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拋家棄子接實境秀 鍾欣凌:被蟲咬也甘願

圖/TVBS
圖/TVBS

身擁三座金鐘視后獎座的鍾欣凌,近來在實境節目裡化身「老少女」,和楊貴媚、嚴藝文一起全台走透透,笑說最初出外景時,因為離家太多天,很想念老公小孩,但後來反倒愛上這種拋家棄子的自由感,還找回了剛出道時主持外景節目的熱忱,就算曬太陽、被蟲咬也甘之如飴。

圖/TVBS
圖/TVBS

節目《老少女奇遇記》:「老闆這什麼魚啊?金鐘魚,楊貴媚金鐘魚啦,因為是金鐘魚所以妳不能吃它,對,所以就是跟它問好而已。」

逛魚市場聽到熟悉的關鍵字,讓鍾欣凌、楊貴媚、嚴藝文三位金鐘視后很有感,這回她們跳脫了劇本框架,一起接下實境節目主持棒,要以「老少女」之姿全台走透透。

節目《老少女奇遇記》:「有沒有看到那邊有一個,我看到了睡午覺的地方,就是海景第一排就對了,超美的,所以你今天是想把我們是不是?不然帶我們來這裡。」

藝人鍾欣凌:「像這次的旅程我其實真的很想念家人,但是我也很享受,就是跟這群姐妹玩,然後真的完全什麼都不用想,完全忘記今天是禮拜一禮拜二禮拜三禮拜四。」

節目《老少女奇遇記》:「里長有健身喔里長,超重,你看她多會演,妳再演好了,妳演妳演演…。」

漸漸愛上這種拋家棄子過程的鍾欣凌,對於主持外景節目並不陌生,回首23年前她剛出道時就接下不少行腳節目,活潑的個性與圓潤可愛的外型,讓她多了個「粉紅豬」的綽號,還曾拿過金鐘獎兒少節目主持人獎,儘管對主持的熱情依舊,但體能卻很現實的隨著時光流逝,回不去了。」

藝人鍾欣凌:「我基本上是能躺著就不坐著,能坐著就不站著的人,就像以前小時候會覺得說,哇,出外景因為要努力嘛,要努力自己的工作,所以出外景那就日曬雨淋吧,然後到了年紀漸漸大了之後就覺得,哇為什麼沒有冷氣,但我覺得這次真的有一種覺得不再是袖手旁觀啦,就是我其實會覺得甘之如飴,雖然要自己下去做這些東西,好像真的也忘了那些炎熱的東西跟蚊蟲咬,雖然是熱得要死,然後被蟲子咬得要死這樣,但是就覺得很開心。」

鍾欣凌講話的語速快,其實與她溫暖善於察覺的個性有關,就像是怕稍有留白氣氛會down了下來,她總是擔任炒熱場子的那個角色。

藝人鍾欣凌:「以前的我比較不懂就是會覺得說,哇,要把所有的東西填滿或幹嘛的,然後就自己很緊張,可是現在才發現,主持應該要有更多的時間讓給來賓去說話,但是主持的人都通常很怕冷場,所以基本上如果停個1秒2秒沒人接話的話,我就會主動接上去。」

相較得掌握節奏顧全大局的主持工作,演戲這件事對她來說相對幸福。

藝人鍾欣凌:「演戲很不一樣,演戲比較顧自己,因為演戲太多人把你照顧得很好了,你就是先讓自己在那個角色狀況裡頭,那如果在那個角色狀況裡頭,你已經找到那個位置的話,其實就真的是在裡頭徜徉、游刃有餘。」

戲劇科班出身的鍾欣凌,當年接到李國修的屏風表演班邀約,在《莎姆雷特》中演出一名沒有台詞的士兵,她認真練功在劇場磨練出硬實力。

戲劇《命中注定我愛你》:「我跟你們說,我已經幫我們家女兒想好名字囉,我要叫她…什麼?烏梅芝。」

戲劇《醉後決定愛上你》:「早知道曉茹就不應該認識你,你這個衰鬼、自私鬼,只有你們愛情是愛情,別人的幸福不是幸福喔,可以嗎?可以,走,離這個衰鬼越遠越好。」

即便並非世俗眼光中的美女,更是偶像劇裡女一角色的絕緣體,但她總把握住每次機會,讓自己成為一個閃耀的綠葉,就這樣一步步從邊邊角角的位置,慢慢站到了舞台中央,有了屬於她的女主角戲份。

戲劇《雨後驕陽》:「媽媽已經沒辦法看雨貴長大了,媽媽要看你長大。」

在《雨後驕陽》裡演出鞋廠老闆娘,將經歷了中年喪子、女兒私奔等沉痛打擊的情緒精湛詮釋,她也以這個角色在2014年首度獲得,金鐘獎最佳戲劇節目女主角獎。

戲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貓的孩子》:「我不忍心看妳被爸打,你爸打我是因為我沒有把你教好,為什麼你就是不知道問題在哪,邊吃邊背,肚子餓怎麼跟這個世界戰鬥。」

她的第二座金鐘視后,是在2019年憑著《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貓的孩子》裡,這個被丈夫家暴,將期望全放在兒子身上的壓抑母親拿下。

戲劇《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這是我教你們的最後一課,我說完了我責任也盡了,以後不好意思,我沒辦法讓你們靠。」

而2年後的這個角色,她是母親也是婆婆,面對為了爭家產花招百出的孩子們,在各懷鬼胎看似脫序的家族戰爭中,也有發人省思的情節,鍾欣凌細膩的演技牽動人心,角色替她迎來了第三座金鐘視后,同年她還以另一部作品獲得人生首度金馬獎提名。

電影《當男人戀愛時》:「每次都差一點點,這樣要還到哪一年啊。」

藝人鍾欣凌(2021.11):「我應該算是第一次跨入到金馬的大門,所以我其實有一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我應該是最老的菜鳥。」

對表演永遠保持初心的她,曾在台上領獎時感性說出,「我是諧星我會演戲」,她接受主流價值觀給她貼上的標籤,但也坦言生活上確實受到了影響。

藝人鍾欣凌:「諧星這個狀況大家可能又覺得妳更和善一點點,但是也有遇到一種狀況,我認真覺得有點困擾就是,大家都會覺得跟妳很熟,所以妳上計程車妳想睡覺的時候,計程車司機會說妳一個月賺多少?其實也沒多少啦,就是妳其實很想睡覺,但是大家很想跟妳聊天,我遇到有一次狀況是走在路上,他們就說嘿,欣凌好久不見,我就開始想說他是誰,因為我很假鬼嘛,所以我就對啊對啊,真的好久不見喔什麼什麼的,然後之後跟他聊一聊發現,他應該就是很可愛的觀眾。」

想逗人笑,讓周遭氣氛和諧,其實是鍾欣凌對外的保護色,曾經有一段時間這樣的特質還成了她的壓力。

藝人鍾欣凌:「我到一個地方還是會滿希望,大家可以很開心跟什麼,可是回到家因為我覺得,那真的就是很多武裝卸下的自己,所以包括其實有時候跟,小孩是一定要吼的啦,可是跟老公那種講話妳就會覺得,好像一天講不到幾句話就在忙小孩的事情,私底下的我其實不太愛講話。」

後來她終於想通,雖然讓別人笑並非她的責任,但如果有這種能力自己也會開心,那個心中的結就這麼被解開了,現在的她也學會別把工作上的情緒帶回家。她在2010年和交往5年的,知名國劇文武丑陳清河步入禮堂,有了屬於自己的家,並生了兩個女兒兔寶和二寶。

藝人鍾欣凌:「我現在比較能適應啦,因為現在就會覺得說這就是日子,以前真的我那時候還,生完小孩還不能適應的時候,我回家照顧小孩之前,我在開門的那一霎那我是深呼吸,我是這樣再開門,就是妳會覺得另外一個戰場又要來了,然後現在的狀況就是我好像知道,反正都是戰場,然後我現在的狀況就是我越來越放鬆了,包括工作的時候我也越來越放鬆,然後帶小孩我也越來越放鬆,所以我就覺得好像有找到那個,我自己調整比較好的狀況。」

藝人鍾欣凌vs.女兒們:「媽媽在拍照、媽媽在拍照,神經病。」

藝人鍾欣凌:「喔,說一句頂一句,我打她屁股1下她打我10下,我那天說妳是把我的話當什麼?她幫我接耳邊風,我就這樣,像她們吵架我就處罰妹妹,然後那個妹妹就說妳都不罰姐姐,那我就罰姐姐,姐姐說那妳都不管妹妹,我說那怎麼辦,那我就兩個一起罰這樣子,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生活是種修行,雖然依舊對兩個女兒的鬼靈精怪沒輒,但當媽後已經比較懂得放鬆,演活無數角色的她,笑說自己是個朝九晚五的演藝人員,5點後只接家庭劇,詮釋的角色則是人妻與母親,這位兼顧職場與家庭的「職業婦女」,持續在工作與生活上找尋最舒服的平衡。

延伸閱讀:

彭佳慧備戰3度攻蛋 下廚做「客家小炒」抒壓

王宏恩回歸初心唱族語 昔專輯慘賣、背債百萬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