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澳中關係回溫 貿易制裁何解?

(德國之聲中文網)澳洲廣播公司週一(9月26日)的評論指出,中國外長王毅和澳洲外長黃英賢(Penny Wong)7月在二十國集團(G20)外長峰會期間的會晤,成為中澳兩國自2019年以來的首次部長級會議。那場會談不僅超過了預定的時間,而且成為王毅在峰會間隙舉行的一次最長的正式會晤。

此外,由於今年12月21日是中澳建交50週年,有傳言稱中方將這一天視為展示兩國關係回暖的機會。外界也在揣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是否會舉行5年來的首次最高領導人會面。

分析認為,中國官方和媒體雖然依然在批評澳大利亞在英美澳三方安全協議(AUKUS)下的核潛艇交易,而且在現實層面上,中澳之間的一切爭議,從貿易制裁,到兩名澳大利亞公民成蕾和楊恆均仍在中國被扣留等事情,都沒有根本上的改變,但中方也展現出對中澳關係改善的積極一面。

習近平家族與澳洲關係

在中澳外長9月23日會面的那天,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宣傳了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家族對澳大利亞的情懷, 「同父親習仲勳一樣,習近平也為推動中澳城市、省州之間交流合作傾注了大量心力」。

內容還提到:「2014年11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遠赴大洋洲,第一站就是到了澳大利亞,這也是自1988年起,習近平第5次踏上澳洲大陸」。此外,澳方當時為了歡迎這位「最了解澳大利亞的中國領導人」,澳方挑選了一件充滿溫情的禮物,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於1979年11月訪問澳大利亞時的一張照片。

文章甚至還說:「大洋洲北望亞洲、南扼南極,跟中國雖不接壤,但跨海毗鄰、交往久遠,中國同樣將其視為大周邊,『親誠惠容』的理念一以貫之。在大洋洲國家,常能聽到這樣一句話:『中國是鄰國』」。

人民日報罕見地強調了習近平家族與澳大利亞的多年情誼,圖為2010年時,習近平訪問澳大利亞,由當時的總理陸克文接待(資料照)

對此,澳洲廣播公司的分析認為,北京方面表現出的語態正在發生轉變,而這或許是在向工黨政府表明不同的態度。因為澳洲工黨的執政,對北京來說意義重大:正是在1970年代初,澳洲工黨政府的對華外交政策,從承認台北轉為承認北京做為中國的官方代表,美國隨後也採取了同樣的做法。

因此,北京和堪培拉在此期間做出的任何決策都有可能讓兩國關係出現戲劇化的轉變。接下來的三個月,將是對兩國關係的一道重大考驗。

前大使:貿易問題可以各退一步

前澳大利亞駐華大使芮捷銳(Geoff Raby)9月26日投書澳洲金融評論報(AFR)指出,中國和澳大利亞在貿易戰中仍然陷入僵局。但有一個循序漸進的手段,讓雙方優雅地往下爬。文章標題還用「有志者事竟成」(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來描述雙方修復關係的可能性。

芮捷銳解讀,中國外交部今年初派出一位會說流利英語、經驗豐富的外交官肖千擔任中國駐澳大使,是希望將兩國關係帶回一個更有建設性的地方,但當時堪培拉似乎沒有人注意到。且肖千上任後,中方再次使用了慎重的外交和尊重的語言,「戰狼外交」看起來不再是一個好主意。

此外,他舉例,肖千先前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7.30」節目訪問時也釋出善意,期待被監禁的澳大利亞記者程蕾,能被允許與她的孩子交談,並預示了他的願望,即阿爾巴尼斯和習近平可能會在今年晚些時候舉行的G20峰會間隙,舉行一次會晤。

他認為,中澳如果希望恢復更正常的關係,那麼最大的直接障礙是中國對澳大利亞的葡萄酒、大麥、煤炭、木材和龍蝦出口實施的貿易措施。但芮捷銳也理解,北京也無法立刻撤回,否則會顯得丟臉,所以他認為一種不會讓任何一方被視為讓步的方法是:澳大利亞放棄在世界貿易組織(WTO)中針對中國對葡萄酒和大麥採取的措施的訴訟,以換取中國同意將這些產品的貿易恢復到 2020年之前的水平。

如此一來,芮捷銳認為,中國就可能會在今年底的G20峰會上宣布取消其餘措施,審查澳大利亞的一些反傾銷,澳大利亞也可以歡迎更多的中國投資,但須遵守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通常的程序。澳方也可宣布黃英賢將訪問北京,以為阿爾巴尼斯未來的中國行做準備。

中國駐澳大使肖千在今年初上任後,一改過去的戰狼外交作風(資料照)

台海局勢影響中澳關係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先前在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表示,如果中國發動攻擊,美軍將保衛台灣。此舉雖然後來遭到白宮官員緩頰並強調,美國主要目標是維持台海和平穩定,確保現狀的維持,但仍引發澳洲輿論擔憂。

澳大利亞新聞網9月25日報導,澳大利亞副總理兼國防部長馬爾斯(Richard Marles)對此表示,美國已經「明確表示」他們的台灣政策沒有改變,「我們歡迎美國保留其在印太地區的存在。但馬爾斯也強調,「我們的立場是……我們不希望看到任何單方面改變台海現狀。」

澳大利亞副總理兼國防部長馬爾斯(資料照)

對於拜登的發言,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Australia-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主任羅震(James Laurenceson)9月25日投書澳洲媒體《堪培拉時報》(Canberra Times)分析,澳大利亞與美國在台海兩岸的道路已經開始分歧,他認為澳洲政府應該恢復戰略空間,以應對台海的事態。

羅震說,美國和澳洲歷來都支持台海和平與繁榮,不鼓勵北京和台北改變現狀。因為與澳大利亞一樣,美國過去承認只有「一個中國」,並且在發生敵對行動時美軍是否會進行干預的問題上表現得模棱兩可。但美國現在發生了轉變,採取了與澳大利亞利益背道而馳的立場。

羅震認為,澳大利亞在支持台灣維持自由方面可以發揮作用,但這不僅是為了阻止中國的脅迫,也是為了避免嚴重衝突事件的發生。如果華盛頓選擇忽視這一點,並且不斷地去刺激中國,那澳方更有能力拒絕參與可能發生的衝突。

(綜合報導)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查看原始文章