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人際

日劇《極度不妥》影評|純子的成長之路:總得先卸下武裝,傷口才能癒合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03月29日02:37 • 發布於 03月04日12:00 • Womany 沐花 Moira

就因為我把自己照顧得很好,所以大家就理所當然,忘了我的存在嗎?

坐在學長的房間裡,擦乾頭髮,換下被雨淋濕的制服。淳子想不明白,為什麼說好愛我的人,一個個都不在身邊了呢?

《極度不妥》第四集,導演用一顆鏡頭,讓我們看見,原來離經叛道的少女,也有渴望被愛的脆弱時刻。

那是在昭和年代時期,上世紀 80 年代的日本,女高中生梳著當年風靡一時的松田聖子頭,愛慕會騎摩托車的不良少年學長。

叛逆色氣,沒大沒小,這是純子(河合優實 飾演)給人的第一印象。原以為這樣的人物設定,不過是配合劇情調性,刻意編排的一眾配角之一。

而我喜歡的,是編劇宮藤官九郎在立意清晰「極度不妥」的敘事架構裡、在昭和大叔穿越時空之餘、在歌舞音樂忘情之外,用兩個反轉,邀請觀眾將目光停留在純子這個角色身上——

關於如何在家庭變故的迷惘與衝突中,卸下盔甲,看見自己真正的需求。

反轉一:不良少女的成因,是對喪偶父親的體貼

人之所以成為現在的自己,都有脈絡可循。脈絡有時水到渠成,有時刻意為之。

後來才知道,淳子愛唱反調、頂嘴的行為背後,是不忍單親的爸爸小川士郎(阿部貞夫 飾演)沈浸喪妻之痛,為了轉移爸爸的注意力才刻意搗亂。於是當她猜到,爸爸在未來時空可能有了心儀的對象,儘管她並不知道對方是誰,仍毫不猶豫給出祝福。

「就算再怎麼喜歡,死去的人和活著的人本來就是不平等的,去比較的話反而很失禮,不管對哪一方都很失禮喔。」

固然死去母親的地位,無法被代替,也無從比較之說。我想純子的內心不免複雜,對她而言,過去一家人共度的時光,是美好而寶貴的記憶,同樣對小川來說,妻子的角色也不能被取代,但這並不代表新的機緣不能出現。

我們都珍視過去,但別因此束縛,也不要覺得虧欠,在不同生命階段裡,永遠都有去愛與被愛的權利。第三集裡,純子穿著滑稽相撲裝,說著超齡成熟的話,她想讓爸爸小川再次快樂。

反轉二:喜歡逞強,是掩飾脆弱的偽裝

只是隨著劇情推進,每個人都展開屬於自己的旅程,當小川再度穿越時空去追愛(雖然後來發生了霹哩啪啦的事情),當來自未來的紗加惠(吉田羊 飾演)和阿清(坂元愛登 飾演)母子,開始適應並享受昭和時代的生活,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軌道裡前進著,突然淳子發現只有自己留在原地。

這種被遺忘的感覺,並不好受。於是有了那個晚上在秋津學長(磯村勇斗 飾演)房間裡的獨白——

「沒有任何人會擔心我,都認為『純子不要緊,因為她很堅強』。才不是這樣的,我才不是因為想堅強才堅強的。」

「『我不敢碰魚』、『我打不開瓶蓋』,這樣的話我也想說說看啊,不過那樣就無法做飯了。」

表面上的堅強和獨立,實際上是對深層次情感需求的一種防衛機制。其實這樣的經驗,對許多人來說並不陌生。有時嘴上逞強,是為了換來更多關注,有時假裝沒事,是掩飾內心想被愛的渴望。

如果可以像孩子一樣被疼愛照顧,誰不想要呢?但對純子來說,失去母親、父親不在身邊的自己,沒有撒嬌的資格。那這樣的我,還能被疼愛嗎?

看到這裡實在心疼,好想告訴純子,其實當你開始卸下盔甲,願意坦承自己的脆弱、揭露真實的感受,你已經是一個全新的自己,一定會有人聽見你的聲音,伸出溫暖的手,讓你感覺被愛與珍惜。

總得先卸下武裝,傷口才有機會癒合

《極度不妥》透過兩個反轉,帶我們看見角色背後的立體層次與脈絡——少女叛逆背後有體貼,鎧甲背後有傷口,純子就是如此矛盾的體現。這樣的故事裡,也有我們的身影。

想起以前曾讀過這樣一句話:「願你是披荊斬棘的女英雄,也是被人疼愛的小朋友。」

這句祝福之所以打動人,正是因為它深刻觸及每個人內在的多重面向:力量與脆弱,獨立與依賴,這些看似對立的特質,其實相互並存。

而我們也正是在這樣一次次的拉扯、接納、和解中,重塑自我認知,舒展出面對世界的姿態,最終長出新的自己。

延伸閱讀:

8 部必看經典日劇推薦!滿島光《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東京女子圖鑑》、《魔女的條件》
8 部必看經典日劇推薦!滿島光《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東京女子圖鑑》、《魔女的條件》

8 部必看經典日劇推薦!滿島光《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東京女子圖鑑》、《魔女的條件》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