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直播主奕喜:「當直播主真的沒有那麼簡單」

親子天下 更新於 2020年06月04日03:48 • 發布於 2020年06月01日03:29 • 周妤靜、李宥妍、李獻儀、劉亦淳
高二直播主奕喜:「當直播主真的沒有那麼簡單」
高二直播主奕喜:「當直播主真的沒有那麼簡單」

今年17歲的奕喜從小就喜歡唱歌,五歲的她跟著爺爺參加臺語歌唱班,與老師、長輩們輪流上台演唱臺語歌曲,漸漸培養出歌唱的實力與自信。今年(2019)17歲的她因為一支自拍的唱歌影片被直播經紀人挖掘,在家人的同意下與直播經紀人完成簽約。

「我覺得直播蠻好玩的,因為我的直播比較ㄎㄧㄤ(無厘頭),粉絲就會很嗨。後來我發現直播間的人數增加,也越來越有成就感。」傻大姊奕喜直播時經常按錯背景音效,每次將笑聲按成烏鴉聲,粉絲都會激動吐槽、笑成一片。

知道奕喜會唱台語歌,粉絲起鬨要求奕喜唱「追追追」或「扛霸子」等臺語歌曲,這讓首次進到奕喜直播間的網友頓時感到錯愕,因多數直播間播放的是流行情歌。「希望我的直播間充滿歡笑。」曾向記者表示想走歡樂、搞笑路線的奕喜,成功創造出少女氣息與臺語曲風之間,逗趣的反差。

奕喜如其名,臉上總是掛著笑意。王鈞嶢攝

直播畫面若突然出現煙火、愛心、香檳等動畫,代表有粉絲「抖內」給直播主了。手機直播 App 與臉書、YouTube 直播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抖內。用戶可以在直播 App 上儲值現金,購買虛擬禮物送給直播主。

奕喜會將動畫彈出的那一瞬截圖,發佈在直播App的個人頁面上,除向粉絲表達謝意以外,也紀念自己的戰績。對所有直播主而言,收到的虛擬禮物不只是現實生活中的現金收入,也是對自己的肯定。

直播主身分受矚目,背後辛苦少有人知

直播半年以來,透過唱歌、與粉絲聊天,有500多位粉絲訂閱了奕喜的頻道。然而,將她收到的抖內、經紀約的獎勵金與直播時數做換算,其實她直播的時薪只有台幣三、四百元,不包括打扮、設計話題、練歌等準備時間,並不如外界想像的好賺。

與公眾人物相同,直播同樣會遇到言語霸凌、性騷擾。「曾遇過網友留言要對著螢幕做不雅動作,我的管理員(協助管理直播間的粉絲)馬上就把那個網友踢掉了。這種網友多多少少會有,我當時是蠻錯愕的。」

「可以綁高一點的辮子嗎?」、「再綁兩支辮子給我看」……多次抖內、長期觀看奕喜直播的男粉絲窮追不捨地要求著,他的舉動已讓奕喜感到不自在──好似直播主是他的洋娃娃,要能滿足他特殊的癖好。

奕喜先是配合了他,但在綁了一支辮子過後,便開始拒絕這名男粉絲。最終,奕喜的管理員還是剝奪了那位粉絲的發言權限。

「開直播那麼簡單誰不會?」、「直播不可能開一輩子吧?」直播主的身分很容易受同學矚目,然而有些同學對此抱持輕蔑的態度。奕喜在某次接近午夜的直播中,沮喪地說出這些經歷。「我覺得真的沒有那麼簡單」淚水在奕喜的眼眶中打轉。

奕喜在一個月內累計的開播時數達到40小時,接近當月1/4的在校時間,投入這麼多的時間都是為了提升人氣。然而她還是挫折的表示,學生身分讓她無法將所有心力放在直播上,「可能我走的路線比較艱難吧。」奕喜說。

那天粉絲陪她聊到深夜兩點。奕喜向他們傾訴學業壓力與人際壓力之外,也坦承抖內數已漸漸形成她的業績壓力。直播工作確實使她面臨諸多瓶頸,但她還是表示「我不能丟下你們(粉絲)啊!」

放棄校園生活,是學生直播主會做出的其中一種選擇,但奕喜不認同這樣的做法。她知道自己必須適應校園中的團體生活,也相信在直播主與學生身分之間仍會有平衡點。

媽媽成為後盾,給予支持與守護

女兒成了直播主,奕喜的媽媽給予非常多的支持。王鈞嶢攝

奕喜的媽媽今年46歲,留著時髦的短髮,說起話來直來直往、平易近人。她認為「要知道孩子在做什麼、在想什麼。網路世界其實蠻複雜的,尤其是女生要特別小心」,因此奕喜開播之後,她也很快地下載了直播 App。

「我有去儲值抖內她耶!」奕喜的媽媽向記者表示,她因為奕喜開始接觸直播,「以前聽都沒聽過,還要奕喜教我怎麼抖內。」

除了透過抖內鼓勵奕喜,出身美容業的媽媽也會幫忙修飾奕喜的妝容、對她的言行舉止提出建議。「不要穿太露」、「絕對不可與網友相約見面」是媽媽希望女兒遵守的原則,也是媽媽守護奕喜的方式。奕喜房間牆壁上的淺紫色薄紗,是媽媽觀察其他主播的直播間後所佈置的直播背景。

同意讓奕喜簽下直播經紀約,是因為媽媽將白紙黑字的合約書視為未成年女兒開直播的保障。「有沒有賺錢並不重要,至少有問題的時候有經紀人可以問。」

媽媽說,「一直反對她也沒用,她會長大,有想追的夢,你不可能一直拖著她。」奕喜12歲那年,要求媽媽為她報名模特兒選拔賽,她從海選中脫穎而出,擊敗49名競爭者順利拿下「國民美少女組」的冠軍。

直播,是探索更大夢想的方式

自小就熱愛表演的奕喜,因直播有了發揮長才的舞台。當學校與家長都鼓勵孩子設立人生目標時,奕喜也為著「大主播」的目標而努力著。

在自媒體蓬勃發展的時代下,奕喜與大多數千禧年後出生的孩子一樣,習慣展現自我、隨時分享日常生活,這也是直播 App 流行的原因之一。有了家人的支持,從小熱愛表演的奕喜則更有自信。

 「未來我想念新聞系、想當主播!」其實對大聲說出志願的奕喜來說,直播也是職涯探索的其中一個環節。

「如果奕喜升到高三,粉絲數及抖內數都沒有顯著的進步,還要繼續開直播嗎?」記者問了一個家長們最在意的問題。「如果兩年後都沒有進步,就代表她有問題啊。就進廠維修、多多磨練吧!」奕喜則在一旁附和,承認那會是自己的問題。就算有一天,奕喜真的得放棄這條路,曾為直播事業一同努力的母女倆的模樣仍然值得紀念。

加入親子天下LINE好友,睡前看好文

延伸閱讀:

寶可夢世界冠軍媽媽:爸媽放手吧!每個孩子都能成為世界冠軍

做我喜歡的事!世界級鋼彈模型製作家吳誌恩,自學闖出職人生涯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