃有「弊端」,因為內容諸多明顯謬誤,有刻意扭曲事實、醜化重劃政策之嫌,本人為大樹湖底84期重劃案地主之一,無可奈何,只好試圖澄清,期還給眾多殷殷期盼儘早完成重劃的老地主一個公道。

一、因重劃會「灌人頭」偽造文書被起訴,要求市府要廢止重劃會?

稍有法律常識的我們都知道,「無罪推定原則」是國際公認的刑事訴訟基本原則,我國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規定:「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即揭示此一原則。因此,被告雖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但如果沒有經過法院審判定罪以前,還不能說被告有犯罪,應該要先推定他是無罪的。很意外朱淑娟連這樣的基本法學常識都沒有,還要求高市府要先重新調查並再次計算同意比率,「不需要等到司法判決結果」,這樣自以為是未審先判的心態,私設刑堂,令人咋舌。

二、半數決法令不合理,市地重劃只要一戶不同意就應該剔除?

重劃制度19世紀首見於歐洲,其後許多國家陸續辦理,成效良好,而逐漸普及。日治時期台灣開始實施重劃,高雄市也早在47年辦理全台第1期重劃,展開重劃世紀,對台灣都市發展、公共設施用地開闢、建築用地取得,具有相當大影響,可見重劃制度行之有年。另查最高法院80年度台上字第2368號民事判決指出:「土地所有人辦理市地重劃,祇須重劃區內私有土地所有權人半數以上者之同意,而其所有土地面積超過重劃區私有土地總面積半數以上者之同意,重劃計畫並經主管機關核准實施,縱令在該重劃區內少數所有人不同意,亦應視為自辦市地重劃會之會員,都無許其不同意之餘地,以免阻礙市地重劃之進行,此項規定具強制性,至為明顯。」民國80年的判決,30多年後的至今仍然適用。朱淑娟自創一戶不同意就應該剔除的講法,完全沒有法令根據,只展現「只有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不專業、不嚴謹的隨意作風。

三、大樹湖底84期重劃案理事長廖堅志曾擔任高雄市都市計畫委員,趁職務之便覓地?

廖堅志有沒有擔任其他縣市委員我懶的去查,但是依高雄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官網「委員名冊查詢」,從最早的96年到最新的113年均無廖堅志芳名,不曉得朱淑娟對於廖堅志曾擔任高雄市都市計畫委員的名冊從何而查?拿錯誤資訊說故事,誤導社會大眾居心何在?

四、大樹湖底84期重劃案是較具投資價值的重劃案?

大樹區算的上是高雄市的「窮鄉僻壤」。依據統計,大樹區有6成以上是無法建築的山坡地。熱鬧程度甚至比不上東高雄山區的六龜、甲仙、茂林區。以大樹84期重劃區來說,該區被劃設為學校預定地40年,多數地主只想透過重劃整體開發解編學校用地,還地於民,未來可低度建築使用,有效利用土地。而依內政部實價登錄,大樹「建地」市價一坪僅10萬元至15萬元,與高雄市區(左營、苓雅、鼓山)動輒一坪市價100萬元至150萬元,不可同日而語。朱淑娟認為高雄大樹區的重劃案較具投資價值,可能原因一來是根本未來過大樹,未了解現況只憑臆測;二則是為為了抹黑而抹黑,喪失記者應有的格調。

五、向地主買地,再以每人49平方公尺打散分配到25人名下不合理?

依據內政部所訂定的「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第26條第3項規定:「籌備會核准成立之日前一年至重劃會申請核准實施市地重劃之日前取得所有權之重劃範圍土地,除繼承取得者外,土地所有權人所有土地面積未達該範圍都市計畫規定最小建築面積者(即49平方公尺),不計人同意與不同意人數及土地面積比例;…。」該規定旨在避免藉移轉小面積土地(例如每人只有A4紙張大小)予多人持有虛灌人數。惟如外人向原地主合法購買土地,再以最小建築面積轉售他人,增加同意人數比率,亦在法令准予範圍內,未嘗不可?難道朱淑娟作為一個獨立記者只會以最高道德綁架他人嗎?

六、黃富華在爸爸得知核准重劃案就中風住院,重劃會早就把她家的農地賣掉了?

當地的長輩證實,釘子戶黃富華的爸爸並未中風住院,仍每天看顧竹筍田。但中風這說法尚待釐清,只有本人最清楚,有就有,我也無法保證。惟倘若沒有中風,黃富華刻意製造父親「在核定重劃案就氣到中風」話題,獲取不知情者的同情,詛咒親生父親生病,則未免太不孝了。至於中風住院期間,重劃會要把她家的農地賣掉,簡直是天方夜譚。朱淑娟明知「賣掉農地」之說是假,卻刻意陳述,實違反身為獨立記者的良知。

曾經有人說過,「真實是新聞的第一生命。」獨立記者寫在媒體的專欄,也有著代表社會公眾,探知事實真相的責任,一句一段,都必須字字斟酌,追求真相,保有記者的尊嚴。朱淑娟摒棄客觀的參考素材,未實際探求事物的本質,即以既有主觀意識撰寫文章,以不實資訊汙衊他人,到底要叫我們一世兢兢業業務農的長輩們情何以堪?最後我想請問高雄市的大家長,陳其邁市長,面對這些污名化高雄的特定人、特定團體,以不實資訊阻礙高雄發展及建設,市長可以硬起來,以多數市民權益為依歸,不畏懼這些鬧事份子的流言蜚語嗎?(推薦閱讀:高雄民生醫院離譜疏失!推錯病患開錯刀「被開胸引流」 5醫護沒人發現慘了

*作者為服務業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